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4章 死不如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64章 死不如死

    “现在知道错会不会太晚了一点?我从未招惹过你,你却想着要我的命。你以为人命是儿戏吗?是你想要取就能随手取走的吗?你以为你是总统的女儿,我就不敢对你动手还是怎么着?”

    裴诗语对着凌悦露出了冷笑,她的笑在凌悦的眼中看起来很狰狞。

    也让凌悦害怕的想到,她今天可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可是她并不甘心,明明她才是最无辜的人。

    不管是什么。裴诗语都要和自己抢,父爱、母爱、未婚夫。现在已经全部都成为了她的。那她凌悦还剩下什么?好像是什么都没有了吧!

    难道她不该为了自己的权益去争取吗?她想杀了裴诗语又有什么错呢?无论是她,抑或是其他人,只要遇到她这样的问题,都会恨不得裴诗语永远消失不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才会善罢甘休吧!

    “你的出现给我带来了多大的痛苦,你自己不知道吗?”

    “什么痛苦?”

    她一直都是被凌家人和封擎苍给玩弄的人,他们不顾她的意愿。利用她的无知来欺骗她,这才是瞒得她瞒得好苦!

    现在凌悦的命在自己的手上了,她终于知道害怕了吗?所以想要说一些迷惑人心的话,来救自己吗?

    “什么痛苦!哈哈哈!你抢了我最爱的男人!你还抢了我的父母!要不是你出现,这些全部都只属于我一个人!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你自己不是能生活的好好的吗?为什么要回来?!”

    “所以这就构成了你想要杀我的动机了吗?”

    “不然你以为呢?就这些还不足够让我恨得杀了你吗?你知道我的生活因为你变的有多么的乱,有多么的生不如死吗?每天只要想到你可能会回到我的家里的时候,我都觉得痛苦不堪!我想你永远都不要回去!”

    “你放心,我不会回去!你的家,我还懒得去!”

    “你现在是这样说,到时候你肯定不会这样做!”

    总统公馆有多么好,就算是没有进过里面参观过,只在外面看看外围,就已经会让所有人艳羡不已。裴诗语如果不是冲着这个家才回来的,鬼会相信她!

    “你所在乎的东西,在我裴诗语的眼中一文不值。不要用你的价值观来同步我的,我和你不同。”

    “当然!你不过是一个野种,你怎么可能可以与我相提并论?!哈哈哈!你这个从小苦到大的野种,妄想变成白天鹅,我看你还是继续做梦吧!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的!就算你硬是要回到家中,你也不会成为高高在上的公主!”

    “野种?呵呵。你忘了你此时此刻的命是掌握在你口中的野种的手里的吗?死到临头了,嘴巴还不知道检点!”

    裴诗语本是想要放过凌悦的了。

    她对凌悦虽然有恨,但是看到她如此可怜可悲的样子的时候,裴诗语意识到。自己就是恨凌悦,也不至于恨她恨到非要杀了她不可。

    却被凌悦的一口一个‘野种’给再次惹毛了。就算是不杀了她,也要吓唬吓唬她,给她一点惩罚。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事情都是被位高权重的人掌控着。

    “你放、了、我。”

    脖子上忽然加重的力道,让凌悦呼吸再次困难。粗粗的喘着气,她的鼻孔也一大一小的剧烈收缩。

    “放了你?在你没有管好自己的嘴巴,用言语挑衅我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想过要让我放过你呢?你不是特别能说吗?现在你继续说下去。我想听听你到底是怎么评论口中的这个‘野种’的!”

    “不、不、我错、了……”

    “你就在一分钟之前就已经说过你错了。可是你不也是没改吗?我是给过你的机会的对不对?我是放松过手的对不对?那个时候你是真的意识到你自己的错误是什么了吗?给过你改过自新的机会,你为什么就不懂得珍惜呢?不是说人临死之前都会珍惜活下去的机会吗?你难道不是人吗?”

    裴诗语真的非常的愤慨!

    她不是野种!真的不是!她是有妈妈i的!她的妈妈也不是心甘情愿和凌非岩发生关系生下她的!她妈妈也是被逼无奈,因为凌非岩的权利所迫,所以她才不得屈服。她是无辜的。

    而且她的妈妈一定很爱她!坚信着这个信念,裴诗语不断的在脑海里提醒着自己,施玲的死是有多么的无辜。而且这个信念,就像是生了根一样,每一次出现在脑海里的时候,她的大脑都会有一丝针扎过的疼痛出现。

    “别杀我、别、杀我。求你。”凌悦的痛苦完全表现在了脸上,她的瞳孔也逐渐放大,脸色也开始胀红。

    像是被折磨得不堪承受这份痛苦的凌悦,双手不断的在半空中抓打着裴诗语,但是她身受重伤,哪里还能使出那么多的气力去打裴诗语呢?

    这一幕好像很熟悉,裴诗语从凌悦的身上看到了昨天那个无助的自己,她好像也和凌悦做过相同的事情。

    看到凌悦好像已经快要承受不了休克过去的时候,裴诗语最后还是没狠心就这样剥夺了别人的性命。

    就算是她曾经被这样伤害过,她也始终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就算是脑海里一遍一遍的在告诉她,要报仇,要替施玲报仇,要杀了凌非岩,杀了施怡,可是却没有一遍遍的对她说要杀了凌悦。

    裴诗语逐渐松开了手。凌悦的脖子得到了放松,也开始大口大口的吸着自己急需要的空气。

    在裴诗语没有放开她之前,凌悦以为自己已经死定了,她以为自己不会再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外面的雨下的很大,雷声也很大。雨滴滴答答的滴落在窗台上,打在窗户上。这间病房里,裴诗语和凌悦两人激烈的争吵过。可是外面的人却是听不到的。

    当呼吸了足够的空气之后,凌悦也开始恢复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