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9章 画地为牢,将她囚于他身。-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79章 画地为牢,将她囚于他身。

    “你在发什么神经?会不会开车?不会开车就不要再开了!”神色都还没有稳下来,裴诗语就冲着封擎苍爆发出来了。

    “我在想,我们需要交心的谈一次。你这么抗拒我了解你,到底是在害怕什么?难道有我的关心,会让你觉得不自在吗?”

    逐渐贴近裴诗语的脸,封擎苍的鼻尖和裴诗语的鼻尖还差分毫就贴在了一起。而他说话时候呼出来的气息,也洒在了裴诗语的脸上。

    裴诗语的心脏骤紧,心跳也跳得很快。封擎苍的脸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致命的诱i惑,就像是罂粟一样,让人看一眼就会上瘾。

    可是她却又很讨厌封擎苍,她觉得这样的封擎苍实在是太可恶了。明明长着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心眼为什么会那么坏呢?如果他是一个好人的话,她或许会喜欢他的吧!可惜他偏偏不是。

    他是她的现实生活里最大的反叛,他所扮演的角色就是想尽办法把她拉进他设计好的局里,好让她成为他的俘虏,成为他的玩物!等有一天,他玩腻了之后,就会把她一脚踢开。

    如果她没有发现他是这样的人的话,一定会被他好看的外表给迷惑,一定会被他刻意营造出来的暧昧气氛弄得分不清楚现实和幻想。也会陷入他的柔情蜜意之中。

    可他忘了!

    她是裴诗语!是巴不得喝他的血,吃他的肉,的裴诗语!怎么可能会因为他的解锁的撩妹新招式而动情呢?

    “是又怎样?我就是不喜欢你!甚至讨厌你,你自己不是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吗?一定要让人把这么难听的话说出来,才能够满足你的变态需求吗?!”

    裴诗语解开了安全带。一掌印在了封擎苍的俊脸上,狠狠的一推就将他给推开了,成功拉开了他和她之间差点就碰在一起的脸。

    封擎苍也没有想到裴诗语竟然会有那么大的反应,这过激的反应打得他措手不及。

    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裴诗语已经打开了车门跑到了车外了。外面淅淅沥沥的大雨打着车窗,她冒雨跑远的身影,都在和封擎苍强调着,她是有多么的厌恶他,恨不得离开他离得远远的。

    踩了一脚油门,封擎苍毫不费劲的追上了裴诗语。

    车窗拉了下来,裴诗语还在外面跑,封擎苍却没有下车,冲着外面,他说道:“是想要再次把自己病倒,好让我照顾你吗?和享受被人照顾的滋味吗?”

    痞痞的声音,没有了雨伞的挡着雨发出的声音,裴诗语算是听清楚了封擎苍这个无赖说的什么话了。

    “无耻!”头都不回,完全不鸟封擎苍的继续向前跑。

    可是这一路下去都是直线,在封擎苍的眼皮子底下,裴诗语想要跑远的机会都没有。

    看着这没有尽头的大马路,裴诗语忽然觉得有些脚软。自己就应该这样一路跑下去吗?凭什么啊?为什么是她下车啊?明明就是封擎苍的错,为什么她要像是错的那一方逃跑呢?

    没有想通这一点,裴诗语毅然向前奔跑。

    或许是因为,大雨的洗礼,能够让她的脑子变得清醒一点吧。她不能否认,刚才封擎苍近距离的和她四目相对的时候,他眼中的柔情,让她感到惊艳。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如此慌张想要逃。她不安的灵魂,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所以她愿意和冰冷的雨水相伴。

    “女孩,你很不乖!如果你再不上车的话,我会亲自下车逮捕你!”封擎苍看裴诗语是真的和自己斗气了,才有些恼怒。

    此时的他,确实有些生气。裴诗语怎么可以如此的不爱惜她的身体。他想好好照顾她,她却总是和自己逆着来。

    就是因为他开的超跑底盘太低了,如果底盘高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把车开到人行道上拦住她的去路,把车门打开,让她只能进到车内,没有办法前行。

    裴诗语完全无视了封擎苍的话,她听到了却还是向前奔跑,唯有这样才能够让她逐渐被寒意席卷的身躯获得一丝丝暖意。

    所以她没有办法停下来了,即便她已经很累很累了。

    最后在一个路口,封擎苍拦下了犟脾气的裴诗语。在雨中,他紧紧的拥着她娇小的身躯,她因为寒冷而是雨中瑟瑟发抖,这一次被封擎苍给紧紧的抱着,因为他的体温能够温暖她冰冷的身躯,第一次没有推开他。

    是她傻,她为什么要自作自受?如果她没有冲动的跑下车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回到家里了吧?她也该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吧?

    “别跑了,傻瓜。不管你怎么跑。不管你想跑到哪里。我都会有办法追上你的。只要我还在,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逃走。”

    紧紧的拥抱着裴诗语,封擎苍说出了心底最想对她说的话。

    大雨打湿i了他的脸,他的心却依然炙热。

    她的心凉了,他依然会用自己这颗炙热无比的心将她的心一点点焐热,不会让她有理由离开他的。

    就是这么的坚决,这个信念,从来没有间断过的存在封擎苍的脑海之中。他已经将裴诗语当成了他生生世世的灵魂伴侣。

    “就不能换一个人吗?除了我,还有别的人,别再欺负我。去欺负别人不好吗?”埋在封擎苍的胸膛里,裴诗语问道。

    “非你不可。”

    好一句非你不可。如果是在别的场景,是别人说出口的话,可能会被打动。裴诗语却麻木了。

    她心将死。

    对于她的无力出逃,她慌不择路。只希望能够逃到没有他的地方,可是他却早就明白了她的心思。

    画地为牢,将她囚于他身。

    两个人明明相拥在一起,心的距离也明明离得那么近,可是却又那么的远。

    原来抱着她的时候,感觉依然是如此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