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2章 睡得挺香-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62章 睡得挺香

    “你好,打扰一下。我想问一下,凌悦凌小姐她受了伤,是昨天中午送来的,她现在住在哪个病房?”

    前台的接待人员,看裴诗语被淋了一身的雨,还很浪白,雨水湿漉漉的黏在她的脸上,水滴还直接滴落在地板上。觉得她这么晚来了,确实有些奇怪。

    “请问您是病人的什么人?这么晚了,医院是不让探视的哦。”

    “可是我是病人的妹妹啊,我才刚刚得知她住院的消息,马上就赶来了。你看外面还下着大雨呢,实在是因为太担心了,想要马上知道她的情况,才会冒着雨赶过来的。拜托你和我说说吧。”

    “可是这么晚了,你去探视的话也会打扰到其他的病人。”护士还是觉得裴诗语看起来有些可疑。

    虽然这么晚来探病的人也不少,她却没有从裴诗语的眼中看到有太多的担心,反而看起来像是着急的样子。

    如果是她的姐姐的话,怎么着也该看起来一脸的难过吧?偏偏没有看到她有难过,“我看您还是等明天天一亮再来吧。这么晚了,确实是不好,会打扰到病人休息的。”

    “美女姐姐,拜托你了,我真的很担心姐姐的身体。我向你保证,我就是去看看,不会打扰到别人的休息的。如果门关上了的话,那我就在门外等着,等天亮了我再进去,可以吗?”

    裴诗语用可怜兮兮的声线去求护士,也让护士心软了下来。这么真诚的人,也该被友好对待的。

    “那好吧,你先在这上面登记一下,登记好了之后你跟着我来,我带你过去。但是走路的时候要轻一点。”

    护士笑着对裴诗语说道。

    “谢谢美女姐姐,你真的是白衣天使。”裴诗语奉承了两句,马上就让护士笑逐颜开的,还有些不好意思呢。

    低着头随便写了一个名字,裴诗语并没有登记自己的真实姓名。反正她的真实姓名,别人也不知道,也不会马上去确认,所以真假也没有关系。

    “哪里的话,这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呢。”

    护士在前面带头走着,心情也很好。裴诗语貌美,是她见过的极少的美女。而且她非常的有气质。能被这么有气质长相又上层的女人唤一声美女姐姐,谁心里会觉得不高兴呢?

    被漂亮的女人认可,本来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所以护士在前面带路的时候,也是在心里哼着歌。若不是在医院又是晚上的话,她都会忍不住哼出声来。

    裴诗语一路走来,也将她所走过的路都暗自记在了心里。如果等自己的任务完成,她还能平安逃跑的话,记下路线,她也能跑得快一点。

    跟着护士走了大概有三分半的时间,裴诗语才到了凌悦的病房门口。

    “这就是你要找的人的病房了,里面的灯还没关。不过没有声音,病人应该是睡着了。你可以在外面等候,也可以小声的敲门。”

    “好的,谢谢美女姐姐了,麻烦你了。”

    “客气,有什么再去服务台那边叫我就好了,那我就先下楼去了。”护士说完了之后就和裴诗语笑着挥手转身离开了。

    裴诗语也装模作样的在门外担心的往里看了几眼,又在门外很紧张的走了几圈。护士离开了之后,她才马上晃到病房门口,轻轻的拧开了门锁。

    “轰隆……”

    又是一声巨大的雷声响起。门锁却没有像她想象中的那样被打开,而是从里面锁住了。

    裴诗语汗颜,自己也真的是有够郁闷的,都已经到了这里了,难道她的计划就要被这扇门给终止了吗?

    “叩叩。”

    抬手敲了两下门,裴诗语不知道病房里面会不会有人给她开门。

    她这么突兀的来了,如果是施怡在的话,那她会吓到施怡吧?

    听到了敲门声,是凌家的管家来开的门。

    当门被从里面拉开的时候,凌管家看到了许久不见的裴诗语。

    “小语小姐,这么晚了,外面还下着那么大的雨,您怎么来了??还被雨给淋湿i了,快进来。”

    凌管家看到裴诗语格外的高兴,和蔼的脸上也扬起了慈祥的笑容。

    裴诗语却被这一声小语小姐给吓得不轻,难道凌家的人还有认识自己的?对自己还那么关心,是什么情况?

    “嗯。”微微点了点头,裴诗语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跟着凌管家一起进了病房里。

    看到裴诗语难得出现,凌管家又许久不见她,免不了开始啰啰嗦嗦的问上许多问题。又对她嘘寒问暖的,问她淋了雨冷不冷什么的。

    裴诗语从进了病房开始,她的视线就停留在了凌悦的身上。她的脸受伤了,她睡得却很安稳,没有在睡梦中因为疼痛而醒过来,没有从巨大的雷声中惊醒,更没有因为她的到来而有一点点要醒的迹象。

    裴诗语忍不住勾了勾嘴角,笑得很隐晦。

    想不到凌悦都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了,还能睡得像一只死猪一样,看来这次的伤害对她也没有带来太大的打击嘛。

    “小语小姐,您是特意过来看悦小姐的吗?她这次伤得可重呢,全身上下就没有一处完好的,腿也可能会变成瘸子,以后怕是都不能正常走路了。”

    “哦?真有这么严重?我怎么没有看出来她有伤的那么重的样子呢。睡得挺香的。”

    “哎!这哪里是睡得香啊!是她知道自己可能要毁容变成瘸子里,情绪太激动了,在医院里大喊大闹的,夫人害怕她会吵到别人,引来狗仔队。所以就让医生给她注射了一针镇定剂,这不才刚刚睡下不久嘛。”

    “原来如此。”

    “可不是这样嘛。小语小姐,你这么晚了又下雨还要过来。你和悦小姐的感情可真好。不过最近我怎么没有见着你回公馆呢?”凌管家平时话也挺多的,特别是看到裴诗语总是忍不住问东问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