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做我的女人吧-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8章 做我的女人吧

    异性之间,哪怕是普通人,也觉得互吃对方的食物,行为有些太过亲昵。即便是同性之间,那也得是感情好的朋友,才会这样分享食物。

    富贵人家更加讲究,更不可能会去吃另一个人吃剩下的东西!

    可封擎苍就是这么做了,动作还非常的自然,一点别扭感都没有。

    裴施语完全愣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男人把面吃完。

    然后非常自然的站起身来,非常自然的收拾碗筷,拿到厨房还要下手清洗。

    “不用不用,我来就行了!”裴施语反应过来,连忙上去阻拦。

    这种粗活怎么可以让总裁大神去操劳,人家这点时间拿去挣钱,都可以请好几个保姆专门给他洗碗的了。

    “刚才你做饭,现在我来收拾。”

    男人把碗筷放进水槽里,开水进行清洗。

    高大的身影站在厨房里,微微低头弓背,一副严肃认真的表情面对眼前的碗筷,好像在处理什么大难题一样,根本不让裴施语插手。

    裴施语无法,只能任由他继续。

    “没有想到这种小事,你也愿意亲手做。我以为像你们这样的男人,很是不屑呢。”

    像乔祁,恐怕连厨房的门往哪开都不知道。对这种活,向来不屑一顾。

    “举手之劳。”封擎苍不以为然道。

    “话是这么说,可很多男人却不这么想,尤其是外头事业做得越大的男人,觉得浪费时间。”

    封擎苍顿了顿:“嗯,是挺浪费时间的。”

    “……”

    裴施语被噎着个正着,会不会聊天啊!这让她可怎么接啊。

    “但是,不能这么计算。”男人又开口道。

    裴施语不解:“什么意思?”

    男人扫了她一眼:“你说呢。”

    裴施语慌忙的别开眼,看向洗碗盆。

    没一会眉头皱了皱,忍不住道:“你洗洁精放太多了,不要这样拿碗,容易掉……”

    “咣当——”

    好像配合裴施语的话一样,封擎苍不小心把一个小碗给砸碎了。

    场上的气氛有些尴尬,裴施语假咳了一声。

    “那什么,下次小心。”

    “咣当——”

    又一个小碗丧生了。

    男人此时面瘫着脸,唯有眼底透出他的窘迫。

    裴施语憋住笑,尽量让自己保持严肃:“看来总裁大神更适合做大事。”

    原本就没几个碗,结果还碎了两个,小孩子手滑都没男人这么夸张的。

    “想笑就笑吧。”封擎苍一脸严肃,蹲下去认真收拾碎片。

    “哈哈哈哈——”

    裴施语毫不客气的大笑起来,听得男人嘴角直抽抽。

    “封总,其实你挺可爱的。”

    男人猛的站起来,高大的身躯贴在裴施语身前,两个人挨得非常近。

    巨大的压迫感让裴施语有些喘不过气来,雄性荷尔蒙充斥着鼻尖,强势的力量让人忍不住臣服。

    裴施语的笑容僵在脸上,目光怯怯的望着男人,一动不动好像被定格一样。

    “可爱?”男人微微眯眼,目光变得十分危险。

    裴施语艰难的吞咽口水:“对,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的。”

    “哦?”男人挑眉,高大的身体微微往下压。

    强大的气势笼罩着她,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

    “您英明神武,霸气侧漏,怎么能用可爱形容!”裴施语特别坚定道,就恨不得举手发誓了。

    “怕了?”男人的声音低低的,还带着平时没有的邪气,如同高高在上的君王,操控着世间所有人的生死。

    疯狂点头,又拼命摇头。

    “嗯?”声音低沉性感,又充满着骇人的威胁。

    裴施语都想哭了,再也不嘴贱了!

    正当她绞尽脑汁,想要怎么应付的时候,耳边传来低低的笑声。

    男人轻笑着,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强大的压迫感散去,只留下雄性的吸引力。

    裴施语顿时反应过来,怒不可恕:“你在耍我?!”

    男人嘴角微微挑起,眉眼带着笑意,虽然很浅很淡,可相对平时严肃的面瘫样,绝对是个巨大的进步。

    裴施语想到男人之前说过,要练习微笑的事。

    不知不觉中,男人已经比最早她认识他的时候,面部表情更丰富。

    外人兴许看着没太大差别,可裴施语却能明显感受到差别。

    她撇开眼,心,完全不受控制的狂跳着。

    “我去擦桌子。”裴施语转身就要离开,被男人一把抓住胳膊,用力一拉她直接撞入他的怀中。

    两个人四目相对,整个世界好像停止了一样,只剩下两个人。

    裴施语艰难的吞咽口水:“水……没关。”

    男人头都没转过去,另一只空闲的手伸到后面关上水,目光紧紧的盯着她。

    “做我的女人吧。”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裴施语瞪大眼,脑子直接空白一片。

    她完全没有想到男人在这个时间在这个地点,说出这样的话,完全猝不及防。

    可心底又有一种,另一只靴子落下的踏实感。

    “跟我在一起,家务我来做,钱我来挣。你只需要做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什么都不用操心。”

    “如果你是因为那天的错误,完全没有必要。”裴施语垂下眼帘,掩盖自己的情绪,手一点点抽了出来。

    这是她能想到的,最靠谱的理由。

    男人果然如她所想的很负责人,可是,这种补偿她并不需要。

    “和那没关系!”封擎苍正打算开口解释,那天他们并没有发生什么,就被裴施语抢先了。

    “我的愿望只是想找个普普通通的男人在一起,组建一个小小的家。不用很宽敞,也不用很富裕,彼此都是普通人,每天柴米油盐酱醋茶。平平淡淡的走过这一生,像很多小人物一样。”

    裴施语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微微翘起,眼底充满了憧憬。

    那是千帆过境之后,无限渴求平静平淡的眼神。好像其他都不重要了,唯有渴望归田园居,悠然见南山。

    封擎苍沉默了,胸口憋得不行。

    他现在的能力可以给她很多东西,可唯独平静和平淡却毫无办法。

    即便他放弃现在的所有一切,也无法逃脱纷争。

    从前的坎坷,就已经明摆着告诉他,唯有获得权力,才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平静。

    可是这份平静,对于眼前的人来说却远远不够。

    又一次,一道无形的鸿沟将他们隔在两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