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没那么简单-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9章 没那么简单

    封擎苍想过自己的表白会被拒绝,却没有想到因为这样的原因。

    这一刀插得又狠又准,毫无反击的能力,让他心底狂躁不已。

    他扯着自己的领带,想要摆脱那种让他窒息的感觉。

    “你知道你推掉的是什么吗?”封擎苍冷冷道。

    “很抱歉,我知道我这样做很不识抬举,可是……你知道的,我刚离过婚。”

    封擎苍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你还在惦记那个男人?”

    “当然不是!”裴施语几乎是立刻回道,她脑子有病了才会再惦记乔祁。

    可封擎苍却并不这么以为,看她反应这么大,还以为是因为还喜欢才会如此。心里的怒气和懊恼简直要把他给燃尽,如果当初他没有那么弱,就不会像今天这样!

    “跟他没有关系,我只是厌倦了这种门不当户不对的感觉。您是个很好的人,只是我们不太合适。”裴施语颤兢兢道,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男人的表情。

    看到对方面无表情,完全不知道他心底在想些什么,心里忐忑极了。

    封擎苍压根不信她这些话,完全沉浸在从前她为乔祁做的事上。没有比他更清楚,裴施语这些年对乔祁是有多喜欢,为他做出多大的牺牲。

    他一直没有放弃过她,一直默默的关注着她。

    不知道多少次,他用平生最大的自制力去强迫自己不要去打扰她的平静。只因为她对乔祁的感情,深得让他心中的火快要将他燃尽。

    他想要她,可是又不忘她为难,不希望她痛苦。他最希望的是,她获得幸福。

    所以他在暗处,默默的看着她,守护着她,就像当初他承诺的一样。

    他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没有想到上天给了他一个机会。

    当他从国外出差回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经为妹妹顶罪被关进了牢里。当时他想要直接把她弄出来,却无意中发现了乔祁背叛了她。

    他停止了行动,让人进去保护她。

    让乔祁有动作的时间,让她出来的时候,看清对方的嘴脸。

    一切如同他所盘算的那样,一步一步的按照自己的设想走。她,终于来到他的身边。

    可惜,他算准了一切,却算不准人心。

    什么都可以设计,唯有感情不能勉强。

    “封,封总?”裴施语看他半天没有反应,试图叫道。

    封擎苍收回思绪,面无表情,一双幽黑的眼眸如同深潭,波澜不惊。

    “翻译文件明天我要看到。”封擎苍的语气和脸色依如平常一般冷静,好像刚才表白且被拒绝的人不是他一样。

    裴施语怔了怔才反应过来:“好的,我明天一定完成。”

    “法语和西班牙语可以后天再给我。”

    “是。”封擎苍应道。

    男人说完就转过身,继续洗碗。

    水声哗啦啦的,打破这里的寂静。

    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裴施语完全楞在原地,男人就这么放过她?为什么,她会有点失望?

    反应过来,恨不得拍自己一巴掌。

    裴施语,你在矫情什么呢!这不就是你要的结果吗!

    果然,男人其实也就是为那天负责任吧,所以被拒绝才会如此不在意。

    裴施语知道这样的心理很不正常,却无法控制自己胡思乱想。

    她,必须赶紧离开这里。

    “封总,那我先回去了,我还要赶活。”

    男人并没有理会,厨房里只有哗啦啦的水声回应她。

    裴施语朝着他微微鞠躬,便是离开了。

    门关上的那一刻,水槽里的碗碟全都被封擎苍砸向墙壁。

    噼里啪啦,碎片飞一地。

    裴施语心慌意乱的跑下楼,把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整个人瘫软坐在地上。

    “裴施语,你要冷静。”她给自己鼓劲。

    心里乱糟糟的难以平静,脑袋隐隐作痛。

    她打开手机,点开音乐播放软件,放开她最喜欢的一首老歌。听着动人的旋律和里面非常符合自己心境的歌词,整个人才慢慢平静下来。

    “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聊得来的伴

    尤其是在看过了那麽多的背叛

    总是不安只好强悍

    谁谋杀了我的浪漫

    没那么简单就能去爱别的全不看

    变得实际也许好也许坏各一半

    不爱孤单一久也习惯……”

    第二天,裴施语从床上爬起来,看着陌生的环境,整个人还有些恍惚。

    昨晚她失眠了,好不容易睡着,梦里乱七八糟的场景,让她一整晚没有睡好。

    梦中的她只有十六岁,一开始就梦到养父送给她项链,结果爆发了养父养母的矛盾。

    也就是那时候,养母爆出了她的真正身世,骂她是个野种,把他们家里搅得不得安宁的野种。

    梦里的画面非常的凌乱,但是又能连成一条线,加上记忆,组成一个她能看得懂的完整故事。

    当时,她被送出国散心,在那里她认识了一个什么人,在梦里裴施语怎么也没法看清楚他的脸。

    只是依稀的感受到她很喜欢那个人,让她没有痛苦。

    婚礼塔、乔治王子公园、玫瑰山等等,熟悉的画面在梦中闪过,他们在奔跑追逐着。

    可是那个人突然被什么人拉走,裴施语不停的追啊,嘶吼着想他不要离开自己。

    她的腿像有千斤重,怎么都没法追上,她想要大吼,嗓子好像被堵住,想要求救别人总是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

    她又着急又难过,梦中的她非常清楚如果追不上,就再也不见。

    那个人终究离开了自己,不知道被带到哪里去。而她竟然慢慢的忘了他的声音、他的样子,记忆越来越模糊。

    这种抓不住的感觉让她非常惶恐,心如刀绞,眼泪不停的流着想要抓住什么,却无能为力。

    “回来,回来!”裴施语努力咆哮着,想要把自己的声音传递到那个人的耳中。

    她终于叫出声来,却猛的从梦里醒过来。

    心绞得厉害,裴施语粗喘着气,久久不能平静。

    裴施语觉得自己脸上有些不对劲,一抹竟然是泪水。

    “我竟然真的哭了。”

    再看枕头,竟然湿了一片。

    她经常做梦,可这么真实的感觉还是第一次。

    就像丢失在深处的记忆一样,真正经历过,才会有这样的痛彻心扉。

    “难道我从前失忆过?”裴施语自言自语,说完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种小说里才会发生的事,怎么可能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她迅速起床,用冷水洗脸,将梦里带给她的忧伤全都带走。

    当她打开门的时候,外面空荡荡一片,心里莫名的失望。电梯打开,里面空无一人。

    裴施语失笑:“我真是够矫情的。”

    来到楼下,空荡荡一片,风吹过透着丝丝凉意。

    搂紧身上的衣服,这样才让她感到有些暖意,没那么瘆得慌。

    她不知道的是,一直有个高大的身影在跟在她的身后。

    距离不远不近,可以看到她又不会被她发现,依如很久之前一样。

    像是一个轮回,有什么东西依旧,却又有了些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