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0章 苍天,救命-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30章 苍天,救命

    “秀什么秀,不就是百来万的表吗。我去年还买了一块表呢!哼!”

    为了不睡地板,傲娇的小少爷最后不得不愿赌服输,去请房内的姑奶奶出来了。

    “裴小姐,想来我们说的话,您也听到了。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要被压榨干净了,那我可能也会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哦。比如把你的那些照片给统统删了,格式化,永远都恢复不了哦。”

    “卑鄙!”裴诗语隔着门小声的说道。

    “无耻!”封擎苍靠着墙壁白着眼说道。

    在这一点上,裴诗语不知道自己和封擎苍竟然语出雷同。都认为华医生是一个小人来的。

    “我数到十声,十、八、六、四、”

    “咔!”门果然在快要数到一的时候被人从里面给打开了,裴诗语的脸出现在两个人的眼前,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有你这么数数的吗?我出来了!你要怎样?还站这里挡路干嘛?”裴诗语没好气的冲着华医生大声道。

    心中有一万个不爽,她想要表达出来,都没有办法用言语表达。

    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被谁给气得一塌糊涂过,就现在!被这个喜欢多管闲事的华医生给气得迷迷糊糊的。

    “不是我要怎样,你应该问他要怎么样?喏,人给你叫出来了,赶紧该干嘛就干嘛吧。以后这种小事就不要麻烦我了吗。真是。”超大条的扭着小翘臀走了。

    华医生这个德行,更让裴诗语气得牙痒痒的。

    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封擎苍,他也正笑着看着自己,裴诗语被他的那个笑意戳中,心里猛然跳动了一下。

    “看什么看,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笑得那么难看,像只蜜蜂一样扎眼。”

    “……”

    到底谁才像蜜蜂?

    她才像吧。浑身就像是长了倒刺一样,他又做错了什么嘛!冷汗连连,真是觉得现在的裴诗语是惹不得,说不得,看不得,一碰就会炸的那种炸弹,就是裴诗语款的。

    “又生气了?没睡好吗?”

    “你看得出来就好。我不想吃你做的饭,你还一直叫我!”

    “不想吃也要吃,身体重要。还没有康复不是吗?”

    “怎么就没有康复?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我这好得很呢!你看我哪点有不好的地方了吗?”

    裴诗语这样问出来的时候,其实也感觉得有些奇怪!她真的好好的了,刚才的那点头痛好像也消失了。

    更重要的是,她的喉咙好像也不肿疼了,真的一点点都没有了。犹记得,在封擎苍刚回来的那个时候,她的喉咙还是有些干疼的,不想说太多的话。

    可是现在呢?她就算是冲着他大吼出声都没有感觉有很疼痛!就和平常无两样,到底是怎么了?这病那么难好的吗?是华医生给她开的药是神丹妙药吧??

    封擎苍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仔细看了之后也觉得裴诗语变得很不一样了,之前她是走路都没有气力的,现在竟然又精力和自己吵架。

    “看起来生龙活虎的,还能大声说话了,和昨天病怏怏的样子比起来,确实是像没有生病的样子。”

    两个人都觉得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谁都没有说出来有很特别的地方。

    “就算是好一点了,也要按时吃饭,按时吃药,这药你要吃三天。今天也只吃了两次,所以还有一次,现在乖乖洗手去吃饭吧。已经给你盛好了,快过来。只要你乖乖吃饱了,我就会满足你一个小小的要求。”封擎苍极其温柔的劝说裴诗语。

    谁说他不会哄人的,他明明就很会的好不好。

    和华医生的那种方式比起来,他的这个就显得厚道了很多了。华医生那个就是刺果果的威胁,拿着裴诗语的弱点来威胁裴诗语做她不想做的事情,就这点上,封擎苍看起来要比华医生正直多了。

    “我不吃!说了不吃!病已经好了。”

    “好,那你跟着我一起去,坐在旁边看我吃吧。我一天都没有垫肚子了,现在饿得慌。”封擎苍摸摸自己的肚子,一手趁着裴诗语不注意的时候牵上了她的柔夷。

    “别碰我!”用力去甩,都没有办法甩开封擎苍的大手。裴诗语怒瞪着他,双眸与他的黑曜石般的瞳孔相对视。

    她的厌恶表现得很明显,她的抗拒在她的眼睛里面全部都能传达到封擎苍的眼底。

    “就那么讨厌我吗?”

    “是!我讨厌你!”

    “为什么?”封擎苍轻声问道,他到底哪里做错了。就算是以前的错了,现在他也有改过了不是吗?也在努力中了不是吗?

    “讨厌就是讨厌,没有理由。不管你怎么讨好我,我都会觉得你所做的让我从心底里觉得厌烦。”

    “就不能改变了吗?”声音忽然变得有些低哑,封擎苍心底的失落不言而喻。

    “好了,就算是讨厌我也没有关系,走吧。”

    双手还是紧紧的交叠着握在一起,封擎苍不愿意就因为她一句讨厌他就放开她的手。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他对她更用心的人,在没有这个人出现之前,她都是他的责任。

    他会照顾着她,一辈子,两辈子,生生世世。

    还在用力想要挣脱他的魔爪,裴诗语不甘心被他控制住。

    她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她有血有肉有感情,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在说出了讨厌他这样的话之后,他干脆一点放开自己的手,让她走呢。

    带着怨恨的眼神看着封擎苍的侧脸,他依然嘴角带笑,好像刚才的那场严肃的谈话并没有干扰到他,没有扰乱他的心。

    殊不知,他的心早已经在他伪装着笑着的脸皮下,千疮百孔。

    任何都可以理解,唯独不能理解他被她厌恶和怨恨这件事。

    现在的他,被裴诗语伤得好像都是顺其自然的,只要是她给的,他都会觉得理所应当的去承受着,笑着面对她。

    心底再痛,他忍着。

    “我的天啊!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