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3章 爱是心尖上的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53章 爱是心尖上的刺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的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你口口声声说保护我的安危,可是我出去了那么久,也没有受到一点点伤害。”

    裴诗语压低嗓音说道。

    看着封擎苍孤独的背影,她没有一点感想,只觉得这个男人太擅于伪装了。伪装出一副他真的是出于关心她,才将她囚禁于此的样子,他的朋友或许都会相信吧。

    “你不过是他计划里的一部分,一切或许都还只是开始。”

    “你说迟浩月是坏人,可他却是我的好朋友。你处处提防着他,说他会伤害我,那为什么他之前不害我,即便自己承受你给予的伤痛,还让我平安无事的跟着你回来呢?你问我为什么不快乐?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对我而言都是煎熬!”

    “告诉我,为什么那么相信他?又为什么那么恨我?”

    封擎苍终于是感受到了裴诗语不仅仅是厌恶她,她的话语中还带着一丝恨意。尽管她不想让人知,却还是被他察觉到了。

    裴诗语觉得有些不妙。自己还是没控制住。

    “恨?呵呵,你觉得我为什么不该恨你?你不顾我的反抗!想要侵犯我的时候,我恨不得杀了你!一个女孩子的清白比什么都重要!还是你已经习惯了不顾她人的意愿,就对女孩子用强的?”

    “就因为此事恨我……”悠悠的叹息在静谧的夜里无尽拉长。

    “失忆之后的你,总是让我捉摸不清。可你认为仅仅是此事就能敷衍得了我吗?你一定觉得我不够聪明。小语,这一次,把你心里的想法都告诉我不可以吗?只要是我能做到的,都答应你。”

    “你爱我吗?”

    问出这一句的时候,裴诗语的心脏骤然收紧,她的双手也握成了拳。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冲动的问出这个问题,她也猜想到了,自己会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是自己想听到的,还是不想听到的呢?裴诗语不是很明了。

    “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

    “可以为我付出什么?”

    “倾我所有,达你所愿。”

    “我唯一的愿望,就是离开你。是不是也可以?”

    “除此之外。”插在裤兜里的手,也收紧,就如封擎苍的呼吸,也凝滞了。

    她就知道,封擎苍说的爱根本就不存在,还说什么倾他所有。骗鬼去吧!还想骗她!她也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难道还会轻信他哄女人的花言巧语吗?简直是太过于天真了!

    “那就放了迟浩月,不要再找他的麻烦。你和我之间的事情,我不想有无辜的人牵扯其中。”

    爱是心尖上的刺,封擎苍现在是信了。她怎么可以做到那么的不顾及他的感受呢?明明是他与她之间的事情,何必要牵扯进迟浩月呢?

    “他不在我的手上,找到你,我也不再关心他这个人。若他不先手,我必然答应你不动他丝毫。这是我应允你的。”

    纵然知道她的心已经不在自己的身上,心心念念的都是迟浩月。为了裴诗语,封擎苍最后还是妥协了。不找迟浩月也没有关系,他也会查清楚他的所有身份,让他这只隐藏在暗处随时都有可能趁机而非的鳄鱼暴露出来的。

    “很好。”

    得到了封擎苍的承诺,裴诗语心莫名的觉得开心。心想的是迟浩月终于得到了暂时的安全了。这样他应该可以安心养病了吧。没有了外人的打扰。希望他的病能够尽快康复吧。

    “那你什么时候放我出去?”裴诗语问道。

    “随时。”

    “你给我安排的保镖是谁?有几个?”

    “八个。黑子会安排好,只要你不在我的身边,日夜轮守至少是四个。”封擎苍毫不犹豫的回答了裴诗语的一个个问题。

    好像是事先已经深思熟虑过,此时不过是和裴诗语走个过场。也好像是已经练习过一样,早就知道了裴诗语会问他这些问题。

    “好吧,那就不谢了。”裴诗语最后接受了封擎苍的条件。

    “嗯。”封擎苍淡淡的应了一声。

    两个人好像也就到这一步之后,就没有什么需要继续往下谈的了。

    “对了,你什么时候从我家搬走。之前就说没有装修好,现在过了那么久了,总该好了吧?”

    “小语,别得寸进尺。”封擎苍转过身,月光洒在他的眼眸一晃而过,裴诗语看到了他的眼珠都闪烁着光芒,特别的美,却也特别的戳击人心。

    “哦,那好吧。”

    鬼使神差的走出了卧室,独留封擎苍在内,又还给他了一份安宁。裴诗语出来之后还是有一些烦闷。

    她怎么都想不通,是怎么就答应了封擎苍,让他继续在这里住下的。事情本不该这样发展的,她该拿回她主权,让封擎苍从她的家里滚出去的不是吗?却是在他那个眼神扫了一下之后就心软了。

    心软?不,她应该不会!

    应该是被他吓到了吧!虽然他的那个眼神不凶狠,却充满了怨。好像是在埋怨她欺负他欺负得太狠了?

    裴诗语走出去了之后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直接回到了客房内。

    然而还有两个人,此刻正在干架,干得那叫一个热火朝天的!

    话说华医生被小翠给带走了,去了另外一个空房内。小翠狠狠的将华医生给蹂i躏了一番之后,还觉得有些欲求不满。

    此番蹂i躏,华医生是千百个不愿意的,但是他却不是小翠的对手。只能忍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恶心感,让小翠在他的脸上和身上不断的发出攻击。

    小翠在出门之前是擦了口红的,而且还是那种色彩非常绚丽的。想着要将华医生收入后宫,就该在他的身上留下一些专属于她的印记。所以她就不管华医生如何挣扎都要在他的脸上,嘴巴上,盖满了专属于她的印章。

    这烈焰红唇印一个个的全部都在华医生的脸上留下了,华医生也觉得自己已经生不如死了。他被一个女人给强了的这件事,是该报警呢维权呢,该是该报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