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1章 擅长说谎-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21章 擅长说谎

    施怡是一直都盯着凌悦的眼睛的,她的眼神温柔中其实还藏着一丝犀利,她也看了这么久,也没有看出凌悦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闪躲得有多严重。

    可能是因为凌悦扮演的一直都是一个弱者的形象,所以才不会那么容易被人一眼看穿吧。

    总之她这次算是蒙混过关了,她说的谎话,在施怡长叹了一口气之后,凌悦也悄悄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因为看到施怡这样,凌悦就觉得自己的话已经对施怡产生了一定的心理作用,让施怡选择了相信她所说的话了。

    “原来是一些小事,也是误会。”

    “嗯!”凌悦嗯这一下也是无奈至极,她的声音传达出了她的惆怅。

    叹息了这一句,施怡心里有些失落。她选择相信凌悦的原因,其实也和上一次她来接裴诗语回家有关系。

    上次来,裴诗语就是对她们摆了脸色,她们在门外敲门了那么久,裴诗语没有开门,没有任何的表态。可能真的是因为不想和她们回家吧。

    这一次又来,虽然是裴诗语昏迷了。在家中的时候,凌非岩也曾说过了,裴诗语表示不愿意回总统公馆,甚至不愿意回来看他们一眼。这让施怡伤心至极。

    这会儿难过和低落伴随着她,就好像是她全部的情绪一样,弥漫着她,让她怎么都想不通,裴诗语怎么会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看施怡久久都不在说话,凌悦又害怕施怡在想些什么,害怕她忽然就想通了,自己是在说谎。

    又哆嗦着小心的看着施怡问道:“妈妈,我知道我做错了。不应该和妹妹吵起来的,更不应该和她纠缠不休。我现在也得到了惩罚了。希望您不要怪我好吗?”

    “傻孩子,你在胡说什么呢。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妈妈都知道了,又怎么会怪你呢?不管是谁对谁错,现在我们都应该去弄清楚,语儿到底是怎么了,她为什么不愿意跟着我们回家。之前她还是愿意与我相认的,也叫过我妈妈i的。几日不见,怎就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呢。”

    从施怡的话里,凌悦感觉到了一丝危机,觉得施怡可能是想要去找裴诗语亲自去问清楚这件事。心里暗自着急,想着一定不能让施怡去当面问了。

    “妈妈,你别想那么多了。等我病好了,我会去给小语妹妹道歉的。我想她一定会原谅我的。如果她不原谅我也没有关系,为了能让小语妹妹回家陪伴您,在您的身边过几天安稳的日子,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觉得是应该的。”

    “真是委屈你了,悦儿,之前妈妈还觉得你可能会因为语儿的事情和妈妈之间产生隔阂,看来是我想多了。你真的很好,妈妈却没有发现你原来那么懂事。”

    “那是因为我以前是真的不懂事嘛,所以妈妈没有发现也是正常的啊。现在希望还不晚,我会努力改正以前的缺点的,也会对妈妈越来越好。”

    此刻施怡不得不感慨,一个人真的是会改变很大的。她从来就没有想过凌悦会有那么懂事的一天。曾经觉得裴诗语比凌悦好太多太多。

    或许都是错觉吧。

    今天的凌悦懂事得让她觉得心疼,再相比起裴诗语的无理取闹,她的懂事就更加鲜明了一些。

    心里想的是,凌悦既然都已经改变了,会变好了。那裴诗语又怎么会一直都一层不变呢?她和裴诗语相处得毕竟没有那么多时日。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孩子,她又什么时候彻彻底底的了解过呢?

    裴诗语要是有一天知道施怡在今天就这样被凌悦的三言两语给骗得团团转,或许会心疼她的这个便宜妈妈,或者会觉得这是一出可笑的闹剧。

    明明是凌悦的错,是她想要她的命。从凌悦嘴里说出来了之后,就变成了是她的错了。

    这些凭空乱造的事情,可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凌悦却在那么短的时间里,组织好了语言,就是要污蔑她。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裴诗语现在也不在乎凌悦和施怡说了什么。因为她也有自己需要面对的事情呢。也没有空闲去理会凌悦怎么污蔑她。

    “妈妈。爸爸呢?爸爸怎么没有来看我?这个时间他也该下班了吧。”凌悦忽然把话题转移到了凌非岩的身上,就是不想让施怡一直去想裴诗语和她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又害怕施怡忽然想不通了,又不停的问东问西的,到最后她自己都没有办法圆谎了。被揭穿了的话,她在这个家里就没有一点点家庭地位了。

    “我和他说过了你的事了,不过是一直都没有打电话过来。你也知道在这种地方,你爸爸是不方便出现的。可能是要晚一点吧,你别着急,我再给你爸爸打个电话问问看他今晚还过不过来了。”

    “算了,妈妈。我知道的。我们的身份毕竟与别人的不同。我受伤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还是别让爸爸跑这一趟了,不来也没有关系,不能让爸爸在那么忙的工作里还要分神来担心我了。每天爸爸都有忙不完的公事,晚上也要加班到那么晚。还是算了吧。”

    “你这孩子,现在真的是太懂事了。处处都想着为他人考虑。这样好虽好,但是你也别忘了,我们是你的父母,怎么可能会不关心自己的孩子呢。你伤着了,妈妈i的心里别提有多难过了,何况是你爸爸,从小就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儿,他当然是会来看你的。”

    施怡又安慰了凌悦几句,让她不要乱想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