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3章 还不想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63章 还不想死

    “太忙了,抽不开身。有空就回去。”

    “那就好,夫人和先生老是念叨你。时常说你不在家里,家里少了一个人,总觉得缺少了一点人气。”

    边说着话,凌管家又问裴诗语一声:“您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呢?这么大的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要坐坐等天亮了再回去吗?”

    “也好。”裴诗语觉得这个凌管家的话确实是多了一点,也难怪,是更年期的年龄段,确实是啰嗦得紧。

    不过他的啰嗦,却没有让裴诗语感觉特别厌烦。反而还有一些暖,感觉心里有一些暖暖的。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和人这么心平气和的说过话了。

    虽然说的都是一些家长里短,并不重要的事情。还是让裴诗语感觉到了一些好像从来没有感受过的道不明。

    “小语小姐,你先用这干毛巾给擦擦头发,我等着去给你找个吹风筒来给你吹吹湿的衣服。虽然还是夏天,淋了雨总是容易生病的。”

    边说边给裴诗语递上了一条毛巾,裴诗语微微低头垂眸,看到了这条干净的毛巾。上等的布料制成的,却是凌悦要用的。

    想到是凌悦的东西,裴诗语就嫌恶的皱了下眉头。对着凌管家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想用毛巾擦拭。

    举在半空中,凌管家觉得有一些尴尬,他也看到了裴诗语那个嫌恶的表情了。裴诗语的身世他是懂的。所以也了解裴诗语和凌悦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尴尬难以言说的亲人关系。

    但是凌管家又认为,裴诗语那么晚能赶过来看凌悦,一定是出于真心的。所以应该不会介意用凌悦的东西才对的。

    可当看到裴诗语的那个表情了之后,凌管家才知道是他自己想多了。有些人的矛盾是从出生开始就有的,并不会那么容易就得到化解的。

    “这是悦小姐要用的毛巾。不过确是我新买来的。悦小姐还没用过。您现在需要擦一下**的头发,如果不介意的话,小语小姐还是先用来擦一擦吧。到时候我再抽个空闲的时间出去买来。”

    凌管家好心的给裴诗语解释了一下,裴诗语也察觉到了自己刚才的行为已经被凌管家给发现了。被人发现了心事,裴诗语表情立马变得有些不自然,不过还是抬手从凌管家的手里接过了毛巾。

    “小语小姐,你先喝一杯热水去去寒,这么晚了,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吹风筒,不过我想服务台那边可能会有,我待会儿就去问问吧。”

    “好的,麻烦你了。”

    裴诗语还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支开凌管家,凌管家就自己主动要求去帮她拿东西要出去了。

    此时的裴诗语又有些纠结了,难道自己深夜来到这里,他就没有一点起疑和担心的地方吗?他的心怎么那么大?

    这么晚了,她和凌悦的关系又不好,又出现在这里了,他还敢让她和凌悦两个人独处,真的不担心自己做出什么伤害了凌悦的事情吗?

    凌管家其实就没有想过那么多。不管两个人的关系有多么的不好,凌管家也是了解裴诗语的为人了,觉得她是一个善良乖巧的好孩子,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而且看到裴诗语在这里,他还很欣慰。凌悦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娇生惯养的,从来不会做什么体贴别人的事情。

    因为了解裴诗语,凌管家自然的认为,裴诗语来看凌悦是出于姐妹之情。能亲眼见证两个孩子的感情变深,凌管家喜得乐见呢。

    病房里只剩下裴诗语和凌悦的时候。裴诗语才敢走近凌悦的病床边,细细的看着她被纱布包得好好的伤口。

    说实话,她是很讨厌凌悦的。甚至是恨她。

    她也是凌家女儿,为什么凌悦就比自己更受宠。而她却是见不得光的存在,为什么人和人的差别就要那么大呢?

    她不会承认凌非岩是她的父亲的!绝对不会!

    “凌悦,你不是想要杀我么?最后自食恶果了,看到你的这张脸,你又有何感想呢?会不会觉得世界都塌了?”

    裴诗语低着头,在凌悦的耳边小声的笑着嘲讽她。

    手也慢慢的抬起,已经移到了凌悦的脖子上。她的脖子也受了伤。包着一块纱布。此时的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木乃伊,可笑极了。

    裴诗语没有过多的欣赏。

    手就放在凌悦的脖子上,她正要用力掐住她的时候,最后却又犹豫了。

    本来是一命换两命是赚了,这里,施怡却不在。她没有办法同时把施怡和凌悦都杀了!如果只杀了凌悦一个人,最后还需要配上自己的性命,却还是亏的。

    这是一个亏本的买卖,她不能做!不然她母亲的在天之灵一定不会原谅她的,就算是她取了凌悦的性命,她的母亲也可能会不高兴吧!

    犹豫的同时,裴诗语上手的力度却在不知不觉之中加重了。

    呼吸困难,让凌悦痛苦的睁开了眼瞳。当她睁开眼就看到了裴诗语放大的脸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凌悦尖叫出声。当她发现自己叫也叫不出声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脖子此时正在裴诗语的手上握着。

    “呜呜!放、开开开、我!”凌悦立即清醒了过来,也明白了裴诗语的到来是想要报仇的!她没有要了裴诗语的命,裴诗语却前来找她索命了!

    “放开你?你忘了你昨天的时候就是这样紧紧的掐着我的脖子,让我没有办法呼吸的吗?我忘了当时我是怎么求你放过我的吗?这些你都忘了吗?”

    裴诗语不断的质问凌悦,她的手上却还是悄悄松开了一些,也让凌悦能够呼吸新鲜的空气了。

    可是凌悦实在是过于害怕了,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反而更加的惊慌哭着求裴诗语道:“小语妹妹,我知道我错了。我当时是太冲动了才会做了错事的!但是我已经知道我错了,求你别杀了我。饶我一命,求求你。我还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