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7章 是你太笨了,怪不得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77章 是你太笨了,怪不得人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连说了三声对不起,凌悦的双目都腾着火苗,她看着裴诗语像是恨不得把她大卸八块的样子。

    “这下你总该满意了吧?”

    挖了挖耳朵,裴诗语一幅诧异的样子,之后就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够了之后,她才看凌悦一脸羞愤的样子,毫不客气的补刀。

    “哎哟,原来你也知道你做得不对,有对不起我的地方啊?不过就算你知道了也没必要和我说那么多对不起吧?我和你之间存在的可不是误会,可不是一句简单的道歉就能解决得了的!真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没有脑子,该和谁道歉都分不清楚!”

    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凌悦觉得自己再和裴诗语这么纠缠不休下去的话,她能不能活过今晚,会是一个未知。

    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她移开仇视着裴诗语的目光,隐忍着泪意看着凌管家声音低沉却不失响亮的道了一声:“凌管家,我不该对你说那些不尊重你的话!请你看在我年幼的份上不要与我计较,请你原谅悦儿。”

    说完了之后,凌悦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凌管家。

    从凌悦的眼神中,裴诗语能够读出她想表达的意思。这一次凌悦可能是因为她的原因把凌管家也给恨上了。

    “悦儿小姐,您说的这是什么话啊。哎……”

    “请您原谅我!”

    “过去了过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别放在心上,好好养病吧。”凌管家看到凌悦这么认真的样子,还有她眼中的狠劲,让他都不敢直视。

    “啪啪啪……”

    裴诗语忽然鼓起掌。这莫名其妙的让凌悦再次把视线移到裴诗语的身上,想不明白,她又想怎么样。都已经按照了裴诗语说的去做了,难道她还不满意吗?

    “这才像是道歉的样子嘛。早能做得那么好的话,何必搞得那么费事儿呢?”

    好好的一个小女孩,现在心灵已经变得如此扭曲了,他是否该把这件事告诉凌非岩和施怡呢?凌管家迟疑了,他觉得深思熟虑之后再做出正确的决定。

    “好了,我们走吧。”

    “你答应我的,会把视频摧毁的!你要当着我的面,把视频全部毁了才能够离开!”

    “你傻啊?我说拍了视频了,你就信?我说你会飞,你是不是要从这十楼跳下去试试看你是不是真的会飞?”

    “你玩我?”

    “非也非也!是你太笨了,怪不得人!”裴诗语逗弄了凌悦一晚上,也觉得心情好了不少了。尽管没能够如愿的杀了施怡和凌悦。

    不过却也因为凌悦这么没脑子,让她觉得对付凌悦这样的人其实一点压力都没有,留着她想玩的时候,还是可以拿她来玩玩,找找乐子的。

    “你们联合起来糊弄我?!哈哈哈!好你个裴诗语!我竟然会被你玩得团团转的,这笔帐我会记着的!你给我等着!”此时凌悦被气得笑了出声。

    她确实也是被自己的愚蠢给气笑了,正如裴诗语说的,她竟然在没有看到视频之前就相信了她的鬼话!这还不够愚蠢的是怎样?

    “随时奉陪,不过下次就要小心一点了。你的阿苍哥哥说了,明天开始要给我配备八个保镖保护我的安全呢!想杀我,还是要先杀了那八个保镖的!杀八个人太多了,我给你出个好主意怎么样?”

    凌悦气得不说话,到现在她还不明白,裴诗语是想要继续气她的话,那她就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傻子了!

    看着裴诗语一个人表演,只有凌悦是恨得牙痒痒的。

    封擎苍是一脸的宠溺的看着裴诗语,好像她是世间唯一一个能够入得了他的眼的宝贝儿。

    凌管家其实也没有想过,裴诗语是这么多变的一个女孩儿,之前见到的她都是非常优雅娴静的一面。现在的她,和以前就是一个极端的对比。完全不同之前的她那样,让人无法理解,哪个样子的裴诗语,才是真正的她的样子。

    “淘气。”

    忽然被点名儿了,封擎苍却是揉揉裴诗语的秀发,将她一头的秀发都给揉乱了。

    “别碰我!哼!”

    裴诗语可没有封擎苍那么好心情,被封擎苍给折腾了一下,就不舒服了。她可没忘了,这家伙是怎么对待她,怎么对待迟浩月的。

    不管凌悦再怎么在病房里大喊大叫的,不管她再怎么叫嚣着要找裴诗语报仇。裴诗语都毫不留恋的离开了。

    离去之前,她还非常不给凌悦面子的把她的病房门给狠狠的摔了一下。好在窗外一声雷声大作,让她摔门的动作没有太大声,也没有影响到其他病房的病人休息。

    不过才要走,裴诗语又恶作剧的折回头,将关的门又给开上了,大门大大咧咧的开着,任人观赏。

    凌悦怎么可能会让自己此时这么丑的模样被人看到呢?所以当裴诗语开了门之后,她毫不迟疑的起身去关门。

    却因为太着急了,她还忘了她的腿伤还没有好呢。正是最脆弱的时候,受不得一点重击。这么忽然起身,她哪里能够站得稳的。

    稳稳当当的摔了一个大跟头,本就受了伤的腿因为这一摔,更是加重了病情。

    “啊啊啊!痛,好痛!啊!”凌悦这么一摔,疼得她在地上打滚。抱着自己的腿却不敢多出一点点力,狼狈不堪的样子,却没惹得任何人的心疼。

    裴诗语看到了之后又是毫不客气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倒是凌管家看到凌悦这么狼狈的模样非常的不忍心,想要冲过去搀扶起凌悦,最后还是被裴诗语给拉住了去路。

    “别管她。别忘了她刚才是怎么对你的。你对她好的时候,她以为是理所当然,现在知道她自己不行了,就让她自作自受。尝尝苦头。”

    来回看了好几眼,凌管家最后是赞同了裴诗语的说法。叹息连连的跟着裴诗语一起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