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0章 如今连亲吻也变得苦涩-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50章 如今连亲吻也变得苦涩

    “什么意思?”

    为什么感觉封擎苍说的这话有些耍流氓的意思在里面?

    “我说的意思,我想你应该已经猜到了。”封擎苍痞痞的笑了。带着淡淡的酒味,在她的唇边说道。

    淡淡的酒味,从封擎苍的口中传出来的时候,裴诗语才发现自己的脸此刻几乎是和封擎苍的贴在一起的。

    忽然一热,她才有些不好意思的扭过头去,不愿意脸和脸贴着,更不愿意去想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过是一个用下半身威胁女人的坏东西罢了!

    想到了下半身,裴诗语才觉得自己的大腿好像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给顶住了,而且这东西还非常的炙热。

    而她好像是见过这个此时此刻正非常不要脸的顶着她的腿原貌的东西的!

    悄悄的把自己的腿移开,裴诗语以为自己做得无声无息的,封擎苍可能会没有发现她这个小动作,却不知道她一举一动,她越来越热的身体都在对封擎苍昭告着她身体的最真实的反应。

    小家伙,真是不乖呢。

    “你的腿碰到它了,是不是很有感觉?现在你还觉得我是孬种吗?要不要试试?”

    抱着裴诗语,封擎苍一个侧翻就反攻为主把裴诗语给压在了身下。炙热的呼吸吹拂在她的脸上。

    裴诗语也已经完全适应了夜的暗光。

    此时的她也能借着这一丝暗光看到封擎苍的双眸,他的双眸明明就如黑曜石一样纯色。当到了晚上,经过裴诗语细致的观察了之后,他的双眸又如皓月一般明亮,散发着淡薄的微光。

    “不要脸的臭男人!我劝你最好是立刻、马上从我的身上滚开!不然等我得到自由之后,我会让你好看的!”

    “出去一趟回来,什么都没学会,却学会吓唬我了。小语,你这么不乖,是不是该受罚呢?让我来想想看该怎么罚你。”

    “罚你个大头鬼!你以为你是谁啊!给我起开,你压得我很不舒服!”

    “哦?我既然谁都不是,为什么我要听你的话从你的身上起开呢?你觉得不舒服,我却觉得很软呢。”

    封擎苍的手,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已经摸上了裴诗语的腰肢。而且还是从她的裙摆底下钻进去的,他的带着炙热的温度,当触碰到裴诗语的腰肢上最敏感的地方的时候,裴诗语忍不住弓起了身子,剧烈的收缩了一下。

    而她此时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被封擎苍给碰到身体,让裴诗语觉得既恶心,又觉得很难堪。

    “除了性格是变了一点,调皮了一点,身体的反应还是很真实的嘛。和以前一样的敏感,小语……”

    “呸!别碰我!拿开你的脏手!”

    一口唾沫星子就这么飞到了封擎苍的脸上,“呵呵……”

    “你这是在玩火。我可以原谅你的无理取闹,可以无条件的纵容你,却不允许你反抗我。”

    不再忍耐着自己的欲i火。

    因为裴诗语的不尊重,让封擎苍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冒。他的忍耐其实也是有限度的,特别是又在喝了一些酒之后,觉得自己全身都有些燥热。

    裴诗语的身体又软又滑的,抱在怀中早就已经让封擎苍感觉欲i火难耐了,若不是因为不想在她不情愿的情况之下碰她的话,他早就开始了。

    “你别碰我!该死的!你别碰我!”

    当裴诗语的衣服在封擎苍粗暴的手法下变得破碎的时候,裴诗语才开始害怕了起来。刚才的那一点点舒服的感觉也全部都被她给忘到了九天云外。

    “是吗?女人说不要的时候,不都是反话吗?你说别碰你,心里是不是很渴望我抚摸你呢?小语,你是我的,不管你愿不愿意,记不记得,你都是我的。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女人!”

    封擎苍的酒意在此时已经逐渐上头了,他想裴诗语想了那么久,终于在那么久之后找到了她,抱到她了。是男人都不能忍。

    况且这个女人还不断的在他的身下扭动,早已经感觉到他的某处胀痛得随时都要爆发出来。

    如果这火再不灭的话,他也无法忍受过久的时间。

    裴诗语是真的害怕了,怕得只想得到自己即将被这个自己厌恶的男人凌辱,只要想到那可能会发生的那一幕,裴诗语就比死还难受。

    “滚开!给我滚开!不要碰我!”

    只能不断的重复这一句来表达自己的厌恶之情,裴诗语已经无法思考出更多能够救得了自己的话了。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声音能不能阻止得了封擎苍,看这个情况,如果封擎苍真的想要她,她是没有办法逃脱得了的。

    “禽兽!王八蛋!混蛋!封擎苍你这个混蛋!你若真的敢动我,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唔……”

    难听的话,最后都被封擎苍的一个热吻给堵在了裴诗语的嘴里,她闪躲着,和封擎苍玩起了一个情i色的游戏。

    她越闪躲,封擎苍越追逐。

    灵巧的舌头成功的突破了她防守的关口,封擎苍尽情的尝着她的甘甜,她的闷哼声变成了今晚最美妙的旋律。

    直到她咬破了他的唇,让封擎苍吃痛才得到了解脱。

    裴诗语咬的这一下可没少用力,封擎苍的唇在被咬了之后马上就开始出血,迅速红肿了起来,鲜血更是散发出了血腥味,一滴一滴的从他的嘴角留下。

    许是确实有一些痛,血也流得太多了,封擎苍也逐渐从醉意之中清醒了一点点,裴诗语的抗拒,本是让他觉得刺激的,引起了他身为男人的征服**。此时,她的一咬,却像是一盆凉水浇到了他的头上,让他彻底清醒发现他对她都做了什么。

    即便已经清楚了,封擎苍也不愿意放开她,紧紧的拥抱着她,半压着她的身躯,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眼眸。

    她的眸此时闪烁的泪花,里面饱含了恨意。这就是她对他所有的情感了吗?没有爱,只有恨?曾经最亲密,最美好的结合。如今连亲吻也变得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