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2章 在你眼中,我就是如此卑鄙的人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42章 在你眼中,我就是如此卑鄙的人吗

    原因很简单,因为裴诗语把一个超级男神送给她泡,这一点就是别的女人不会对她做的,所以裴诗语在小翠的心里还是非常有分量的。

    华医生看这两个女生好像是要开始吵起来了。也不觉得裴诗语会是那么小心眼的人。

    难道是自己刚才想错了?其实裴诗语是很喜欢封擎苍的,这种喜欢还有些病态。喜欢他到了无法忍受封擎苍为她亲自准备的菜不允许别人尝一口的程度吗?

    “是啊!裴小姐,你到底是怎么了??不就是一口野菜吗?她吃了就吃了呗,不是还有很多吗?你也不至于为了一口野菜而伤心成这个样子吧?我看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她吃了对你也没有多大的影响吧。”

    裴诗语却是恨恨的白了一眼华医生。

    “小翠,你能听我的话,去洗手间把它吐出来吗?”裴诗语用恳求的口吻和小翠说话,这让小翠觉得裴诗语是真心的不想让她吃这个菜。而且她之前也和自己交代过的,不管怎么样,都不要吃。

    却是因为自己的一个举动,惹得了裴诗语伤心难过,小翠内心也很纠结。但是已经吃下肚子里的东西,让她怎么吐出来?难道是要她?

    “小语妹妹,我看还是算了吧。都已经下肚子了,要是再吐出来多恶心啊?”小翠一脸为难的看向别处,显得非常的不自在。不是因为裴诗语,而是她想到自己要是这样做了,会在封擎苍的面前丢了面儿。

    毕竟要是抠喉咙吐出来,那得多恶心啊。每个人都能想象出那个画面。

    封擎苍一直没有说话,而是看裴诗语和小翠两个人交谈。从裴诗语坚定的劝小翠去吐出野菜的实话,他就觉得裴诗语有哪儿不对劲的地方。

    心中隐隐有些怀疑,裴诗语可能是想歪了。

    他对她的用心,封擎苍觉得她应该不会想歪的才是。但是看到她现在这样样子,如果不是误会了什么,又为何会那么执着让小翠按照她说的去做呢?

    “你在担心什么?或者说,你在害怕什么?”

    封擎苍忽然开口问道。他看着裴诗语,想从她那双对他不再有一丁点信任甚至只剩下怀疑的瞳孔中看出她心中所想。

    裴诗语没有说话,她的双手在大腿左右握成了拳头,骨节分明的,青筋暴露。谁都不知道她的隐忍,她现在有多么恨封擎苍。

    她不愿意承认自己虽然很恨封擎苍,却又害怕他的手段,害怕不仅仅是自己死在这里,还连累了小翠。

    双拳攥紧又松开,又攥紧,裴诗语不知道自己这样重复了多少次。自己内心的害怕都没有一丝消散。

    “小翠,你就听我的一次劝好吗?跟我一起去。”裴诗语拉着小翠的手试图带领她去洗手间。

    这么做都是为了救小翠的命,但是小翠却也开始怀疑了裴诗语的话。她觉得裴诗语一直叫她这样做,是不符合常理的。她也想知道裴诗语在害怕和担心什么。封擎苍问的话,正好是问出了她的心声。

    “小语妹妹,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忽然这样。刚才不是还很开心吗?”小翠有些不明白,裴诗语不说,她也不动,不愿意跟着裴诗语一起走。

    “害怕我在饭菜里面做了手脚?我在你的眼中,就是这么卑鄙的人?对你,我就是如此的不择手段吗?”

    封擎苍只是猜到了个大概,他认为裴诗语可能会觉得他做的饭菜不干净。可能会认为是他在饭菜之内下了药,具体的他还没有想明白。

    “难道不是吗?你敢说你的这些饭菜都是干净的吗?你保证吃了它们不会死人吗?我真后悔!因为自己的自私。我叫来了小翠,希望可以救自己一命,利用了她的单纯善良,才导致她吃下了有毒的野菜!封擎苍,你好狠的手段!明明就知道这菜有毒,小翠要吃却还不阻止她!就算是死,死我一个还不够吗?为什么要拉着她给我垫背?”

    “小语、小语妹妹??”小翠瞪大了双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裴诗语说的这些话都是她说出口的。

    还有她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真如她所说那样,这菜是有毒的吗?

    “小语妹妹,这菜真的有毒吗?”问完了之后,看到裴诗语对着她点了点头。小翠才猛然之间明白了过来。裴诗语为什么一直叫自己去洗手间。

    现在就算是她不想去,她也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行动了,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小翠在房子里面瞎跑了起来,就为了寻找洗手间。

    在没有找到之前,她已经急得哭了出来。嘴里叨叨着,“苍天啊,上帝啊,阎罗王啊,我小翠平时真的没有做什么坏事啊。千万不要收了我,我还没有活够呢!呜呜呜……”

    “呕……”

    许是小翠真的找到了洗手间,就听到一连串不断呕吐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裴诗语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距离小翠吃下菜的时间,还没有超过一分钟的,应该还没有那么快吸收。毕竟有毒的是野菜本身,也不是封擎苍特意下的毒。就不知道毒性是大是小了。

    封擎苍呆滞了有一分钟,看着裴诗语,眼睛也红了起来。

    他终于明白了,裴诗语为什么那么抗拒自己,也不想吃饭了。就因为她觉得自己想要毒害她!真真的是可笑,从来没有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荒唐。自己精心为她准备的食物,最后换来了这样的误会。是不是可悲可笑呢?

    许是真的觉得太可笑了,封擎苍红着眼大笑出声,这笑里却充满了感伤,一点都没有欢快的成分在其中,封擎苍站起身走到裴诗语的身边,单手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不得不仰起头看着他的双眼。

    “对,没错。你说的都对,我确实是在这菜里下了毒,而且我还想毒死你,因为你对我越来越冷漠了。所以我想和你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