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3章 餐厅是我家开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83章 餐厅是我家开的

    不过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了。四周的空气也没有那么稀薄了。

    这家早餐厅位于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在市里最高的一栋楼。位于四十三层楼,这栋楼的这一层都是属于这家餐厅的。

    从高处往下看。高楼底下行走的路人就像一只只渺小的蚂蚁一样在地上爬行。可是这些渺小的蚂蚁去行走得很快。

    他们都是行色匆匆的,不会在某处停留太久。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裴诗语不知道真正属于她的生活又是怎么样的。她不愿意,也不想是此时此刻这样的。

    很可笑的是,裴诗语现在的想法竟然是,她好像是一个被封擎苍给包养的情人,她有花不完的钱,出门都是豪车接送,更有保镖护体。

    可是却被限制了人生最可贵的自由。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透过玻璃窗,裴诗语遥望远方,这个城市那么繁华,却没有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她是如此的孤独无助。

    “小语?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找了你好久!”

    当叶沛灵在裴诗语这一桌坐下的时候,裴诗语被她打破了空想。她一脸戒备的看着叶沛灵,不明白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是谁,她又怎么会认识自己?

    并没有回答叶沛灵的问题,她看向保镖,裴诗语想要询问这些保镖,这个女人是谁。保镖却误解了她的意思。

    “小姐,请您离开此处。不要打扰我们小姐用餐。”保镖队长先走过来,来了之后马上就要赶人。

    “什么意思?我是来找小语的,说什么打扰?我和小语有很多话要说!”叶沛灵被驱赶了,一时间根本就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

    她一脸茫然的看着同样皱着眉满脸不解的裴诗语。叶沛灵才意识到,她从说了第一句话开始,裴诗语就没有答复她。

    若是以往的裴诗语,肯定会第一时间和她来一个久违的拥抱。就算没有热情的拥抱,裴诗语也会对冲着她温柔恬静的笑看着她。

    而此时的裴诗语,她没有在笑不说,而且还皱着眉头,好像是在对她说,是她打扰到了她用餐了。不想理会她的意思。

    保镖队长看了裴诗语一眼,见她并没有什么表示。就觉得裴诗语压根不认识这个人,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就该交给他去处理了。

    “请您马上离开。别让我们动手为难一位女士。”

    “你们敢动我?!难道真的不知道我是谁吗?裴诗语!你是傻了吗?为什么不说话?我是叶沛灵啊!你的好朋友,你竟然叫人把我赶走,你到底怎么了?”

    叶沛灵诧异到不可思议,她有生之年居然还会被人驱赶,去到哪里都没有发生过那么难堪的事情,现在却被自己的好友给羞辱了。

    “抱歉,我不认识你。”裴诗语收起了脸上的茫然,可是对于这位自称是她好友的女人,她却没有一点点好感。

    她看起来很高傲,太把自己当一回事儿了。裴诗语不认为自己会和这样的女人是好朋友。所以对于她说的话,她也不是很在意。

    “呵呵呵?不认识我?好一句不认识我!我真特么的要发飙了!连我都不认识了,你还能认识谁?!”

    “请你说话的时候注意一下你的用词。”对于叶沛灵冲着她说出的脏话,裴诗语听了也很刺耳。

    她不知道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为什么会那么激动,她的脑子里根本就没有关于这个人的任何记忆。当然,裴诗语也知道自己是失忆了,可是如果是失忆的话,她对于喜欢的人,也应该会有一种感应的。

    就比如,她见着路遥或者是胡珊珊的时候,她就不会有这种不耐烦的感觉。

    她们两个人虽然是迟家请来的佣人,却没有让裴诗语觉得不好相处。而此时叶沛灵却不同,她气焰嚣张,说是认识她,可是她从第一眼看到自己的时候有一些惊喜,就一直都没有好脸色过。

    “小姐,最后再提醒你一次,请您离开此处。我们小姐已经说过了,与您不相识。”保镖队长不想为难叶沛灵,不过如果叶沛灵再不识相的话,他也不会顾及什么男人不动女人的说法。

    工作就是工作,而他的工作就是保护裴诗语。任何一个试图接近裴诗语的人,他都该戒备起来。

    “让我离开?凭什么?这家餐厅可是我家开的!本小姐想来就来,并且还可以选择顾客,要是非要有人离开的话,也该是你们,而不是我!”

    “说大话的时候也不怕闪了腰吗?”裴诗语笑了,是嘲讽的笑意。

    这家餐厅,怎么会是这个女人开的。看起来也不像。

    “裴诗语,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了。难道你真的不认识我?”叶沛灵此时也彻底察觉到了裴诗语不对劲的地方,她真的不是装出一副不认识她的样子,而是真正的不认识她叶沛灵这个人。

    “不认识。”

    裴诗语毫不犹豫的回答,说完之后她又看了一眼保镖队长,意思是该怎么做就不用我多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放开我,特么的!我真的是够了!我让你们放开我,要是动了我的胎气,让你们十条命都不够赔的!”

    “放开她。对女士不要那么粗鲁。”裴诗语在听到这个女人说她怀孕了之后,心头忽然一紧,眼睛也下意识的射向她的肚子。

    她的肚子还很扁平,没有微微隆起,看起来不像是怀孕的样子。可是裴诗语就是觉得这个女人并没有说谎,她的肚子里或许真的有一个小宝宝正在孕育中。

    刚刚明明就是裴诗语下达命令给了保镖的,叶沛灵有亲眼看到的,可是她现在却说出不要对女士那么粗鲁的话来,这让叶沛灵一下就觉得眼前的这个裴诗语非常的陌生。

    裴诗语不会是这样的女人,她怎么会这样对待她呢?眼前的这个女人除了长相和裴诗语一样,全身上下就没有一点点和裴诗语相像的气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