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1章 记忆不会粉碎成沫-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51章 记忆不会粉碎成沫

    “就那么不愿意让我碰你呢?那他呢?这几天,你有被他碰过吗?”

    灼灼之光紧紧的锁定着她的瞳孔,封擎苍颤着声问道。

    “你真的就是一个疯子!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如此的不要脸吗?迟浩月和你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他干净得像月光一样,而你,却是月光之下照耀的污水!只有你才会做出强迫别人的事情!”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尽管裴诗语不着寸缕的在浴缸里睡着了,迟浩月来也是因为担心她受凉,给她送来温暖。而封擎苍呢?对于封擎苍这个人,裴诗语心里只有呵呵哒!

    “我确实是一个疯子,因为你,我早就已经疯了。”

    被比作污水,封擎苍也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笑,两者兼可。当知道裴诗语和迟浩月之间没有不正当关系的时候,封擎苍觉得自己很卑鄙。

    他怎么可以这样去想他心爱的女孩呢?

    不管怎么样,他都该无条件的相信裴诗语是不会背叛的他不是吗??为什么现在却出现了这么可怕的想法,确实是变态,他自己都开始认不清自己这个人了。

    因为嫉妒她关心在乎别的男人比在乎他更多,让他充满了嫉妒。想到是迟浩月勾引了裴诗语,他就忍不住想要杀了迟浩月。

    那一枪,真不该顾及裴诗语而射偏的。就该指着他的心脏,让他早早就去见阎王。

    “你自己本身就是这样的人,发神经不要赖在我的头上!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是你自己控制不住你自己,所以我才会说你是孬种,你不仅是孬种,还是一个坏人!彻头彻尾的大坏蛋!”

    裴诗语知道这个时候她不该再用言语去刺激封擎苍,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了。

    她实在是忍不住想要把自己说的话全部都说出来,像宣判了封擎苍的罪责一样,告诉他,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她这么讨厌他了,难道他真的就看不出来吗?

    换谁都可以,不要再是她了!她已经受够了他这样的人,不愿意和他再有任何的接触都不可以吗?

    “你现在才发现我是坏蛋吗?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

    “你自己承认了就好。坏蛋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人知道他自己很坏,却还不愿意改正,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你觉得我会改吗??”

    “你?是在异想天开吗?全世界的坏人都有可能会成为好人!你却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坏的坏人!”

    “看来我的小语还很看得起我。那你来说说,我是不是应该为了实现你的愿望,而变成那个世界上最坏的坏人呢?”

    “你自己做出什么选择是你的事情!问我做什么??”裴诗语被封擎苍气炸了。

    她都已经说了这么多打击他的话了,他就不能表现得非常生气的先起来,放开她再说吗?

    这样压着她,每当他邪邪的嗜笑看着她说话的时候,他的呼吸依然会喷到她的脸上,而且他的血腥味也会散发出来,让她闻着非常的不好受。

    心脏会有些陌生的感觉,像难过,又像是心疼……

    她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感觉呢?不可能的,她不会因为这个彻头彻尾的大魔头心疼的,不过是被她咬了一小口而已!都是他自找的,如果他不强迫她的话,那她也不会使用暴力的。

    “只要是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想为你改变。难道你真的不懂吗?”

    “我为什么要懂?你别和我说这么莫名其妙的话,对别的女人说去!我才不会停你胡言乱语!”

    “原来现在在你看来,我说的话都已经是胡言乱语了。呵呵。”封擎苍自嘲的一笑。

    他发自肺腑的话,在她看来一定是非常可笑的吧。

    除了会对她说那么多话,对别的女人,他怎么可能会开这个金口呢?别的女人又是谁?除了她,还有谁能入得了他封擎苍的眼?

    记忆不会粉碎成沫,他爱她已经很久很久,久到他自己都知道,生生世世,除了她,不会再爱别的女人。

    因为爱上她,他才不会在这个世界上感到孤独。

    现在她却要把自己推给别的女人,这是她的真实想法,还是口是心非呢?是她被送给迷惑了心智……

    “如果想我变坏,那我会变成你期望的样子,首先,让我先找到迟浩月的下落。带着他到你的面前,取他性命,你看如何?”

    “呵呵,我早就知道你不会轻易放过我朋友的。现在还把话说的那么恐怖,吓唬谁呢?我想到的最坏的后果就是,迟浩月在你打了那一枪之后就已经死了!!”

    “他若死了也算是了结了我的一桩憾事。你或许不知,就在三分钟之前,我问你和他之间是否有过亲密的举动的时候,我就很后悔没有将他杀死了。”

    “你的双手已经沾满了鲜血,也不差这一条人命!”

    劝你最好祈祷迟浩月没死吧!

    如果他出了事的话,她会豁出这条命都要亲手结果了封擎苍这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的!

    “确实。”封擎苍笑着点了点头,一本正经样,装得好像自己真的是一个杀人狂魔的样子。

    裴诗语看着怒红了眼,她真的无法想象,到现在还没有联系到的迟浩月到底怎么样了。他真的是死了吗?

    如果没死,他现在又在哪里呢?他会来找自己吗?什么时候来呢?

    裴诗语不希望迟浩月再来找自己,可是她又迫切的想要知道关于迟浩月的消息,在没有得到他平安无恙的消息之前,她日日都觉得担惊受怕的。生怕是自己的事情连累了迟浩月。

    他是如此善良美好的人,为了她,迟浩月甚至可以奉献出自己的生命。这可是最宝贵的东西了,他怎么可以……

    “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人,将冷血无情当成是自己的有点来炫耀,你觉得这样看起来很酷,会让女孩子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