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9章 让我好好抱抱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49章 让我好好抱抱你。

    她其实不是听不懂别人的话,只是很多时候她会自动忽略了自己不喜欢听,不愿意听的话,自动选择她想听的话,或者是她自己想的。就会按照自己心里想的那样去做。

    小翠和华医生就这样离开了。独留裴诗语在门外,看着这扇门,裴诗语不知道自己是否该进去。

    门是虚掩着的,里面也没有亮光透出来,裴诗语想卧室里应该是关着灯的。

    迫切的想要知道封擎苍的情况,想要知道他是不是被毒死了。如果被毒死的话,也省了自己不少事儿了。

    存着这样的想法,裴诗语最终轻轻的推开了这扇通往黑暗的大门。她不知道封擎苍会在卧室里面的哪一角,但是他还在里面她总会找得到他的!

    脚下路,已经跨出。裴诗语小心翼翼的进去了。黑暗之中,她看不清楚卧室内的一切。

    月光从也只能透过窗帘的一点点,不能透出很多的光芒。想要借助月光去寻找喝醉的封擎苍怕是不可能的了。

    毕竟是在这里住过的,裴诗语也知道卧室里面开灯的开关在哪里。循着自己的一点点记忆,摸着黑寻找,裴诗语脚下好像被东西给抓住了,吓得她赶紧往后跳,却没有尖叫出声。她想到自己可能是被东西绊住了,要是大叫的话,可能会惊到封擎苍。

    在黑暗之中,只有她和封擎苍在卧室里,她更害怕自己会惊醒一只沉睡的困兽,这可能会要了她的命的。所以她害怕却沉默着。

    虽然已经摔坐在地上了,但是被抓的脚去没有被松开,依然被抓得紧紧的。裴诗语才发现自己坐着的地板是有一些硬软结合的,而且还有温度。

    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坐着的可能是封擎苍,而不是地板。那她也就太逊了。

    所以抓着她的脚的人就是封擎苍本人了!这家伙真是个变态,想睡就不能睡在床上吗?睡地板上面算什么,还抓她的脚又是要怎样?

    “我知道你没死,能放手了吗?”没好气的问道,裴诗语也看不到封擎苍的样子,也不知道他的头在哪里。

    但是凭着女人的直觉,她觉得此时的封擎苍可能是在注视着自己的,虽然他和自己一样在夜里根本就什么都看不见。

    裴诗语就是能够感觉得到两道灼热的视线投在她的身上,让她感觉非常的不自在。好像是被人监视了一样,自己却不能点明出来。

    “来找我就是为了确定我是不是被毒死的吗?小语。”

    裴诗语的感觉确实没错,封擎苍的视觉比裴诗语的要好一些,能在黑暗之中看到她模糊的脸,而且她还非常不安的四顾张望,如果他想的没错的话,应该是在寻找他的视线吧。

    真是一个傻姑娘,他不就在她的身边吗?还需要找吗?

    左手微抬,封擎苍就抓到了裴诗语纤细的手腕,微微用力就将她给拉入了自己的怀中。

    “啊!你干嘛?放开我!”

    裴诗语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趴在了封擎苍的胸膛上,他的心脏跳动地频率很快,好像还会传出一些声响,砰砰砰的声音,一声比一声更加有力。

    很快就知道自己被封擎苍给戏弄了,裴诗语双手握成拳用力的捶打着他的身躯,只要是自己的拳头能打得到的地方,她都不会手下留情。

    当她的拳头所用的力度捶打封擎苍发出的声音盖过他心脏跳动的声音的时候,封擎苍终于觉得有一些痛心的环抱住了她的,也完全将她抱在了怀中,她的双手也因为这个一个拥抱被控制住,动惮不得的不仅仅是她的手,还有她的全身。

    这是一个让裴诗语觉得非常尴尬切难堪的姿势,她整个人都迫不得已的趴在了封擎苍的身上,如果在外人看来的话,肯定是她压着他。

    可是只有裴诗语自己清楚,她是被封擎苍强迫的,她在他的身上不管如何挣扎都斗不过他。

    “你是流氓吗?!我叫你放开我!能听得懂人话吗?”

    “别动,乖,让我好好抱抱你。”久违的温香软玉此时就在怀中,封擎苍不知道自己想念这个熟悉的香气想了到底有多久。

    “你有病吧!我为什么要给你抱?!你快放开我!”

    尽管被她粗鲁的言语不断咒骂,封擎苍依然抱着裴诗语,她越动得厉害,他抱得就越紧。

    紧到好像可以在下一秒就将她揉入自己的身体里,让她永永远远的属于他一人。

    将她的脑袋靠在自己的颈项上,封擎苍也因为裴诗语的贴近而嗅到了专属她一个人才会散发出的独特香气。

    也只有她,才能让他魂牵梦萦的不断的想念了吧。

    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现在还这么的不听话。真叫他头疼不已。

    她不在的一日,如隔三秋。每个晚上他都不敢合眼,就是害怕她会出现在他的梦里,等他睁眼的时候,梦中的她再次离他而去,正因为不想她一次次的离开自己,封擎苍宁愿不睡觉,也要利用睡眠的时间去寻找她的踪迹。

    封擎苍带着温度的气息呼出来洒在了裴诗语的耳边,让她觉得有一些怪异的痒,不仅仅是耳根觉得痒,身体好像也有一些不适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却很微妙,好像有一些舒服。

    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到了,裴诗语暗骂自己一声,又开始不断的挣扎。用尽了全力,裴诗语筋疲力尽的乖乖趴在了封擎苍的身上粗喘着气。

    不服气的裴诗语不想认输,“封擎苍。你真是一个孬种,难道你就只能这样对待一个弱女子吗?有本事你放开我!”

    “孬种?这还是第一次从女人的口中听到这个词汇,而且还是从你的口中说出来的。是挺新鲜的。”

    想了想,封擎苍又道:“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这样说,唯独你不行。如果你想要试试我是不是真男人的话,就尽管用语言刺激我。我也不知道抱着你,自己还能够忍耐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