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5章 死鸭子嘴硬-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75章 死鸭子嘴硬

    看到了凌悦吃瘪的样子之后,裴诗语心里觉得特别的爽!从来没有这么敞亮过,裴诗语感激的看了一眼封擎苍。对他笑了一下。

    这一笑,让封擎苍看痴了。呆呆的看着裴诗语,她的笑却转瞬即逝,若不是停留在了他的脑海之中,封擎苍都不确定,裴诗语刚刚是不是真的对他笑过了。

    这是她失忆之后,第二次对他笑。

    这次的笑,没有一点点的杂质在其中,很干净,是由衷的感谢。封擎苍受下了,他也知道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和往常一样向着她罢了。

    之前自己为她做了那么多,都没有换了她的一笑。这次的小事,却得到了。有些心满意足的感觉。封擎苍的心瞬间就被裴诗语甜甜的笑容给填满了,裴诗语却不懂,她的这一笑对封擎苍而言如美味佳酿,可以让他回味许久。

    凌悦却不说话了。

    她陷入了沉思,裴诗语说的话,她还有些想不通。裴诗语为什么会说施怡不是她的妈妈?她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之前不是她要回来和她抢妈妈i的吗?现在她的身世都已经清楚了,施怡就是她的妈妈,难道她现在又想反悔了,不想承认了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凌悦变得有些谨慎。没有直接将自己心中的疑惑问出来,她决定以后找个机会再好好调查一下。或者是说,不需要以后,就等裴诗语离开之后,她就会找人来帮她调查一下裴诗语这几天去了哪里,又发生了什么。

    说她失忆了,为什么她凌悦一点都不相信呢?

    凌管家知道封擎苍并没有拍照,因为他之前是有留意过封擎苍的。但是他却不知道封擎苍为什么会这样和凌悦说。

    他却不愿意开口告诉凌悦,这件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有些困难的站起身。凌管家的腰有些痛意,因为刚才凌悦推他的时候太用力了一些,也导致了他腰部的旧伤可能犯了。

    站起身,撑着自己的老腰。凌管家想就这样离开。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受到不尊重的辱骂,他今天听得已经够多了。

    “凌管家,你去哪里?”裴诗语看到凌管家站起来有些不稳,就放开了凌悦的手,上前去搀扶了凌管家一把。

    因为裴诗语的这个暖心的动作,凌管家险些就热泪盈眶了。

    他照顾了凌悦二十多年,从来就没有得到过她贴心的问候过一声。就算是凌悦一个人在国外或者是在外面旅游的时候,都是他像一个慈爱的父亲一样给凌悦打电话嘘寒问暖,问她的安全情况。

    也是他将凌悦的大小事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凌悦从来都是皮笑肉不笑的对他说一声谢谢,谢意却从来不达心。

    裴诗语却不过是和他见过几次面,就能对他如此。

    人与人果然是不同的。

    反握住裴诗语的手,凌管家感激的对裴诗语说道:“小语小姐,这些年忙忙碌碌的,我也过够了。人老了,遇到一些不顺心的事情,就想着退了。以后你在家中,可要好好照顾好自己,不要向某些没有良心的那般,要保持今时今日这颗赤诚之心。”

    “您这是要……”裴诗语目光闪烁,不确定自己的想法和凌管家想的是否一样。

    “嗯。”点了点头,凌管家慢慢的松开了裴诗语的手,对着她露出了一个慈善的笑容。这个笑里夹杂了太多的无奈。裴诗语虽然不懂,却能看得出和感受得到凌管家心中到底有多么的心酸。

    裴诗语却没有让凌管家就这样离开。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凌悦这样对待凌管家。她所说的那些话,确确实实的伤害到了这个心善的老人家了。不是非要淌这趟浑水不可,但是裴诗语就是不忍心看到这么一个和善的老人被他呵护的孩子欺负得话都不愿意多说一句,落寞的离开。

    “凌悦!如果你不和凌管家道歉的话,那我也会保证明天你一定能够在各大媒体的头条上面看到你关于你如何欺凌一位照顾了你二十多年的老人的新闻!我不会和你开玩笑,这是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

    “你以为你这样说了,我就会害怕你吗?别说是让我见明天的新闻头条,就算是现在见我也不会怕的!你尽管去好了,你以为我凌悦是被吓大的话,那你就错了!”凌悦装着满不在乎的样子,让裴诗语尽管去做。

    死鸭子嘴硬。

    但是她的内心却备受煎熬。她到底有多么害怕,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她恨不得马上扑向封擎苍,从他的手中抢走那些所谓的视频。但是她却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封擎苍的对手,也不敢冲过去。

    封擎苍是和等人,她今晚是彻头彻尾的领教过了。他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纵容她了,所以她只能依靠她自己了。

    艰难的走向病床边,凌悦再也站不住了坐在了床上。她转头撇向别的地方,谁也不看,但是她的余光却在留意着病房内的一切。

    她更害怕自己装成这个样子,还会被裴诗语给发现了,她其实是在乎她的名誉的,她在乎的要死!

    “算了,小语小姐。此事就过了吧。我从今天开始就和凌家没有什么关系了,以后也不会再受这份屈辱。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算是看透了。”

    “凌管家,你何必让自己忍气吞声的呢?你的职业又没有什么,凭着自己的双手和才能挣钱,不管怎么样都不该被人这么欺负。”

    “为了我,让你们姐妹两人的感情不和,怎么也说不过去。小语小姐,就当是我拜托你的。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

    裴诗语这会儿算是明白了,凌管家是希望看到她和凌悦能够和平相处,并且姐妹情深!可是怎么可能呢?她和凌悦两人之间的深仇大恨是涉及生与死的,怎么可能会因为凌管家的拜托,就算了呢?

    “好,如果她不向你道歉的话,那我们走吧。出了这个门,她就算是想和你道歉,我也不会给她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