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第1946章 自己的苦只有自己知道-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946.第1946章 自己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阿苍哥哥,你现在觉得有些醉意了吗?头会不会晕,这是几个手指?”小翠憨态可掬的在封擎苍的眼前伸出了四个手指头在封擎苍的眼前左晃右晃的。

    “手是不想要了?”封擎苍看到一只猪蹄在眼前瞎晃,真是想拿筷子给拍下去,却又怕筷子给弄脏,最后是作罢了。

    “哪里,想要想要。嘿嘿。”

    听封擎苍说话的声音,已经有一些醉意在里面了。小翠感觉很开心,等待是值得的。

    裴诗语在此期间,都没有离开过。她也干坐在一旁等待。她等是为了确认封擎苍会不会被毒死,她始终不相信那菜是无毒的,至少在没有看到他毒发之前是不会相信的。

    华医生看到封擎苍如此难过,竟然开始自己喝起了闷酒。不仅是小翠买来的酒杯他喝了个干净,家里的酒他也陆续喝了三**。

    不过在喝了那么多酒之后,他喝酒的速度也逐渐放慢了起来。

    当他喝到第六**的时候,封擎苍才有些晃悠的从餐椅上站起身,扶着可以扶的东西,他脚步很慢的走回了裴诗语的卧室。

    也是他的卧室。

    虽然门已经坏了,封擎苍还是顺手掩上了门,门被掩上之后,封擎苍顺着门背滑坐在地板上。冰凉的地板没有他的心那么寒冷,所以也只是冰到了他裸露在外的脚踝罢了。

    华医生看到封擎苍喝醉了选择关闭自己,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坐在桌边无奈的叹息一声。

    如果不是因为他现在还是一个医生,还需要保持清醒替裴诗语看病的话,他一定会选择和封擎苍一醉到底。

    可也正是因为知道封擎苍在乎的是什么,所以他才不能随心所欲的陪着封擎苍大醉一场。他知道自己的职责,他的工作任务还没有完成之前,是没有办法跟着买醉的。

    看到封擎苍伤心欲绝的样子的时候,华医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的。

    他怎么都不敢想象有一天他会看到那么失落的封擎苍,好像失去了全世界一般,所有的悲伤都被他承包了。

    “裴小姐,你对阿苍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还是说,你对他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吗?看到阿苍喝成了这个样子,你也无动于衷吗?”华医生低沉着问出声。

    这本来是别人的家事,是人家小两口的感情问题,他不方便过问的。

    但是封擎苍也是他最好的兄弟,如果他不关心封擎苍的话,那谁来关心他呢?作为彼此的好兄弟,就该做到互相关怀。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他喝他的,我也没有叫他喝。是喝醉了,还是喝死了,我也不想管。”

    “你的心是铁做的吗?还是石头做的?怎么可以怎么硬?他会喝成这个样子,还不都是因为你的原因吗?如果你能信任他一点点,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这么说我?谁的心会是在生下来就是硬的?谁不曾有过柔软的心房?”

    裴诗语被华医生的话给激怒了。

    华医生什么都不懂,就在这里妄加定论!还说的那么难听,她怎么着也是一个女孩子,也是有自己的良知的。

    如果不是被现实所逼,不是被封擎苍和凌家人逼到了这一地步上,她又怎么会变成那么讨厌的样子?

    她现在这个样子不要说是外人看得不顺眼,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办法接受!

    易怒易激动,很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动不动就会很暴躁!

    这样的她,对于她自己而言,其实好像也是陌生得不能再陌生的。她不明白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

    但是根据迟浩月的描述,以前的她,应该是恬淡温和的女孩子。不会像今时今日这样,动不动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对谁都很容易发火的她,就像是一个随时随地变成精神病人一样的疯子。

    “对,我确实是不知道你和阿苍之间都发生过什么。不是我不想知道,是你们谁也没有告诉过我,我就算是想知道也没有办法知道!如果我知道你们发生过什么问题,或许我还能根据问题的根源来开导一下你们,不要这样彼此伤害下去。看到你们这样,就像是看到曾经的自己,争执根本就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

    “不要说一副你好像很懂的样子,你如果理解我的感受的话,你就不会在这里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和他的事情,你以为能够轻易解决得了吗??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不直接去问他呢?”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子,不会因为一些小事而去误解谁,但是阿苍毕竟那么爱你不是吗?你为何不能对他脾气好一点,多给他一点时间去解释呢?”

    “你以为解释的话就能相信吗?你没有听说过,当一个人撒了一个谎之后,就会编织出更多的谎去圆第一个谎吗?”裴诗语失笑,觉得华医生实在是太天真了。

    处处都维护着封擎苍,也不明白他和她之间都有什么深仇大恨。就在她面前试图开导她。又再讲封擎苍如何如何的爱她,如果真的爱她,怎么会伤害对她而言重要的人?

    “我不知道你想表达什么?你是想说阿苍曾经欺骗过你吗?”

    小心的问道,华医生害怕自己踩了雷区,却没有意识到,其实他早就已经在这片雷区里面踩了无数个雷了,不过都是定时的,在没有到时间之前是不会爆炸的罢了。

    “你自己去想,或者自己去问。我失忆了,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我只知道他伤害了我的好朋友,这是我不能原谅的。”裴诗语不愿意再和华医生多说,说得再多不过是浪费口舌。

    自己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