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0章 编织谎话-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20章 编织谎话

    “我去了卧室的时候,小语妹妹正好醒来,看到她醒来了,我很高兴。就想着靠近她,问她身体情况,当然我也没有忘记最重要的,就是问她要不要跟着我们一起回家。”

    凌悦编起谎话来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信手拈来。

    “然后呢?”施怡听到凌悦开始说起这个事情了之后,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她恨不得凌悦一口气马上把话说完。

    “然后、然后小语妹妹想要坐起来,我看她不方便,就过去扶她。她就嫌弃我碰她,我觉得她有些抗拒我。那我当然想和小语妹妹拉近一点关系,就问她要不要喝点水。她没有说话,我就给她倒了一杯水。”

    “你做得很好。”施怡觉得事情有些怪,不过也说不出哪里怪。

    “我好心给她倒了水,她也没有喝。还用水泼了我一身……”

    “为什么?语儿怎么会这样做呢?她脾气向来很好,无缘无故的,怎么会做那么失礼的事情呢?是你说错了什么?”施怡一听就觉得不是裴诗语的问题,裴诗语她虽然接触得不是特别多,但是也知道她并不是一个喜欢无理取闹的人。

    就这点小事上,裴诗语肯定不会那么冲动的。凌悦好心好意的给她倒了水,她怎么也会说一声谢谢的吧,就算不喝也不会给凌悦难堪的。

    “谁说不是呢?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然后我就问她了,为什么用水泼我。然后、然后……”

    “然后她说了什么?你别吞吞吐吐的,有什么话和妈妈直说就好了。”施怡听得着急,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就想立刻马上就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裴诗语生那么大的气的。

    像忍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样,凌悦鼻子发酸,眼泪又要掉下来。看着施怡嘟囔着嘴小声的继续说道。

    “她说不愿意和我们回家,还说我来是和她抢阿苍哥哥的。还说您不向着她,说您早不来,都过了那么久了才假心假意的说来接她回家。说什么都不会跟着我们走的。”

    “她怎么会这样说呢?语儿是善解人意的好孩子,我上次来接过她的。怎么会说我们此次来也是假心假意的呢。”施怡还是觉得凌悦说的话存在某些问题。她也不想相信这些话真的是裴诗语会说出来的。

    “她说我什么都可以,我也没有和她反驳什么。因为小语妹妹说的有一点确实没错,我还是有些喜欢阿苍哥哥的。来一次其实也是有一些私心。但是妈妈,请您相信我,我虽然还喜欢阿苍哥哥,对他却没有一点非分之想了。因为他现在已经是小语妹妹的未婚夫了,我不能去抢妹妹喜欢的人,这一点羞耻心我还是有的。”

    “你知道这一点就好。那之后呢,又发生了什么?”

    “我就和她承认了这一点,她就开始骂我了。我也觉得被她说几句没有关系。我劝说她和我们一起回家,回去会给她请最好的医生为她看病,我们一家人也可以早点团聚住在一起。这是我们一家人的愿望。我说了这些,小语妹妹又开始冷嘲热讽,对我百般嘲笑。”

    好像是因为回忆起裴诗语说的话让凌悦觉得不堪入耳的缘故,她的脸色变得青白红的,三个颜色不停的在脸上交换着色彩。

    让施怡自己去猜想裴诗语可能会对凌悦说的难听的话。对于她对裴诗语的了解,也实在想不出裴诗语可能会说什么话去羞辱凌悦。不过想不出,在此时她也不好问得过于细致再去伤了凌悦的心。

    又安抚了凌悦一下,让她的情绪稳定了一些,凌悦才慢慢的喝了一口水,又继续扭过头去对着墙面往下说。

    “小语妹妹说,她不是你的女儿,也不会认你当妈妈。因为你从小没有带过她。我就和她起了争执,因为我知道妈妈对小语妹妹的爱有多深,在她不在的日子,你没日没夜的担心她的安危,她自己是不知道的。但是我却知道啊!我全都看在眼里,您为了她甚至都病倒了,自己的身体不好,也是在想着她。这点就算是她不想承认,却也是不可否认的!”

    “好好的怎么就起了争执呢?与语儿她毕竟是不懂实际情况,她在外面受了委屈,我们就该多担待一些,用心去对待她,让她感受到我们一家人都欢迎她回家就好了,你怎么和她起争执呢。”

    “我现在也知道错了,也是当时太冲动了。因为她说妈妈病倒都是装的,我怎么能不生气呢。说我什么都可以,小语妹妹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说您的不是,我也是您的女儿,您有多好我的心里可是明镜儿似的。虽然是妹妹,但是我这个当姐姐的也是可以说她几句的吧!我当时就是这样想的。”

    “也是,那你和她又说了什么?”施怡听到凌悦是维护了自己,虽然觉得凌悦的处理方式可能不是那么正确,却还是选择了原谅她。毕竟两个人起了争执,也不是凌悦先挑起的战争。

    “我就说,您对她的爱是真的,不是虚的,如果她不信的话,我就去把您请进来和她当面对质。让她自己去感受您对她的感情。小语妹妹当时就不愿意我去找您,我要去她还拉着我。可能是因为我当时也是有些气头上了,过于执着让她相信您,所以才会和她扭在了一起。她病了我是不敢用力的,就是在我挣脱了她的手想要往外走的时候,就被人从背后给推了一下,这一下之后我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了。醒来人就在这里了。”

    凌悦说完了之后小心翼翼的看着施怡,生怕她能从她编织的这些谎言中能听出些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她也不知道她说了这些,施怡会不会再去找裴诗语对一遍。但是她觉得施怡可能不会去吧。

    因为她是病重的那一个,就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她只要把施怡都留在自己的身边,时间久了,这件事应该也能混过去了。

    等再久一些,估计就不会再被提起来了。那只要她不先说,裴诗语也不说,这件事到底是谁错谁对,就无人得知。久而久之,就会有人开始相信,她的伤是因为裴诗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