第1984章 披着一张虚伪的面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84章 披着一张虚伪的面具

    从小到大的好朋友,见面不相识,并且还要让她走。

    “裴诗语,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裴诗语吗?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为什么不愿意面对我?”叶沛灵双手撑住餐桌上。目光炯炯的看着裴诗语,就等着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如果裴诗语没有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的话,她不会轻易离开。

    可是她又是那么的害怕,害怕裴诗语会告诉她,她不想听到的话。

    裴诗语目光闪烁,此时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叶沛灵的问题,她自己都不清楚她的过去,更不确定自己是否认识这个面对她有些失望却又期望的看着她的女人。

    “你回答我的问题啊!哑巴了吗?就不能直接一点,爽快一点告诉我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磨磨唧唧的了?”叶沛灵等待的过程比起裴诗语思考的过程更觉得久。

    等不及的她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桌子也发出一声响。

    成功拉回了裴诗语的眼神,看着叶沛灵,她依然冷漠。皓月般的眸子中,一点情感都没有。

    “我认识你的话,怎么会不知道你是谁?这位小姐,如果你想撒野的话,别来找我。”

    “呵呵呵”

    “好,就冲着你这一句话。这么多年,当我叶沛灵瞎了眼了,怎么会交了你这样的朋友!你在外面几天几夜毫无音讯,我怀着孕都是无时无刻担心着你的安危,怕你被人欺负了,怕你有个三长两短,吃不香,睡不着,时时刻刻都惦记着你,就换来你这么一句话。”

    强忍着要爆发的脾气,叶沛灵此时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裴诗语了。明明错的人是裴诗语,不认识她的人也是裴诗语,可是当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却很心疼她。

    是什么改变了她?

    面对叶沛灵的情深意切,裴诗语没有任何的回应。冷然的看着她动情的表演。

    “喂,封擎苍!你过来。你告诉我,她到底怎么了?”

    当着裴诗语的面,叶沛灵给封擎苍打了电话,电话接通她说了一句话之后,电话又被挂了。

    封擎苍一句话都没有回答她,就把她的电话挂掉了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发呆,叶沛灵不敢置信。嘴巴也保持在说最后一个话的时候的那个形状,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感情,这两口子,一个都不想理会她?是她做错了什么吗?

    “简直是太过分了!该死的!”

    半天她才憋出这一句话,死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了一个昔日亲密无间的好友如同看一个陌生的人看着她,她的嘴角竟还挂着似笑非笑的笑容。这让叶沛灵觉得裴诗语是在嘲弄他。

    “想笑就笑,忍着干嘛?我真是不知道,你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叶沛灵说完了之后就气呼呼的坐下了。

    面对着裴诗语,她不断的呼吸吐气,还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一定不能生气,安胎要紧,不能因为生气而动了胎气。肚子里的可是她的第一个宝宝,不能动怒,要保持冷静。

    就像是咒语一样,不断的在她的嘴边念叨着。叶沛灵最后还是没忍住想要冲着裴诗语发火。

    此时的裴诗语,心情别提有多复杂了。

    她虽然真的不记得对面坐着的这个女孩是谁,可是这个女孩表现出和自己非常熟的样子,又不得不让她重视。

    若真的是认识自己的话,那她的过往这个女孩又知道多少呢?

    正当她这样想的时候,她看到叶沛灵当着她的面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直呼封擎苍的名讳,所以这个女孩和封擎苍也是认识的,而且非常熟。

    如果是和封擎苍认识的,那就不用多说了。肯定又是封擎苍的一个圈套。她现在不愿意多理会封擎苍,所以封擎苍就想出了新招,找一个她不认识的人来假装和她认识,好套出她的话。

    这样封擎苍或许就能够了解到她的想法了。如果自己还不小心的在这个女孩子面前说出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的话,那她再告诉封擎苍,自己还能好好活着吗?

    她现在真的没有太大的奢求,只是想好好的活着平平安安的,到时候再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将那些害过她和她在乎的人一个沉痛的打击。

    始终都不会相信一个和封擎苍相识的人,她的过去,她会自己去寻找答案。

    “就算这里是你开的,在没有经过客人的允许,你也不该那么随意的落座。这是基本的社交礼仪不是吗。”

    “你和我说这些?看看我认识的小语,啧啧啧。”

    “不然你以为我会和你说什么?你说了一句你认识我,我就该像你所期望的那样非常热情的回应你吗?”

    “一定要这样和我说话吗?披着一张虚伪的面具,不会累吗?”

    姐妹情深的两个人,现在去在针锋相对。裴诗语夹枪带棒的话,怎么样都让叶沛灵觉得不舒服。

    “如果你不和我说话的话,我就不会累。所以请你自觉一点吧。”

    “自觉一点在你的眼前消失?你是这样想的?这么不情愿见到我?是吗?”

    “也不需要把话说的那么直白,多不给自己面子啊。你自己心里清楚就好了。还说的那么大声,是害怕别人都不知道,你正在被我驱赶吗?”裴诗语拿起餐桌上的凉白开抿了一口。

    叶沛灵透过透明的玻璃杯,明显的看到了裴诗语的笑意。她的笑里藏刀,一点掩饰都没有的在嘲笑。

    她是想向她传达一个意思就是,裴诗语压根都不想理会她是谁!而她还在这里继续坐着不走,就等于是她脸皮太厚了。

    “你真是让人心寒!”丢下这几个字,叶沛灵站起身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她走之前都还不知道,裴诗语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她怎么问,裴诗语都不愿意面对她,总是装作不认识她的样子,刻意逃避她。

    她要是再没心没肺的呆在这里,就太不给自己面儿了。所以她干脆的离开,留给裴诗语一个决绝的背影。

    也是想要告诉裴诗语,不是只有她才会这样做,不是只有她才能做出伤害好姐妹的事情的!如果她想,她叶沛灵也可以做到和她一样,或者比她更加绝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