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9章 难以启齿-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19章 难以启齿

    凌悦才刚醒来不久,人都还疼得晕乎乎的,封擎苍却是这样的不懂得照顾凌悦的感受,字字都带在暗讽凌悦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这一点让施怡觉得自己的女儿被人误会了,相当的不满。之前出于她该有的风范,她都没有说什么,其实在封擎苍说凌悦第一句的时候,就已经让她觉得不爽了。

    封擎苍也不想留在这里,要不是为了确认凌悦到底做了什么,他也不会浪费那么多时间在这里等待。

    不过这一次等待却是值得的,看到了凌悦不为人知的一面,看到了她演技暴涨的一面。也让他对凌悦这个人重新定义了一次。

    封擎苍也在这一次做出了一个决定,就是以后再也不会让凌悦过于接近裴诗语了。因为这一次的利害,他真的是看透了凌悦这个人了。

    同时,他也在这次事件中看清了施怡对裴诗语之间的情感,并没有她想表现的那么深厚。至少和凌悦比起来,裴诗语在施怡的心中是少了很多的分量的。

    等封擎苍彻底走没影了之后,凌悦才带着哭腔紧紧的抓着施怡的手凄楚的道:“妈妈,其实我知道小语妹妹是不会来看我的了。您刚才说的都是在安慰我的。如果她真的不想来看我的话,我也不想勉强她。”

    “悦儿,你别这样想。现在这里也没有外人在,你和妈妈说句真话,在卧室里,你和语儿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

    施怡目光炯炯的盯着凌悦的双瞳,她不会遗漏一丝她的面部表情,也不会错过她眼睛里面的闪烁。

    苦涩的一笑,凌悦好像肩膀上好像是有千斤重一样的东西正在压着她,让她欲言又止了好几次,又叹息了几次,始终都没有说出话来,当真是难以启齿的样子。

    看得施怡那叫一个着急,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心里是没谱的。她现在就想从凌悦的口中得知。

    “悦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地方。这里就妈妈在,说出来,妈妈不会为难你的。你们都是我的女儿,我们一家人有事都该说出来,想办法解决了。”

    “妈妈。不是我不想说,我、都是我的错,因为我,才会这样的。”扭过头,凌悦不敢看着施怡,面上却是悲伤不已。看得施怡一愣一愣的,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凌悦就是不肯说出来。还把错误揽到了她自己肩膀上,她独自承担。

    看起来像是长大了的孩子,也有担当了。施怡却觉得凌悦看起来很委屈,她心里应该是受了委屈的,又有什么难言之隐才不想说出来。

    “怎么会是你的错呢?你也不告诉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就把错都归到你自己的头上了。这怎么可以呢?不管发生了什么,妈妈都想知道。而且我也知道你为什么犹豫不想说出来。其实这没有必要好吗,妈妈会客观的去看待这件事情,如果不是你的错,妈妈也不会因为语儿去责怪你。若是语儿错了,妈妈也会去好好和她说,让她来给你道歉。”

    “可是、可是这件事在我看来,确实是我有错在先,就算是语儿妹妹不小心把我推倒了我才会住院的,但是我不能怪她啊,因为她是妹妹。我也不想妈妈因为我们的事情而担心烦恼。”

    凌悦咬紧了牙关,就是不说出前因后果,说句一个模棱两可的话,眼里为难的光芒。让施怡觉得她真的是长大了,学会为他人,为这个妈妈考虑了。

    “我的好孩子。唉,能看到你那么善解人意的让着妹妹,妈妈心里感到欣慰。但是也不能因为这件事而让你受了委屈不是吗?语儿如果真的是做错了什么,你也不需要刻意去为她隐瞒事实。因为你隐瞒了事实,妈妈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能及时去纠正语儿的错误。所以还是希望你能大胆的说出来,毫无顾虑的。”

    “妈妈!!”凌悦重重的咬出这两个字,施怡更内疚了,因为在知道了凌悦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的时候,她的心里虽然有很多的愤怒,在想通了之后,也觉得心疼凌悦。

    她的亲生母亲明明就一直在她的身边,她却在施玲死了以后才知道真相,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一切都被蒙在了鼓里,没有叫过亲生母亲一生妈妈不说。却还要因为施玲做过的坏事而遭人误会。

    凌非岩对凌悦的态度有所改变,其实施怡是知道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施怡才觉得自己应该多关爱一点凌悦,让凌悦感觉得到在这个世界上其实还是有人疼爱她的。她也一直都会是她手心里的宝。

    “说吧。”依然鼓励凌悦大胆说出来,她也对凌悦承诺了,不管是谁对谁错,都不会去过多责怪。做错的事情,只要大胆承认并且改正,依然是个好孩子。

    “好吧,我说了,希望妈妈不要太难过。也不要打骂悦儿好吗?因为悦儿其实也是一时情急,才会说出得罪小语妹妹的话。”

    “傻孩子。妈妈什么时候有大声训斥过你。别说是大声的,妈妈又何时有责怪过你呢?从小打到,你都没有让妈妈失望过,虽然不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孩子。但是你在妈妈i的眼中一直都是最好的。”

    闪着感动的泪光,凌悦点了点头,对着施怡说道:“好,那我就说了。”

    施怡摸摸凌悦的头,就像小时候她犯错了一样,温柔的对她笑着点头,让她能够没有太大压力把错误说出来。

    对于施怡的鼓励其实让凌悦非常的受用,她温吞了那么久一直都没有直接说出来就是为了营造现在这个效果。一边说自己有错,其实一边又在强调,错的人不是她,她身为一个姐姐就该去承担妹妹的错误。

    希望家庭和睦的施怡,被凌悦拿捏到了软肋,因为凌悦已经开始去琢磨她的心思了。弄明白了她想要什么,那就给她画什么,就能达成自己想要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