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0章 走吧-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70章 走吧

    裴诗语看到凌悦躺在地上成了这个样子,确实是非常的狼狈,而她却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只要看到凌悦没有死,她也没有很多的内疚,心中的恨意也没有消失。她对凌悦依然是有说不出的恨,虽然她不懂到底为什么,却因为凌悦还活着而松了一口气。

    也正是因为如此,裴诗语也在刚才那个紧要的瞬间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恨是恨,不能因为恨一个人而决定别人的死活。每个人都有活着的权利,她不能用最直接霸道的手段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这是不对的。

    可能是因为拉扯的太用力了,凌悦才缝合过的伤口也被扯开了。而她却不知道,依然躺在冰冷的地板之上。她的睡衣也凌乱不成样子,她的头发散落了一地。

    裴诗语最终还是有些不忍看到她躺在地板上像一个死人一样没有生气的,想要上前扶她一把,就在她要低头弯腰的时候。

    凌悦闭着双目,用非常低沉沙哑的声音说出一句话:“我曾经也可以为了你放弃一切。你也忘了吗。”

    裴诗语下意识的看向封擎苍,他却是一脸的无动于衷,毫不在意凌悦说的这话的样子。

    “我也曾把你当成我生命之中最昂贵的礼物,你的出现让我的生命开出过绚丽的生命之花。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爱。”

    “你也忘了吗?”

    “因为爱上你,我已经没了我!爱上你就是爱上了一个错,活该我被你无情对待,是我自己没长眼,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如果你都忘了,那就忘了吧。但是请你记住今天,你对我的所做的一切,不是只有你可以做到冷酷无情,被最爱的人深深伤害过的人,同样可以学你。”

    “这算是你对我上的最后的一课!我凌悦,此生不忘!”

    当凌悦说完了这些话的时候,她从地上爬了起来,就算是她的腿还受着重伤,她也拖着自己伤痕累累,寸步难行的腿一步一步的走向门边。

    她笑了,泪和血混合为一体,糊花了她的脸。那张原本貌美如花的脸,因为她这一笑拉开了一个让人不敢直视的笑。

    是满满的怨恨。

    这一笑,是凌悦对过往最后的表达方式。

    “现在请你们滚!滚出我的底盘!以后我再也不会去求着你,不会再爱你!”

    指着封擎苍让封擎苍滚!这样的话,该有多么绝望,才能说得出来啊!

    凌悦的心碎。就连裴诗语都感如身受。裴诗语就不相信封擎苍一点感觉都没有。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在他的面前哭的梨花带雨的,他真的一点心痛的感觉都没有吗?

    其实在此时,裴诗语也开始了解了两个人的关系。

    凌悦对封擎苍有多爱,就对自己有多恨。或许真的是像凌悦说的那样,封擎苍本来就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他因为裴诗语的出现,而抛弃了曾经相爱过的女人。

    而这个女人因为爱封擎苍爱惨了。就连最后的告别都这么决绝。裴诗语反而有些心疼起凌悦来了,她想要杀她,或许真的是一时迷了心智吧。

    “走吧。”

    封擎苍完全无视了凌悦,没有对她的行为多加评判。就算是她对他说了不客气的字眼,他也没有往心里去。

    凌悦能够开窍,不再缠着他,反而是给他减轻了压力。也希望凌悦能够早日醒悟过来,凌家的人都是真心对待她的。

    不管是凌非岩,施怡,还是裴诗语,他们都是真心待凌悦,不希望她会出什么意外。

    他为什么会在裴诗语的面前做出伤害凌悦的事情呢?

    因为他想要让裴诗语认清楚她自己的真心,他要让裴诗语用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来认清楚,她的心底里到底是不是恨凌悦恨得想她死的地步!

    他这样做了之后,确实是成功了。裴诗语看清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及时的阻止了他。

    封擎苍也不会真的要了凌悦的命,对于力度的掌控他做的还是很好的。当凌悦快要呼吸不上的时候,他都会及时的松一点,让她进一口气然后又用力,让凌悦看起来确实是非常难受的样子。

    可是到了最后,封擎苍也没有想到会达到那么好的效果。能够直接让凌悦恨上他。这一点也算是始料未及的收获了。

    心里虽然希望凌悦会变好,但是封擎苍依然明白,凌悦不会在这件事之后就变好的。她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孩子。

    今天给她造成的打击创伤是毁灭性的!她在往后可能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

    封擎苍现在还不想去想那么多,大概能够想到一点凌悦之后的变化。只要她没有变得太差的话,他是不会为难凌悦的。

    但是如果凌悦真的做了什么无法饶恕的事情了,他一定会再出手。届时裴诗语再为他求情,他也不会心软了。

    “哎哟,我的小祖宗哟。悦儿小姐,你怎么从床上下来了?!”凌管家此时也从外面回来了。

    他这一出去就去了十几分钟。不过回来的时候,手上也确实是拿了吹风筒的。

    而这个凌管家才回来看到凌悦站都站不稳的在门口就赶紧放下了手中的吹风筒,跑到了凌悦的身边扶着她要往床那边走去。

    “管家,你去了哪里?”

    凌悦看到管家回来了,也没有高兴,脸色变得很难看的质问管家。

    凶巴巴的样子像一头猛兽一样,似要把管家一口吞了。

    “我出去给小语小姐没吹风筒了,我才不在这么一会儿你们就发生了什么事啊?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了。悦儿小姐,让我先扶你去床上躺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