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9章 还你笑颜如花可好?-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59章 还你笑颜如花可好?

    裴诗语在房间内捣鼓着华医生的手机,好在他的手机没有那么复杂。并未设置指纹密码,也没有设置图形密码,手滑就能解锁了。

    所以使用起来一点困难都没有。

    当她翻开了华医生手机里的相册的时候,看到了自己被偷拍的相片。最重要的是,他的手机相册里面,除了拍了她脖子上面的伤痕的照片之外,还有关于她的其他时候的相片。是在她睡着的时候拍的。

    相片里面的女人,拥有这完美的脸蛋,绝美的睡颜,微微的泛红,让她的脸蛋看起来更水嫩。

    可是睡着的她看起来很孤单,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裴诗语莫名的心酸,莫名的伤感。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心疼自己,好像这不是真实的自己。她不该在睡着的时候,也紧蹙着眉头的,她该平和一些。

    从来没有见过,照片里睡着的自己,裴诗语忍不住伸手在手机屏幕上面摩擦自己的脸对自己轻声的说道:“女孩,等以后一切都结束了,我还你笑颜如花可好?”

    封擎苍的耳力易于常人,他听到了裴诗语的这一句自言自语的话。心脏骤疼。

    一起都结束了

    难道小语从来没有忘记过往吗?应该不可能,她确实是不记得曾经的一切了,就连施怡她都给忘了。施怡是她最在乎的人之一,如果要假装失忆的话,也没有任何的理由不是吗?

    那她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样的话。还是自己误解了她的意思?她所指的一切又是什么意思呢?

    实在想不明白裴诗语的真实想法,封擎苍本来也只是想要离她挨着近一点,没有想过要偷听的。这看起来像偷偷摸摸不君子的行为。

    可是他又很想知道,裴诗语一个人在房间里都会做些什么。她把自己关起来,不愿意面对他,真的是因为恨自己吗?还是出于其他的理由?

    说了这句话之后,裴诗语就忍不住掉下眼泪。一颗一颗晶莹透亮的泪水滴落在了屏幕上,打湿了手机屏幕,花了屏幕里那个女孩子的脸。

    用指腹擦了一次又一次,她的泪水如决堤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直到了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的孤独无援。没有迟浩月在她的身边,她什么都做不了,胆怯的,害怕自己会被人发现。

    就算是看到了仇人在自己的面前,她也不敢大胆的质问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的母亲。

    就是仇人的女儿手掐着自己的脖子的时候,她想的不是怎么还手,怎么要了她的命,而是想着怎么自保,怎么不让仇人的女儿不死!

    呵呵,她是不是很懦弱呢?懦弱的她自己都觉得看不下去了!

    可是她能怎么办?她只有她自己,如果没有一个完美的计划,能够将害死她母亲的凶手们一打尽之前,她都不敢暴露,只能隐忍,不管是有多大的恨意,她都需要忍耐住。这就是她需要做的。

    她暂时是做到了,可是谁能告诉她,这样无休无止的忍耐,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够结束呢?她好像已经受够了,真的受够了。

    裴诗语这样想了之后,就觉得自己不该这样下去。

    不能依靠任何人,凌非岩的实力太大,她找凌非岩复仇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得了的任务。找凌非岩,还不如去杀了他的妻女!这也算是给施玲报仇了。

    手里此时就握着华医生的手机,上面有医院的电话号码。她只要拨过去,就能够询问到医院的具体地址,再说一声自己是凌悦的亲人,就能够得到她的病房号码!

    而此时正是最佳的报仇时机。

    不知道何时开始,外面的风开始变大。树叶也被大风吹得沙沙作响,树枝也开始左右摇摆被大风给吹弯了腰。

    内心还在做着斗争,裴诗语被自己逼到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处境之中。

    她甚至还想到了,封擎苍要派保镖监督着她。如果从明天开始每天有八个保镖跟着她进进出出的。那她每天做了什么都会被监视起来,完全没有了自由,就算是能出这个门,又跟没有出去过有什么差别?

    心情非常的纠结复杂,她不确定今天是不是唯一一个可以报复施怡母女的机会。

    但是她却知道,如果她此次可以成功出了这个家的门,去到医院,接近了施怡母女的话,那她肯定会和她们同归于尽。

    以两败俱伤的结局收尾,封擎苍和凌非岩都依然活得好好的。

    这就够了吗?两条人命,能够抵消她母亲施玲的一条人命吗?好像怎么计算,都是她赚了不是吗?

    这样想着,裴诗语终于鼓起了勇气,做了一个让她没有办法回头的决定!这份决心下了之后,她给心里一直默念过上百次的手机号码发了一条短信。

    短信的内容是:“迟浩月,如果我不在了,你也要好好的活下去。不要为了我难过,更不要因为我而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找一个爱女的女人结婚生子。虽然不知道你现在如何,也或许永远都不会再知道你的消息了。这样也好,不知道也好。”

    短信发送出去以后,裴诗语就躺在了床上。

    她知道现在还不是可以马上出门的时候。封擎苍不会那么早就睡下的。此时出去,他一定会拦着自己,或者是跟着自己出去。

    所以她要等,等封擎苍进来看到她睡着了之后,等他放心去睡自己的之后,她才能摸着出门。

    当下了这个决心之后,裴诗语就觉得自己的心情很平和。好像是终于要放下心里那个沉重的包袱了一般,她觉得有一些轻松了,没有那么重的东西压着自己的胸膛让她时刻都压抑着,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