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8章 不要太看得起你自己-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78章 不要太看得起你自己

    尝到了她自己种下的恶果。凌悦最后在那晚发生了什么,无人得知。

    凌管家和裴诗语一起下了住院部大楼,外面还下着倾盆大雨。电闪雷鸣的,好不吓人。此次离开,凌管家也没有想好该怎么和凌非岩施怡交代。

    这是非常不责任的行为,可是他身心俱疲。若不是还有裴诗语不断的安慰他的话,他真的觉得自己是老得不中用了,被年轻人欺凌大头上了,他竟也不会动怒。

    “小语小姐,外面下着这么大的雨。你的衣服还是湿的,该怎么办?”凌管家被凌悦伤了之后,决定把自己的这份心放在裴诗语的身上。

    谁对他好,他就会对谁好。不能说他忘恩负义,只能说,凌悦是多行不义。

    看着不断落下的雨滴,裴诗语此时显得有些惆怅,她能怎么办?闹也闹过了,逃也逃不走,她能何去何从。

    最后还不是得跟着封擎苍一起回去,听从他的安排,按照他给她铺好的路走下去。前路一片茫然,她怎么走下一步,她都不知道。只知道如果她一不注意的话,这一步踏出可能就是万丈深渊。

    “那你呢?真的要离开凌家吗?”裴诗语没有直接回答凌管家的问题,而是反问他。

    看着这大雨,她的问题变得那么的淡而无味。凌管家都已经说要离开了,她还问,不是显得有些多余吗?

    “如果小语小姐想我留下的话,我愿意跟着小语小姐。”凌管家放出话来了,也表明了他愿意追随裴诗语。

    “因为我刚才帮了你吗?我想没必要。按照你自己的想法走吧。”

    “好。那小姐今后会有什么打算呢?”不忍就这样离去,凌管家还是有些担心裴诗语的未来。

    尽管她是高高在上的总统的女儿,但是她的身份却没有对外公开。所以她以后要走的路可能要比凌悦的更加波折。这是凌管家所担忧的。在他的心里,裴诗语确实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好孩子。

    “走一步看一步,哪里来的打算。想得太多也是徒增压力,且行且看吧。”裴诗语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她不是没有打算,她的打算太多太多了。都是见不得光的,不为人知的想法。

    一把大伞撑开挡在了裴诗语的头顶上,昏暗的灯光都被黑色的大伞给全部隔离了。裴诗语眼睛向上看了一下。不知封擎苍何时离开她的身边,又何时拿来的这么一把伞的。

    他的身上都**的,滴答着雨水。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他刚才冒着大雨跑去车上拿的吧。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就被淋湿i了,可想而知,这雨到底有多么的大。

    “走吧。”大手握上裴诗语的小拳头,尽管她还不愿意他的触碰,封擎苍却不愿意就此放开她的手。

    感情就是这样,一个人跑,一个人追赶。只要前面跑的人累了,喘气了,她总会停下脚步的,等后面追的人追上她之后,她再想跑就会很难了。

    “小语小姐。夫人和先生都很想你,如果想家了,就回家看看。”当裴诗语被封擎苍拉着走近大雨之中的时候,凌管家才对着她的背影喊道。

    置身于雨中的她,怎能听得到凌管家用心的一句话呢?

    “你为什么要跟着出来。”坐在车上,裴诗语终于得到了自由,封擎苍不再抓着她的手,而她不满的扭着头看着窗外就是不愿意看封擎苍一眼。

    “因为你,不能没有你。”

    这么煽情的情话,如果是别的女人听了,一定会感动得热泪盈眶的。裴诗语听了却嗜笑一声,对封擎苍这些骗鬼的情话,她嗤之以鼻。

    “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即便封擎苍知道,裴诗语不愿意听,他却依然要说。

    他们之前就是沟通的太少了,彼此之间都在想什么,都不明了。现在他愿意去主动改变,他会告诉裴诗语,她对他而言有多么的重要。

    “这样的话,还是留着去骗三岁小孩子去吧。别对着我说,我免疫。”环抱着双臂,裴诗语觉得在车内还是有一些冷,应该是自己淋了雨,衣服还没有干透的原因吧。

    注意到了裴诗语还有一些寒冷,封擎苍看了一眼她之后,也不再多说什么。他开出来的车是双人座的超跑,没有后座,所以车上没有御寒的衣服。只能把车内的暖气开起来。

    许是回程的路途有些遥远,又或许是空气忽然的安静让封擎苍有些不适应。

    他小心的撇了一眼裴诗语道:“我听说,白天的时候伯父来看过你了。”

    主动营造了话题,裴诗语却假装没有听到一眼,闭上了双眼,靠在副驾上的椅背上佯装睡着了那般。

    “你为什么不想回家?之前不是一直嚷嚷着要回家看看吗?伯父伯母都很想念你,何不回去看看?或者是住上一段时间,和他们培养一下感情。”封擎苍再次不死心的问道。

    从裴诗语回来,他就觉得裴诗语变得很奇怪。虽然他并没有直接面对过裴诗语和施怡或者凌非岩接触的时候,裴诗语表的是什么态度,他都没有见过。

    可是封擎苍却能从裴诗语的身上感受到她的抗拒,她好像不愿意提起凌家人。

    “你很吵。”

    吵?!

    封擎苍的额头冒出了几根黑线,他还是第一次被裴诗语这么说。她都嫌弃他直接嫌弃到这一个地步了吗!

    上车到现在,都快要回到家中了,他不过是说了三五句话,竟然被她给嫌弃说成吵了。“只对你一个人话多。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

    就算是被嫌弃了,封擎苍依然是想要找一个答案。

    “不要太看得起你自己!并不是什么事都需要向你交代的!”

    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裴诗语的身体失去了平衡重重的向前倾去。

    才睁开眼的时候,封擎苍放大的俊脸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裴诗语吓得脸色都苍白了,这么一个急刹车,她想把封擎苍给扔下车去,然后她自己亲自开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