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2章 仆人何来尊严-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72章 仆人何来尊严

    “裴诗语,你是脑子被烧坏了吧?我刚才竟然听到了你叫本小姐给一个低下的管家道歉?是我听错了吧?”

    笑够了之后,凌悦才的双眸才在裴诗语和凌管家两人之间来回游移。

    裴诗语被凌悦耻笑了,她也不恼,反而是一步向前跨近凌悦,看着凌悦她的目光坚定异常,眸之中还闪着坚定的目光。

    “你还没有老到耳朵失聪的程度吧?我刚才说话的声音也不小,难道还想我说第二遍来证明你自己耳朵有问题吗?!既是如此,那我就再强调一次!你必须要给凌管家道歉!并且需要富有诚意的!”

    “神经病!来我这里撒野欺负我还没有欺负够?我和我的管家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嘴了?刚刚就已经让你滚了!还不滚!再不滚,就别怪我不客气叫人了!”

    “叫人?好啊,有本事你叫啊。你尽管的大声叫,往死里叫,我就怕你不叫。就你这个样子,你把人都叫来了,丢人的是你还是我,那可真就说不定了。我想你这嘴巴还没有张,只要有人知道上流社会的名媛淑女凌悦小姐变成了一个丑八怪躲在医院里,肯定会是一个很热门的话题。怎么,凌小姐想明天上头条吗?是这样的话,我也可以帮你的啊。”

    “你!!别欺人太甚!”

    “我就欺你了,怎么着?你现在能奈我何?”

    “好啊!好好好!好你个裴诗语,许久不见,竟然变得如此伶牙俐齿。你尽管逞口舌之能,本小姐不和你废话!请你马上离开这里!”凌悦真心是被裴诗语给气到了。

    本来就是受了重伤的,被裴诗语这么一气,险些就给气晕过去。好在是她够顽强,也不愿意就这么晕过去让裴诗语和封擎苍等人看了笑话,所以她就稳稳的站住了。

    这是封擎苍第一次看到凌悦这么要强的一面。她之前是受了一点点委屈都恨不得马上和他告状的人,现在当面被裴诗语说得还嘴的机会都没有,她竟然还能忍住。

    看来她也不是完全的没有脑子,而是有时候脑子会短路。

    不过这样也好,能在打击下成长一些,以后或许还是有很大的改变的。

    虽然裴诗语确实变得伶牙俐齿起来,也没有之前那么娴静了。但是这样的她却仿佛在发光,她为一个她所不熟悉的人打抱不平的样子,看起来也很明媚动人。

    和之前的她确实是有很明显的大变化,却唯独有一点没有变。她的心没变,依然是个好女孩。

    “我可以离开,但是在我离开之前你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你必须要给凌管家道歉!”

    裴诗语坚定不肯退让一步,因为凌悦嚣张惯了。却不懂得如何尊重长者,让她看着非常的不爽,心里也很膈应,想到自己竟然还和这样的女人有着血缘关系,全身都觉得不舒坦。

    “你做梦!”

    两个人大有马上就打起来的架势,而凌管家也知道此事是因为他而起的,所以也不愿意两位大小姐因为他而大打出手。要是传出去影响也不好。

    “小语小姐,我没事。”

    “你都被她给推倒了,您这一把年纪了这么狠的摔在地上,哪还能没事的?您也别怕。她从小娇惯大了,我这就教教她该如何做一个有礼貌,懂得尊老敬老的人!”

    “悦儿小姐说的没错,我只是一个仆人。您大可不必为了我而和悦儿小姐吵起来,都是我的错。小语小姐您别和悦儿小姐计较了。为了我不值当。”

    “值不值不是你说的,你这么惯着她,不是为了她好。而是在害她!都已经二十几岁的人了,还如此没有分寸,以后她要怎么办?”

    “你别狗拿耗子。我想怎么教训我的管家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再说了,他不是也说了吗,让你不要在这里指手画脚的。”

    封擎苍在旁边看着,也没有理会此事。这件事只要是凌悦不动手,只是动动嘴皮的话,他更愿意让裴诗语自己去解决。

    也愿意看她盛气凌人的一面。她平时对自己都凶惯了,也该让裴诗语找一个能够出气的孔,让她把心里的憋屈和怒气都给宣泄i出来。

    看来凌悦就是裴诗语此事最好宣泄她怒火的口子了,所以封擎苍更乐意在旁边静观。看到他的小女人吵架原来也是一把能手的时候,不知道为何,会有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觉得这个女人是自己的,真好。

    “真不知道你的家人都是怎么教导你的。一点礼义廉耻都没,年轻气盛就可以欺负一个比你年长的长者了吗?你以为你是有钱人家的女儿,你就能践踏别人的尊严了吗?有点钱就那么把自己当一回事儿,还要点脸吗?”

    听这话,凌悦感觉裴诗语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她和裴诗语不都是凌家的女儿吗?为什么裴诗语会说她是有钱人家的女儿,而她却不包含她在内呢?虽然觉得有些怪异,凌悦却没来得及多做思考。

    因为她被裴诗语气得火冒三丈,几乎是要跳起来和裴诗语干架了。若不是她受着伤,行动不便的话,就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她是一定不会就此作罢,必须要好好的折磨裴诗语一顿的。

    “一个当管家的需要什么尊严?要尊严的话就别来我们家当管家啊!这么多年了,我都是这么过来的,你自己问问他,我打他骂他的时候,他又什么时候敢还手过?!”

    “悦儿小姐!你!?”

    凌管家仿佛听到了最可怕的话,也见到了凌悦最难堪的一面。

    他从小到大就将凌悦当成自己的小女儿看待,他比起凌非岩还要年长十多岁。两个人也是莫逆之交,正是因为和凌非岩有兄弟之情,当凌非岩需要他的时候,他毅然决然的放弃了自己的远大前程,来到凌非岩的身边,甘愿帮他处理一些家事,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