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9章 别吵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39章 别吵了

    “哦哦,好的好的。”小翠也是后知后觉,但是还是有一些木讷。呆呆的给裴诗语又倒了一杯酒,这一杯肉眼可见比上一杯要满了很多,足有大半杯。

    这可是洋酒,谁喝洋酒会这样喝的?都是一小杯一小杯喝的。

    封擎苍看到小翠竟然倒了这么一大杯也是愕然,不过还是在裴诗语的手触碰到酒杯之前就截胡了。

    “你到底想干嘛啊你?有完没完了?想喝你不会喝自己的吗?为什么一定要喝我的?!”裴诗语也是生气了,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你大病初愈,不能喝酒。吃饭吃菜,等下还要吃药。”

    “谁说的生病就不能喝酒的?哪个人乱说!我还听别人说酒能杀毒呢!我喝这么烈的酒下去,病可能会好的更加快呢?!”裴诗语不服气,一句话把封擎苍的话给顶了回去。

    “酒精可以杀毒。威士忌不能在感冒的时候喝,喝下去是以毒攻毒。阿苍的做法是对的。”华医生适合的开口,得到了封擎苍一个眼神的嘉奖。

    “我就要喝!”

    “不行!”

    “行!”

    “不能喝!”

    “你管我!”

    “没错,就管你!”

    两个人就像一对吵架的小两口开始隔着桌子争论了起来,裴诗语和封擎苍对着干,封擎苍也和她互不相让。

    小翠看得了心中不断的给裴诗语点赞,觉得她的这个方法简直就是妙到不行。无法言说啊,能想出那么高深的计策来让封擎苍喝酒的人,也就裴诗语一个了吧!

    华医生看到这两口子吵架,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觉得酸酸的。也有一些羡慕。一个人忙忙碌碌了那么多年。

    曾经爱过,恨过,却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像裴诗语一样,和他这样吵过。他也不是封擎苍,也不知道能在往后的日子里遇到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

    好吗?此刻的裴诗语能用一个好字来评论吗?或许在很多曾经认识她的人看来,现在的她更像是变了一个人。

    从前的她是恬静的,从来不会和别人有过多的争论。也不会孩子气的对自己的身体那么不爱惜。更不会和封擎苍吵架,他们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就算是有误会,也会解开。

    怎么会像现在这样,谁也不让谁。但是长了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封擎苍这么做都是为了裴诗语考虑,不想让她的喝酒是怕她伤身。而裴诗语的任性,虽然封擎苍没有纵容,却不代表他对她不好。

    “阿苍哥哥,你多喝点嘛,酒都开了,不喝完的话就很浪费了。”看来看去的小翠突然插入了两个人的对话中来。

    看到两个人吵个没完了,小翠觉得也该是自己出马的时候了。裴诗语为了她和封擎苍两个人的幸福付出的足够多了,不能全部都靠着裴诗语了。

    “酒是多少钱买的,我双倍给你。带着你的酒出去!”

    “小语妹妹,既然是阿苍哥哥不喝的话,那你多喝一点好吧?我们一起喝,好久不见了,我们两个人喝。”

    “好啊,我觉得很好。我们去那边坐着喝,好好聊聊,许久不见,还怪想你的呢。不像某些人,就会做一些让人觉得不高兴的事情惹人生气,处处以自己为中心点,好像是谁都要听他的话做事一样,把人气个半死哦。”

    裴诗语像个小孩子一样和封擎苍赌气了,谁都看得出来,当然是不包括呆萌的小翠了,她是一个慢半拍的,偶尔能看得出一点点裴诗语明显给她表达的意思就算非常不错了。

    “那没问题啊。那咱们这就过去?”小翠笑嘻嘻的已经捧起了酒和两个酒杯想要绕着桌子走到裴诗语的身边,两人一起同行。

    “坐下!哪里也不能去!酒也不能喝!”封擎苍低沉冰冷的声音出来,和之前的那种带着怒火的大声说话不同。

    此刻的他看起来更加让人惧怕,裴诗语也觉得封擎苍此刻有些不同。此刻的他有点像是处于真正临界生气的边缘。之前不过是他表面上表达的,不是真正的生气。

    他是因为知道小翠看不懂人的脸色,所以才会表现出一幅他已经很生气的样子来吓唬小翠的,却不知道小翠对他是铁了心的,不管他是什么模样都会越战越勇,直到将他拿下为止,小翠是不会善罢甘休。

    “要坐你自己坐,我才不听你的!这里是我家!我想干嘛就干嘛,你不乐意看你就出去!还有就是,千万不要试图管着我,我不会听你的。”

    “小语,你为什么一定要和我对着干?!因为什么?”

    为了什么?裴诗语的眼眸低垂,视线在那盘野菜上面停留了一秒的时间。不知道为何,她的心忽然有些疼,抽疼抽疼的。

    她能告诉他,因为你为了凌悦的伤而想要杀了我。还是在我的家里想要对我狠下杀手,所以我才学会了利用别人来保护自己的安危。因为你,我才会利用善良的小翠的!她能对着他说出这些话吗?

    如果他发现了她已经看穿了他的企图,那她死得速度会加速吧。

    华医生看势头有些不对,这两个人认真的模样,两个人好像真的是要开始吵架了,如果再不制止住,让剧情发展到这一步停止下来的话,封擎苍或者是裴诗语这两人之间,肯定会有一个人先爆发的。

    “好了!你们就别吵了!大家一起喝好了吧!小语的病已经好了不少了,但是却还不能喝这么烈的酒,我看到冰箱里面有水果酒,少喝点水果酒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华医生跳了出来,打算做这个和事老。

    但是他对于裴诗语的称谓却让封擎苍觉得有些刺耳。他不知道华医生什么时候和裴诗语那么熟了,能够亲切的唤她一声小语了。

    之前不是一直都称呼她为裴小姐吗?尽管心里觉得有些奇怪,也知道华医生插嘴是为了他们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