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5章 特别的纹身-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35章 特别的纹身

    那些保镖难道都是跟着迟浩月走了吗?他去了哪里呢?如果那些保镖是跟着迟浩月一起走的,那她还放心了一些。至少有这么多人保护着他,也能安心一点点。

    “哼!你不理我!我就去告诉阿苍你抢了我的手机,让他给我做主!让他给我买新的手机!”

    华医生久久都没有得到裴诗语的答复,心情超级不爽的捶着门。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把裴诗语弄出来,再和他好好谈谈。

    裴诗语本来心情就很低落了,华医生还如此的不自觉,不懂得让别人安静的思考是对别人最大的礼貌。原因也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裴诗语是一个心事重重的人。

    “吵什么吵,你知道不知道,你有时候真的很烦人?!”

    打开门,裴诗语怒喝一声,将不愉快的情绪的都冲着华医生给发泄了出来。

    有些被吓到了。华医生也不知道裴诗语哪里来的那么大火气,好像是爆炸了一样,躲不及时,就被她的余威炸得受了一点轻伤。

    “那么生气?我也没有做什么嘛。不就是关心关心你想叫你去吃晚饭吗?阿苍辛辛苦苦的准备了,你胃口不好多少也要吃一点点垫垫肚子吧。”

    “我吃不吃是我自己的事儿,他做不做也是他自己的事儿!我也没有让他为我下厨!谁让他要自作主张的?你要是想吃的话,你就自己去就好了,干嘛要来烦我?”

    裴诗语依然没好脸色的对着华医生。

    尽管此刻的她怒气冲冲的样子看起来有一些凶悍,但是华医生就不知为何此刻的裴诗语在他的眼中看起来格外的有魅力。

    闪闪发光的,好像是这个世界上最耀眼的东西。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小翠在生气在发怒的时候看起来明明没有裴诗语那么凶悍,但就没有裴诗语那么让人舒坦,被她吼了,也没有办法冲着她发火。

    难道是她给自己下了什么药了了吗?意识到这一点的华医生,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可是裴诗语啊,是封擎苍的爱人,他怎么会出现这么龌龊的想法?!简直就是无耻。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你这么在乎封擎苍的晚餐,你自己去吃啊!不要在这里烦我了好吗?”

    “咳咳、那个,你的喉咙好像是好了不少了,白天的时候我记得你好像还说不出话来的?这药效好像特别好是吧?”

    有些错愕,裴诗语完全没有搞明白华医生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明明是她在冲着他发火的,他干嘛要把话题给转移了呢?这话题转移的那么快,弄得气氛好尴尬不是吗?她知道这药是他给开的!她的喉咙确实已经不痛了,效果很好没有错!

    但是也不该在吵架的时候提起这个吧?是想要提醒自己她欠了他的吗?

    “我又没有要求你给我做治疗,是封擎苍叫来的,有什么你找他。”

    “你为什么每一句都要那么冲?好像是吃了枪药一样,让人没有办法与你正常沟通了。我记得我好像也没有什么做错的得罪过你的地方吧!你和凌悦的事情,我还帮了你不是吗?你为什么一定要对我这么凶呢?”

    华医生的脸色有些难看。

    他就是想要关心一下裴诗语的身体,她却像是炸了毛的小鸡一样处处防着他。他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好了吗?没有吧!

    他们之前有见过吗?没有吧!那为什么裴诗语看到他就像是看着仇人一样,眼里也没有丝毫的其他情绪。

    当华医生问出了自己的心里话的时候,裴诗语沉默了,她意识到了自己好像确实是做得有些过了。

    右手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左手虎口上的纹身,纹身在被她的手触摸到的那一刻,有逐渐变热。这次热得却不是那么的明显。也因为这热度传来的时候,裴诗语的心绪又平静了一些。

    两人一度陷入了沉默,华医生看到裴诗语低头看向她自己的手,双手在摩擦着。好像是有一些局促,难道是自己说话太重了吗?好像却是有一点,刚才有些口无遮拦了。对女孩子不该那么大声说话的。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心情有些不好,所以才会这样。抱歉。”

    “算了,我也有错。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单纯的想要关心一下你的身体。毕竟我是你的主治医生,你的虽然是小病,现在看起来也好了不少了。却也不能粗心大意。如果不按时吃药的话,病情可能还会反复出现。”

    “我知道,谢谢。”轻轻的在虎口上摩擦,特别是花心的那个地方,裴诗语觉得它所散发出的热度能够传递到她的另外一个手指头上,余温不久,但是却能够影响到自己的情绪。

    她的愤怒,也好像因为这浅浅地暖意而得到了安抚。这是一个非常奇妙的认知,裴诗语低着头就是在看她的这个纹身,感觉是非常的不可思议的。

    纹身此时在她的注视之下,好像会活动一般。它的叶好像也在冲着她挥舞。它的花瓣好像也会颤动,是在和她打招呼那样。

    这让裴诗语想到了那次脚受了伤,她去了医院。在看诊的时候,医院的窗户外面有一朵小黄花。那朵小黄花甚至好像和自己对话了。

    具体说了什么,裴诗语已经不记得了,大概是那朵花每年都会盛开,花期很长很长,而它的同伴却不会像它一样,所以它觉得很孤独。

    那朵花在和她对话的时候,好像就是和自己手上的这朵纹身花一样,像是鲜活的。

    这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

    华医生也是被裴诗语吓了一跳了,她为什么会忽然和自己那么客气?刚才还和自己吵的不是吗?怎么就说了抱歉又说了谢谢!

    太可怕了,裴诗语的忽然转变,让他吓得冷汗都要流下来了,背脊也逐渐发凉。感觉她好像是中了妖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