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我们一起回家-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5章 我们一起回家

    汪莉眼神躲避,低着头不敢看向其他人,艰难开口道:

    “是我之前不小心弄丢了,害怕担责任,所以才故意没说清楚。反正现在已经找到了,就别再计较这事了。”

    陶悦撇了撇嘴,气呼呼的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一句话就让所有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眼底的鄙夷藏都藏不住。

    如果因为疏忽犯点错,大家最多嘲讽一下,这个人不会办事,能力不强。可如果是故意陷害,那就是涉及人品问题了。

    谁也不喜欢身边有个心机婊,工作已经很累了,还要小心被人阴,谁都不乐意啊。

    “汪莉,你可真行啊!贼喊捉贼玩得可真溜!”秦木刚指着她鼻子,怒斥道。

    “我,我又是故意的,我就是有些害怕。”汪莉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秦木刚冷哼:“你害怕?刚才诬陷裴施语的时候,我看你骂得很痛快啊。”

    “我,我也是怕担责任,所以想着吓唬一下她。而且我这样做,以后她才会工作更加仔细啊。”汪莉抽噎着,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裴施语直接笑出声:“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了?”

    “这倒不用,作为前辈总要提点一下。又不是什么大事,新人刚开始总是要吃点亏的,这样才懂得职场的激烈,才会更加认真办事,你刚才那样太咄咄逼人了。”

    “……”

    裴施语心底那叫个服气,脸皮厚过城墙是什么感觉,她今天是彻底感受到了。

    “这种关照我不需要,谢谢!你还是先把自己的事做好,再来教育别人吧。”

    汪莉撇撇嘴,还想说些什么,被李静打断。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上班时间为这么点小事闹了大半天,还用不用干活了?!都散了散了,今天的事就翻篇了,谁也别再提,以后要是再有这样的事发生,都自动的卷铺盖走人。”

    李静这么打圆场,大家也就散了,心底都有了计较。

    “我知道你心里不平衡,可同事之间难免磕磕碰碰,今天这事就别计较了。”李静对着裴施语道。

    又转向汪莉斥道:“你以后别这样欺负新人,真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行了,我知道了。”汪莉有些不耐烦道,眼珠子一转,又想命令配好声音。“那复印工作继续交给你……”

    “别,我可不想再来一次,况且我手上还有封总要我翻译的文件。”裴施语这次直接硬气拒绝,再不为了和谐融入,故意委屈自己。

    “你这人怎么不知道什么叫有始有终。”汪莉恼怒道。

    “我觉得我们还是去调一下监控吧。”裴施语说着就往外走,被汪莉给拉住了。

    汪莉气鼓鼓道:“知道你是大忙人,这种小事就我来吧。”

    裴施语笑了笑,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开始翻译工作。

    汪莉看着手里一大堆文件,简直欲哭无泪。

    为了故意刁难裴施语,她昨天发现复印机有问题的时候,故意没让人修,起钉器也让人收了起来。

    没想到风水轮流转,现在折磨的是她自己!

    裴施语一脑门扎进工作里,把外界全都屏蔽掉,不再去管外头的事。

    刚刚发生了那样的事,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人给裴施语派任务,也没人跟她说话。下班大家都走了,她都没有察觉。

    “这个地方理解有问题。”一根修长的手指指着屏幕,充满磁性的低沉声音在裴施语的头顶响起,才让她回过神来。

    “封总……”裴施语懊恼,她太投入了,竟然连男人什么时候进来都不知道。

    “嗯。”封擎苍扫着屏幕,一脸认真的看着里面的内容。

    男人的五官线条十分立体,认真的时候让他的气质显得更加凌厉,充满了魅力,非常吸引人的目光。

    “这里是指……”

    裴施语盯着男人,看着她性感薄唇一张一合,完全无法挪眼。

    “明白了吗?”封擎苍低下头询问,结果看到一双亮亮的眼睛望着他

    四目对视,裴施语才反应过来,她刚才竟然走神了!完全不知道男人在说些什么!

    “不好意思,你能不能再说一遍?我刚才不太明白。”裴施语战兢兢道,唯怕男人发火。

    出乎意料,男人非常有耐心,又继续解释了一遍。

    “这个地方不是这么解释的。”封擎苍的手覆上鼠标,把箭头指向他要指出的地方。

    裴施语的手来不及抽回,大手覆着小手,温暖的触觉感染着两个人、

    两个人挨得很近,彼此的气息飘入对方的鼻中,让心跳加速。

    裴施语想要偷偷抽回手,却被封擎苍警告:“别走神!”

    她咽了咽口水,让自己尽量无视右手,强逼着自己把注意力放在屏幕上。

    为了避免和男人太近距离接触,她整个身体都趴在桌子上,想要尽量远离身后宽厚的胸膛。

    细腰曲线清晰的摆在封擎苍的眼前,小西装往上抽,露出翘紧的臀部,白皙的长腿也尽揽眼中。

    封擎苍的目光暗了暗,总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尤其看到那白皙的后颈皮肤,气息变得炽热。

    他不动声色的扯了扯领带,希望这种窒息感能放缓,却发现没有任何用处。

    裴施语快要被身后炽热的气息给融化,心跳得更加厉害,红着脸拼命让自己保持冷静,去思考男人指出的错误地方。

    “现在,明白了吗?”

    男人低哑的声音裴施语耳边响起,燥热的气息让她腰都软了。

    “我明白了!”她猛的点头,急切的想要远离充满雄性荷尔蒙的男人。

    “确定?”

    “嗯!”裴施语保证道,她完全不该转头看男人,生怕被那双眼睛被吸引进去,无法自拔。

    她像个鹌鹑一样,卷缩着,封擎苍静静的看了她一眼,收回了眼神。

    “收拾一下,回家。”

    裴施语怔了怔,转过头一脸疑惑:“啊?”

    “你不会忘了昨天我说了什么吧。”男人语气不佳。

    裴施语有一瞬间的愣神,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男人昨天让她今天就搬家。

    “哦哦,回去之前吃个饭吧?”裴施语说完这话顿时后悔,这不是邀请人一起吃饭吗!

    不,应该是让人请她吃饭。男人在这方面很大男子主义,绝对不会让她来买单的。

    封擎苍调整被扯散的领带,特自然道:“不用,回家吃。”

    回家什么的……

    裴施语听到这话,心里顿时漏了一拍。

    ‘回家’二字对她有着极大的杀伤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