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3章 除非你跪下求我-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73章 除非你跪下求我

    这并不是因为他无能,再或者是因为缺钱,物质之类的东西,而是因为兄弟两人的这份情。他才会来的那么干脆。

    管家这个职业,听着就不怎么好听。他却还是来了。辛辛苦苦二十多年,他为凌家付出了多少,也照顾了凌悦多少年,他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过。

    此时,凌管家却觉得心寒。从脚趾头开始,一直寒到了头顶,透心凉也不过如此。

    “我说错了吗我?你不就是我们凌家的一条看门狗吗?我现在要求你和这个疯女人说,让她不要多管闲事!”

    “她不是疯女人!她是小语小姐!也是你的妹妹!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没有长大?”

    凌管家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他可以让凌悦说,他姑且认为凌悦还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女孩,她娇生惯养大了,总会有一些恶习,以后长大了再慢慢改正就好。

    可是她千不该万不该这样对待她唯一的妹妹,两个人是至亲,怎么能够互相伤害呢?凌管家到现在还不明白两个人为什么会因为他而吵起来,他却能够分得清楚,凌悦是不对的。

    “你这是在教训我吗?你用什么身份来教训本小姐?”

    “用你父亲至交好友的身份是否可以说你两句?用我照顾你二十几年的长者的身份是否可以多说你两句?凌悦,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你却要三思之后才能确认是否可以说出口啊!”

    凌管家虽然年迈了,但是他的双眸却依然锐利。在确定他要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精明也在此刻表露了出来。

    单手狠狠的捂着自己的心脏,还有一些喘不上气的样子,显然是真的被气得不行了。

    缓了许久,这一口气才缓了上来,右手食指指着裴诗语又指着凌管家,冲着他们两个人虚弱无力的怒喝到:“呵呵,好啊。你们一个个的,真的不错!很好!一个是流落在外面的野种也敢教训我,一个是我家养的看门狗,现在也敢欺负到主人的头上来了!滚!你们都给我滚!滚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们!”

    说话都已经有气无力的凌悦仿佛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他们不过是说了一些她不喜欢听的话,也不至于把她气得一幅半死的模样吧?

    裴诗语没太往心里去。她还是不满凌悦的态度。

    一个人怎么能够忍受得了,被一个人欺负到头上了,还被欺负她的人指着脑门,让她滚好几次呢?

    反正就算是凌管家能忍,裴诗语也不能忍!

    而裴诗语也想错了。在见识到了凌悦疯狂的发疯的一幕之后,凌管家也是忍无可忍了。对着凌悦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悦儿小姐,就算你心里有不舒坦的,你也可以和我说。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这样对待自己的至亲姐妹。你就只有这么一个妹妹、我真是后悔啊……”

    只有她吗?呵呵!不是吧!她的还有顾芮这个妹妹,还有顾苼这个弟弟!她的亲人比裴诗语多了不少,可是这些人,却没有一个和她亲近的。她却不敢说出这样的话。

    因为从凌管家的话语中,她可以听出来。凌管家好像并不知情,她和裴诗语之间并不是亲亲的姐妹,而是表姐妹。她也不是凌非岩的亲生女儿的事情,凌家除了凌非岩施怡还无人得知。

    “你有什么好后悔的?若不是我们凌家,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乞讨呢!能当我们凌家的看门狗,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凌悦不想和裴诗语扯上关系,却从凌管家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个意思。

    就是他更喜欢裴诗语,而看不上她凌悦了。自从裴诗语出现之后,她就变成了众人眼中的眼中钉肉中刺。她不管怎么样都比不上裴诗语就对了。

    裴诗语到底有什么好的地方?为什么每个都向着她?!将裴诗语的恨意又加深了一点,凌悦恶狠狠的瞪了裴诗语一眼。

    心想的是,如果裴诗语没有出现在这里的话,那一切都不会搞砸的。

    如果今晚裴诗语没有来到这里,封擎苍也不会跟着一起来,他也不会当着裴诗语的面给她难堪,让她一点台面都没有了。更不会因为裴诗语的出现,她凌悦在凌管家的面前也没有了一个主人该有的高傲。

    她又何尝不知,她说的这些话有多么的伤人。她又何尝想说出这些话呢?还不都是被裴诗语给逼到这个份上的!

    如果裴诗语能够不要多管闲事,能够不要出现在这里的话,那她就不会和凌管家吵起来的!

    “凌悦!你真的够了!请你向他道歉!不管怎么样,你和我之间的事情都不该牵扯到旁人,因为在我这里受了气就恼羞成怒对无辜的人撒气,难道你平时也是这样的吗?”

    “要我道歉?做梦!除非你跪下求我,本小姐可能还会考虑一下呢!”凌悦趾高气扬的抬起自己的下巴用鼻孔瞪着裴诗语。如果一个人的眼神能够杀人的话,那裴诗语早就该在凌悦充满了恨意的目光下死了千百遍了。

    凌悦的话越来越难听了,也挑战到了一个人的底线。

    “凌悦!在此,我要珍重的告诉你!我不是你们家的下人!会在你们家当管家,都是你父亲开口求我帮忙,我才答应的!你以为这份破差事我会稀罕?你别狗眼看人低!就这破差事,还要受你的气,我不做也罢了!”

    凌管家被凌悦给气得心脏病都要犯了!更多的却是心寒和恼火。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女孩,现在却变成了这副嘴脸。她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怎能因为这一点小事而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呢?

    “那你滚啊,你也一起滚好了。跟着你的小语小姐一起滚吧!我还不想看到你呢!你以为你是谁啊,难道你以为你离开我们凌家之后,凌家就不会转了吗?也是,你在我们凌家也干了这么多年了,想走的话,也是没有道理的。毕竟钱都赚够了嘛。就在我们凌家当一个小小的管家,一个月的工资都抵得上外面寻常人家的年薪了。占着这个坑那么久,都那么老了,早就该走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