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6章 对不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76章 对不起

    裴诗语说完了之后当真是毫不犹豫的搀扶着凌管家要往外走。

    这倒是把凌管家给弄懵了。想不到裴诗语居然是那么干脆的一个人,说走就走了。干干的点了好几个头,凌管家也单手撑着自己受伤的腰杆往外走。

    “慢着!”看到一行三人当着是要离开了,凌悦才彻底慌了手脚叫住了裴诗语。而她这个时候叫住裴诗语三人,却没能让裴诗语立即停下脚步。

    “本小姐让你别走,你还敢往外走!”真的急了,凌悦怒吼一声。

    “为什么不敢走?脚长在我自己的身上,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管不着吧?”管不着这句话好像特别好用,凌悦也特别的喜欢用。

    而裴诗语此时就是以牙还牙,把凌悦刚才不断强调的话全部都用到了凌悦的身上,让她也好好感受一下这不被人待见,不被人尊重的滋味到底是什么样的。

    凌悦本来脾气就不咋地,被裴诗语看不起了,自然是火冒三丈。

    “你不能走!把东西交出来才能离开,否则!”

    “否则怎样?又想威胁我吗?怎么,刚才的滋味你是还没有尝够,想要再试一次咯?不说远的,就说你现在这样,是能威胁我的样子吗?你一个人身单力薄的,你觉得你有什么本事能够威胁我?还是你觉得不过是嘴巴上说几句难听的话,耍耍嘴皮子就能把我怎么着?”

    白瞎了!阿苍哥哥怎么看上这个尖牙利嘴的女人!

    这是凌悦被裴诗语说找不到话堵上她喋喋不休的嘴巴之后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她不管怎样都没有办法去反驳裴诗语的话。

    因为她说的太对了,现在的她根本就不能对裴诗语怎么样,况且裴诗语的身边还有封擎苍在,她更不可能当着封擎苍的面和她动手。

    “你到底想怎么样、才能够把视频交给我!”

    “你的脑子可能是被门缝夹过了吧!我记得不止一遍的和说过,让你向凌管家道歉,难道你是一句都没有听到耳朵里吗?这里正好是医院,要是脑子不好或者是耳朵不好的话,那就找个大夫赶紧给你瞧瞧,也好在病情恶化之前稍微挽救一下。不过你可能也是病无可医了。”

    裴诗语毒舌起来,真的是让人不敢恭维。

    若是华医生在的话,他都觉得自己该退避三舍。根本就不是裴诗语的对手嘛!

    被裴诗语说的嘴巴张合了半天,凌悦都说不出话来了,最后是咬了自己的嘴唇,委屈至极的看了封擎苍一眼,希望封擎苍能够主动站出来管管裴诗语,可她的这个如意算盘却是打错了。

    封擎苍此时是完全被这样的裴诗语给迷住了。

    生龙活虎的她,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能够把凌悦玩得团团转。凌悦被她气得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无一不是在强调,他封擎苍的女人,小嘴厉害起来的时候真的是棒棒哒!

    “要我道歉可以,你确定会把视频毁掉吗?”

    凌悦最后不得不选择妥协,她承认自己现在确实不是裴诗语的对手。因为她有封擎苍为她在身后撑腰,所以她认了。

    裴诗语状似非常不在乎的样子低头玩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甲,吹了一口气,痞痞的道:“那就要看你的诚意了。你刚刚是怎么对凌管家的,你心里是很清楚的吧。如果你的道歉不能让凌管家接纳的话,那就很说了。”

    “好,我希望你不要得寸进尺!”凌悦的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吐出这一句话,鬼知道她花了多大的勇气。

    “我没闲工夫和你玩这些小把戏。有些事情是不需要我教你的吧,你自己做的好了,就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

    裴诗语依然把玩着自己的手指甲,就一脸的笑意等着凌悦张这金口。

    “凌管家,我向你道歉。对不起。”隐忍着火气,凌悦还是低下了她宝贵的头颅,对凌管家表达这一句迟来的歉意。

    声音虽然很小,认真听的话,还是能够听得出凌悦确实说了道歉的话了。

    而裴诗语却是玩性大起,不愿意就这么放过凌悦。毕竟道歉这种事情,怎么都得用心的吧。刚才她骂人的时候可不是这么小声的。

    “你说什么?是和蚂蚁说话吗?嘀嘀咕咕什么呢?让你道歉,你都不会吗?”裴诗语挑着眉,一高一低的表情很是滑稽的盯着凌悦瞧。

    凌悦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从小到大的,都是她欺负别人。

    现在裴诗语就像是一个小霸王一样欺负到了她的头上来了,她怎么能忍?

    “你还想怎么样?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和他道歉了,你还不满意?”

    “什么叫我不满意?就你这样的,能让谁满意?说好的诚意呢?你有吗?你道歉不该富有情感的吗?你骂人的时候不是张牙舞爪的,你打人的时候,你不是盛气凌人的吗?现在为什么不能像之前那样大点声?”

    “哎,算了,既然你没有诚意的话,那我们还是走吧,没这功夫和你在这里瞎闹腾。浪费时间,有这时间,我还不如回去睡个美容觉呢!我们走吧!”

    裴诗语相当不给凌悦面子的再次转身离开,而凌管家却显得有些犹豫了。

    他没想到裴诗语能够把凌悦治的服服帖帖的,还真的听到凌悦对他道歉了,心里有些欣慰,却又觉得有些不忍。

    凌悦毕竟是他看着长大的,她受没受过这个委屈,他比谁都清楚。也不是真的想要凌悦道歉什么的,而是希望凌悦能够懂事一点,不管是对他,还是对待其他的人,她的身份本来就和其他人不同。

    言辞之间更应该注意一些分寸,而不是有了火气之后什么话都不过脑子的全部说出来,这未免太伤人了一些。

    他倒是还好,毕竟那么多年也过来了,多多少少还是能够容忍得了凌悦的。但是想到有一天凌悦若是被她这张口无遮拦的毒嘴给惹了不得了的人物的话,那她还要怎么走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