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4.第1924章 不同的声音-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924.第1924章 不同的声音

    这不,封擎苍回来得正好,听到敲门的声音,虽然不知道是谁敲的门,裴诗语下意识的想到了是封擎苍,觉得应该是他敲的门,和平时敲门的节奏相似。请

    这一天下来,裴诗语也有按时吃药,身体也逐渐恢复了不少。

    听到封擎苍的敲门声,裴诗语像一只炸毛的小鸡跳下了床,鞋子都没有穿快步走到门后,打开了门看到了封擎苍那张帅得让裴诗语恨不得一拳打肿的脸。

    “敲什么敲,回来来吵我i干嘛?你难道没别的事情可做了吗?没事要来烦我!你知道不知道我看到你想打你啊?”

    豪言怒语,裴诗语完全不惧怕封擎苍了。

    但是华医生不同啊,他打心底深处其实是有一些害怕封擎苍的,其实开玩笑归开玩笑,还有很多玩笑他也是不敢开的。

    如,他肯定不敢像裴诗语这样胆子那么大的挑衅封擎苍对了!她竟然敢呢!

    眼睛瞪大超大,都要从眼眶里面给掉下来了,嘴巴也是长得大大的,随随便便能吞下一颗大鹅蛋。

    “生龙活虎的,看起来我不在的时候,你恢复得很好。”

    “那还用说,你不在我家,我能飞起来。别说是病了,算是世界末日了,我都丝毫不受影响的!”

    “……”

    感觉被裴诗语的话给伤到了弱小的心灵,自己那么想要见到她,不管身在何处都一直牵挂着她,为什么她是这么不待见自己呢?封擎苍想不通,却还是对着裴诗语笑了出来。

    “吃过晚餐了吗?”

    “没有!”气呼呼的回一句,其实裴诗语都忘了自己有没有吃。好像是有吃过什么,但是肚子现在却很饿。

    封擎苍听到裴诗语这么回答,立即斜了旁边一眼目瞪口呆的华医生。

    尴尬又不是礼貌的一笑,华医生道:“咳咳,这和我没有关系。我也没有吃晚餐。点了外面根本不能下肚子,黑子做的料理他这个人还黑,我也饿坏了。不仅是裴小姐饿,我也是无辜的。”

    眉头紧蹙,封擎苍虽然没有寄希望在黑子身,但他也觉得华医生应该不会亏待自己的吧。自己不在,也该能照顾好他的女人。

    点了一下裴诗语的鼻头,封擎苍才温柔的对着裴诗语道:“我去给你做。”

    “那我呢?我有没有份。我也饿坏了。”华医生在旁边留着哈喇子直嚷嚷。

    “我才不吃,我要去睡了。”裴诗语不知道为什么,封擎苍对着自己这样笑的时候,满腔的怒火又发不出来了。

    刚刚明明是在房间里面想过了,等看到他的时候,一定要扇他几巴掌的。当活生生的封擎苍出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却犹豫了,手都没有抬起来,怒气又一点点下去了。

    “不吃会睡不着的,我知道你。如果累了先去躺一会儿,很快好了。”封擎苍宠溺裴诗语,她的口是心非,他也能看得出来。

    “随便你!反正是你自己要做的,我可没有叫你为我做什么!”傲娇的转过身回了房,也重重的关了门,裴诗语踩着光脚又回到了床。

    但是却是坐在床沿边,气鼓鼓的看着自己的脚尖不断的摇晃。

    “裴诗语啊,裴诗语!你怎么这么没有原则!说好的一定要暴走他一顿的!这么快怂了。难道你忘了你今天差点被他害死了吗?他的未婚妻差点掐死你了,你都没有一点脾气的吗?人家说一顿饭,你举白旗了!真是看不起你啊!”

    坐在床边,裴诗语学会了自言自语。

    一个声音在谴责自己的行为,又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他是一个暴力分子,还有同伙在这里,我要是打了他,他要是一怒之下也像他那个疯婆子一样的未婚妻一样掐死我怎么办?这家伙的力气可是他那个未婚妻大一百倍都不止的好吗!我这么细嫩的脖子在他的手掐着不像是蚂蚁一样脆弱不堪一击吗?”

    “你怕什么啊!反正他喜欢你啊!他这么喜欢你,怎么可能会杀了你?你该利用他喜欢你,而对他为所欲为。他要是对你怎么着,你哭给他看不好了吗?”

    “你真是弱智啊!这么弱智的思维也你有了吧!说是喜欢我,还不是一样和他的未婚妻纠缠不休的,我不信他不知道我被他未婚妻给虐了的事情,我看他们根本是商量好的呢??”

    “你这么说好像也是有一点道理,如果真的喜欢你的话,为什么你也受伤了却没有留在你身边守着你,还跟着他未婚妻一起去了医院呢?看来还是想玩玩你吧。”

    “清醒一点吧!裴诗语,不要被这个男人伪装出来的柔情蜜意给蛊惑了。他还不知道有多少伎俩等着你呢,去了那么久,肯定是和他未婚妻一起挖了无数个坑等着你往下跳了。”

    两个声音开始吵了起来,裴诗语也心烦气躁得不行。

    在封擎苍没有回来的时候,她还可以正常思考。还能保持一些冷静。

    封擎苍这一回来,她觉得很烦躁,算此时是坐在这里的,她依然觉得自己根本坐不住,很想出去看看封擎苍打着给她做晚餐的名义,会不会在晚餐里面下毒!

    “哎呀,不管了!还是出去看看吧!不然他下毒害我,我连防备的机会都没有。”裴诗语实在没有办法再继续在房间里面呆下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总感觉很不安。觉得封擎苍忽然回来很怪,最让她觉得怪的还是,他的未婚妻伤成这样了,他还有心思浪费时间给自己做饭。

    悄悄的开门走了出去,裴诗语还没有到客厅听到了厨房那边封擎苍和华医生两个人聊天的内容。

    “阿苍,你猜我今天见着谁了。”说这句话的时候,裴诗语能够听得出华医生是充满了兴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