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2章 太伤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52章 太伤人

    “此生,只要你一人喜欢足矣。”

    “此生,喜欢谁都不可能喜欢你。”

    苦涩一笑,封擎苍放开了裴诗语,还给她自由。转身走到落地窗边。

    “咝啦……”一声响。厚重的窗帘被封擎苍拉开,皎洁月光彻底从窗外洒到了窗内的清冷的封擎苍身上。洒到了地上。

    月光下的封擎苍,一身静谧,月光好像也环绕着散发着淡淡忧伤的他,让封擎苍看起来颇具神秘感。

    就这样站在了窗边,封擎苍背对着裴诗语,浅浅的呼吸又吐气,他的胸口异常的烦闷。那么多烈酒都不能暂时麻痹住他的思绪,反而是因为喝了酒之后越来越清醒。

    之前不敢深想的事情,封擎苍也在眺望着窗外的夜景的时候开始深思。

    他是不是真的做得太过分了?爱她是否该给她想要的一切,包括、放她手,让她走?

    从来没有如此的纠结过。封擎苍遇到了人生中一个很难下决定的抉择。看到裴诗语在他的身边,已经得不到快乐,总是满面愁容的,才是最让他痛心的。

    没有选择就没有悲伤,封擎苍此时被悲伤覆盖住整个身躯。双手插在兜里,他始终做不了正确的抉择,因为放不下她一个人生活。就算明知道她在他的身边不快乐,他也想要守着她。

    当封擎苍放开裴诗语之后,她就得到了自由。封擎苍在黑暗之中也能随意的行走,不会撞到东西。裴诗语却不行,她不知道封擎苍为何忽然放开了她。

    他离开之后,只听到沉重的脚步声一步步走向何处,裴诗语也不知道。

    不过她却是以极快的速度从地上爬了起来,她小心翼翼的摸着黑尽量不让自己触碰到东西,不摔倒。

    此时封擎苍低沉魅惑的声音再次响起,“如果我愿意让你离开这里,你接下来会去哪里?以后还会和我联系吗?”

    裴诗语挠挠耳朵,仿佛自己听错了那般,非常的不确定,封擎苍忽然问她的这些是试探,还是想要从她的回答中得到什么信息?

    他会那么轻易的就让她离开吗?就算是他这样问了,裴诗语也不会相信封擎苍会让她离开的。如果愿意让她离开,又何必苦苦相逼把她给弄回来呢?

    而且他还不顾别人的性命,用暴力威胁她。裴诗语觉得封擎苍此时说这话一定是在试探自己,他可能是在怀疑自己和迟浩月联系,然后放她走,去找迟浩月的下落,趁机再次下杀手,取了迟浩月的性命。

    因为他在提起迟浩月的时候,他的眸子深处都隐藏着淡淡的杀意。

    “你会心甘情愿让我离开?为什么。”

    裴诗语也不直接回答封擎苍的问题,而是直接问出。

    “因为你不快乐,不开心。囚着你,会让你失去原本的灵气。”

    “呵呵,原来我的不高兴,你还能感觉得到。我以为你是一个木头人,不会有任何的感情的呢!在我的认知里,封擎苍可从来不是那么会体贴别人的感受的人啊。”

    “原来在你的心里,我已经糟糕到了这一步。”

    “没错,确实是糟糕透了。明人不说暗话,你是真的想要放我走,还是想换个方式监视我?”

    “监视?你为何不说我是在保护你?”

    “因为从来没有见过有谁保护一个人是像你这样,这么自私的!为了满足自己身为男人的私欲,将我像一个囚犯一样关押在家里,大门都不能迈出一步。这算是保护吗?”

    “知道你不喜,很多事你却不知。”封擎苍此时也不愿意提起迟浩月。

    家中之前是被迟浩月装满了隐形监控的。就算和裴诗语说了这件事,凭着裴诗语对迟浩月的信任,她也一定会认为他是在诬陷迟浩月,反而会觉得他是一个在背后说别人坏话的无耻的男人。

    最怕听见她再说什么,迟浩月哪哪都好,他像是皎洁的月光,而他封擎苍只是一池污水的话。

    这也太伤人了。

    “别说的一副你真的恨在乎我的感受的样子,你和我之间的情况,彼此心知肚明。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和谐。如果真的愿意放我走,就答应我,别再来找我,不要在打扰我的生活。”

    “你明明知道我做不到,如此说是你在危难我。小语,我可以为了你退一步,却无法忍受你不在我的视线范围里。让你出入家中,在你的身边安排保镖,是我能退的极限。”

    “说来说去,你不过是自己分身乏术无法亲自监督我了,所以想换几双眼睛来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呗。我的身上到底有什么是让你如此锲而不舍的?”

    裴诗语无法正视封擎苍对她自己的情感,虽然已经认可了封擎苍是真的喜欢她。

    想到他和凌家那些人的牵扯,还有他利用自己就让她心脏骤疼。

    “你若执意理解的那么偏激的话,那你说的也没有不对的地方。不管是我亲自守着你也好,还是换人守着也好,都是出于你的安全考量。这一点我不会退让。如果你答应的话,随时可以找我。不答应就只能等到迟浩月的事件平息了,到时候你出门就不需要人保护了。”

    封擎苍和裴诗语说了那么多,没有得到裴诗语的谅解就算。反而还将误会越说越深了。他俨然是在裴诗语的心目中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了,不管做什么都是在危难她。

    这是从裴诗语的话语之中传达出来让封擎苍知道的。

    追根究底,其实他也没有做过什么太过的事情吧?最过的不就是伤过迟浩月一次吗??他现在不是已经不想理会迟浩月了吗,难道她还不满意?就不能倘开心扉和他交心的谈一次吗?

    封擎苍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裴诗语对他的爱意了。即便如此,他也不愿意就这样放开她的手。他的爱还在,不管裴诗语爱不爱他,他都要想办法将她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