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8章 发红的小绿-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28章 发红的小绿

    感觉封擎苍叫她的时候明明就像是在和他宠溺的女人说话一样。却又觉得这是他的引诱她出去的方式。

    更加害怕了一些了,裴诗语握着门把的手都热出汗了。这门是不可能开的,封擎苍也不能让她进来的。

    脑子里出现了她出去吃了那顿毒晚餐之后的一百种死法。

    封擎苍可能会因为她被毒得半死,要给凌悦报仇就该来一点狠的,毕竟是要做给凌家人看的嘛。

    分尸够不够?把她全身的肉和骨头都分离开,够不够?

    将她的尸体怎么处理呢?编织袋给装好弄出去丢下水沟?还是石沉大海?

    不!这些封擎苍可能都不会做。她可能会把自己碎成一片片的尸体拿到凌悦的面前对她说:“亲爱的,你最讨厌的人我亲手帮你做掉了。以后你就好好的和我在一起吧。有谁是你讨厌的,只要告诉我,我都会帮你处理干净的。”

    浑身恶寒。

    这样的事情,封擎苍绝对能够做得出来。因为他好像就是这样的人。十级恶魔的存在。

    可是现在他要下手的对象是自己啊,怎么办?

    感觉左手上又很热,这个热度一直从虎口处传到了手心里。很炙热的感觉,握着门把的手都要被烫到了。

    这让裴诗语的心情更加烦躁。手背还有一丝痛感,很奇怪,她的手没有碰到哪里,没有受伤,怎么会忽然觉得痛呢。

    低头看了一眼左手心,也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就是有点热疼。又看了一眼虎口上的这个纹身,却好像和平时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这个纹身会在自己的身上,裴诗语还问过封擎苍。自己没有那么非主流吧,怎么会像小女孩一样弄个纹身到自己身上,虽然说是很精致,看着也是活灵活现的,就像是一朵真花一样。

    就是因为感觉这朵花逼真得像鲜活的一样,才让裴诗语觉得怪异。

    封擎苍就说他认识她的时候,这朵花就已经纹在上面了,具体是什么原因给纹上的她也不知道。

    看着这朵花,裴诗语不知道为何忽然变得不再那么烦躁,好像是一朵解语花一样,越看她,内心觉得越平静。

    这种感觉很熟悉,好像曾在自己的身上出现过,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过,她用脑子去深想,却怎么都想不出来。

    花心是血红色的,很红很红,而且好像它有在变,随着自己的观察,从花心的中间处竟然会出现了一滴水。

    这水珠是晶莹剔透的,还闪着一丝微光,裴诗语也不知道这丝丝光芒是水的本身发出来的,还是灯光的折射。

    是错觉吧?手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冒出一颗水珠来?难道是自己刚才不注意的时候,汗水给滴落在上面了吗?

    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是裴诗语却知道,这根本就不可能的,虽然她现在是很急,急得燥热,但是她却没有出什么汗,只是在刚才觉得手心很热很热。

    热得她想要用水浇上这朵花。好像是这朵花传递出的热度,难道是它渴了?想要喝水?

    简直就是无稽之谈!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智障的想法!

    任谁都不会相信,一朵纹身花会缺水,会想要喝水的吧?拍拍自己的脑袋,裴诗语觉得自己真的是被封擎苍给吓傻了。脑子都不能正常转动了,她的聪明,她的理智都到了哪里去了呢?

    为什么自从失忆之后,从第一次见到封擎苍开始,她就觉得自己很躁动不安。在面对一点点小问题的时候,她都没有办法思考,无法冷静自从??

    她以前是怎么样吗?她到底是怎么了……

    依旧看着这颗发着光的水珠,好像是有一种魔力一样,它好像是在召唤着裴诗语,快把我吃了,吃了我……

    这是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裴诗语似乎是听到了这个声音,就像是孩童一样的召唤。

    抬起手,最后还是放到了嘴边,粉嫩的舌头微微伸出来,舔上了这颗水珠。裴诗语觉得自己的身体,在这颗水珠被她含入口中的时候,有一丝丝的清甜。

    除此之外,好像真的没有什么特别处。不过也证明了,它不是汗水,没有汗水那种恶心又微咸的味道。

    总而言之,这水珠吃了也没有什么问题。

    此时裴诗语还不知道,小绿所凝聚出来的水珠并不仅仅是水珠,它的功效能对她有多好的用处,对于裴诗语而言,她都没有细细去感受。

    封擎苍的声音依然在外面持续传入裴诗语的耳朵里,无非就是叫她快点起来吃饭,然后吃药之类的再继续睡。

    不知道为何,裴诗语觉得自己好像没有那么急躁了。她的内心在此刻变得平静了一些。听到封擎苍的声音,好像也没有那么害怕了。

    这个变化,是裴诗语自己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的,太快了。她都想不明白,为何就不害怕封擎苍叫她了。

    “阿苍,外面有一个女人按门铃,说是来找你的。”

    “我不认识什么女人,让她走。”

    “不可能,她说就是来找你的。一口一个阿苍哥哥,快开门。叫得可亲了。不认识你的话。怎么会这么称呼你。我看你还是赶紧去给她开门吧!她叫喊的声音太大了,整层楼的人都听到了,引起隔壁家的围观了都要。”

    华医生贱兮兮的对着封擎苍挤眉弄眼的。他刚才从观察孔那里看过了,来找封擎苍的可是一个重量级的美女啊!有意思,有意思,小嫂子在家里,外面的野花都能找上门来了。

    “不能开门!”封擎苍冷冷低沉的开口,对于华医生的有意调侃,他完全都没有放在眼里。

    他此时就是在想,怎么把裴诗语给弄出来。因为裴诗语说过肚子饿了的,不吃她肯定会难受。一晚上都会睡不着。

    这会儿不吃的话,食物放久了又会变凉,又失去了最原本的味道不说。野菜还不能第二次加热,最好的食用方法就是在它刚刚炒出来的时候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