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曾经教给封总的解压方式-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7章 曾经教给封总的解压方式

    在封擎苍的帮助(捣乱)下,色香味俱全的鸡蛋面新鲜出炉。里面配料非常多,看着就忍不住想要流口水。

    盛上来整整满满两大碗,那碗比裴施语的脸都大。

    “呃……煮的好像有点多。”

    “不多,合适。”封擎苍拿起筷子,很迅速开始第一口。

    “呲溜呲溜……”他一口气就吸了一大口,满得要溢出来的面条,以肉眼可见速度往下沉了两厘米。

    裴施语直接傻在了原地,简直目瞪口呆。

    这动作,这速度,这不讲究的声音,还是那个不管做什么事,都好像有一个标尺在量着的封少做出来的吗?!

    此时什么优雅,什么礼仪都抛在了脑后,虽然依然逃脱不了那个深入骨髓的桎梏,可比平时豪放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模样,好像饿了多少顿,才会忘了从小就灌输的礼仪。

    “怎么不动?”男人抬起头疑惑道,完全不知道自己给她造成多大的震撼,神态非常的自然。

    “有那么……好吃吗?”裴施语除了用这碗面决定好吃的理由解释,还真是想不出其他了。

    “嗯,味道很好。”男人说完顿了顿,“比想象中的还要好。”

    裴施语闻言,也赶紧动筷试了试。

    味道确实不错,可完全不到让男人失态的地步。

    男人深深望了她一眼:“像我这样吃,更加美味。”

    裴施语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去描述现在的心情,深表怀疑眼前的人被替换了。一个贵公子,去哪学的这粗俗的动作?

    说完又呲溜呲溜的大大的吃了一口,简直嚼都没有嚼就往下咽了。

    “……你慢点,别那么急。”

    “快一点,才能把烦恼都给吞下去。”男人用纸巾轻轻的擦了擦嘴,幽黑的双眸望着她,一脸认真。

    ……

    “这一碗鸡蛋面是我亲自煮的哦,你一定要全都吃下去!”

    “我们‘呲溜呲溜’的吃面,可以把所有的不开心,都吃进肚子里哦。”

    ……

    裴施语微微皱眉,这次她看到了那个女孩,是她十几岁的模样。

    她在跟谁说这句话?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这样的吃面方式,是当时一个邻居大伯教她的。因为不够文雅,只有难过的时候,才会这样吃面。

    在她小的时候,裴家家境还比较一般,一直住在平民区里。

    那里都是很普通的老百姓,大家平时相处非常的随意随和。

    那时候养父出差很长时间没有回来,养母那段时间对她非常的不好,经常动不动就打骂她。哪怕明明是裴绵绵惹她发火,她罚的也是自己。

    她当时过得很不开心,可又不敢跟别人提起。她怕养父在远方还要为她操心,只能默默忍受着。

    有一次,养母带着妹妹一起出门了,连门都不给她留。

    她放学回家,又冷又饿的被关在门外,是邻居大伯把他领进自己的家,给她煮面吃,煮的正是鸡蛋面。

    他什么都没说,只教她‘哧溜哧溜’吃面法,说是这样就会让所有不愉快都抛到脑后。

    她这么做了,觉得有效极了。

    后来每次她难过,都会这么做。

    只是到了乔家之后改了,因为她试过一次,被佣人们好一通嘲讽,说她穷人家出来的女孩就是没规矩云云。

    她不想惹麻烦,又怕给乔祁抹黑,只能把这个不太文雅的自我安慰方式埋藏。

    没有想到,会在封擎苍这样的男人身上,找回了从前的记忆。

    也许在什么时候,她也用同样的方式安慰过无家可归的人。

    她粲然一笑:“好,我也来试试。”

    “哧溜哧溜——”

    一大口面条吞下肚,然后……

    被呛住了。

    “咳,咳……”

    裴施语在自己这碗里放了很多辣椒,被呛住的时候,整个人好像要死了一样的难受。

    封擎苍见状,连忙站起身来给她倒了一杯水,一边还给她顺背。

    裴施语好不容易缓下来,整个脸都咳得涨红,眼泪汪汪的,看着可怜兮兮的。

    “谢谢……”说话的声音都变得软绵无力,因为咳得太厉害,加上辣椒的关系嗓子火辣辣的,声音都变得很粗粝。

    封擎苍见此,直接站了起来:“我带你去医院。”

    “我就是吃太快被呛住了,哪用得上去医院啊。”

    裴施语连忙拦住,为了这么点事就去医院,要被人笑死了。

    “我太久没有这样吃东西了,一时没有习惯,加上放了很多辣椒,才会这样。”

    “真没事?”

    裴施语笑着摇头:“我又不是豌豆上的公主,没有这么娇贵。”

    “谁说你不是公主?”封擎苍想都没想,直接反驳。

    裴施语怔了怔,心底漏了一拍。

    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她连忙低下头往嘴里猛塞面条。

    她根本不敢去探究男人这话里到底是什么含义。

    男人沉默了一会,也继续拿起了筷子。

    这碗面实在是太多了,裴施语吃到一半,再怎么也吃不下去,只能惋惜的停了筷子。

    虽然不主张浪费,可也不能因此把自个撑坏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我刚才还说你没做好规划,结果我自己也一样。哎,实在是吃不下了,剩下好多啊。”裴施语郁闷道,为自己没计算好食材感到懊恼。

    封擎苍将碗里的面条全都吃完,干干净净,连一口汤都不剩,这让掌勺的裴施语感到非常的有成就感。

    他看了裴施语碗里一眼,伸出手将她的面捧到自己面前,继续又吃了起来。

    动作十分的自然,一气呵成。

    裴施语反应的时候,他已经吃了好几大口。

    “你……你这是干什么!”裴施语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是她吃剩下的啊!

    这个男人有这么饿吗,怎么这么不讲究!

    “吃面。”男人一如既往的精简,手边的动作非常的快。

    “那是我吃过的啊,有我的……你要是饿,我再给你煮一碗。”

    “不用,这就够了。”男人头都没有抬,继续往嘴里扒拉。

    裴施语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