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7章 还需要吓她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17章 还需要吓她吗

    眨巴眨巴迷茫的大眼睛,凌悦弥漫在眼眶之中的泪水,因为眨眼就掉了下来。

    “阿苍哥哥,你到底想要说什么?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一点,悦儿是真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受伤的。一醒来我就到这里来了,还满身是伤。你能不能告诉我,悦儿到底是怎么了?”

    假装听不懂封擎苍在说什么,她依然是和以往一样,看着就像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她苦涩的笑,好像是因为封擎苍误会了她而扯出来的,难看,却依然要继续维持着这个笑。

    封擎苍没有理会凌悦,他也看着她,就等着她到底能装到什么时候。

    而封擎苍长时间的沉默导致了这个病房里面格外的安静。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可能会发出声音。

    凌悦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受伤的事情可能是瞒不住了。封擎苍可能已经隐约预感到了,她的伤和裴诗语没有太大的关系,是自己自作自受才会受伤的。

    同时她也明白了,封擎苍知道不代表施怡就会知道。如果她知道了,就不会在这个地方小心的安慰自己。

    忍着痛,凌悦的脸都因为疼痛而扭曲在了一起,她强忍着痛看向施怡,她晶莹又饱满的泪水像不要钱那般不断的掉下来。

    “妈妈,悦儿好痛,全身都痛得好像不是自己的了,每一个细胞都痛得我没有办法呼吸,好累,妈妈,悦儿不会是快要死了吧?你能不能告诉悦儿实话,我是快要死了吗?”

    看到那么痛苦的凌悦,施怡那叫一个心痛。

    本来女儿受了那么重的伤,她应该好好静养的。封擎苍在此,她根本就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养病,还要因为封擎苍的逼问而伤心落泪。她这个当妈妈i的,已经是足够自责的了。

    “瞎说,傻孩子,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呢?你的手术很成功,不会有什么事的。医生说过了,只要好好休养,以后都会好起来的。”施怡摸摸凌悦的脸,将她侧脸的泪水给擦干。

    在帮凌悦擦干了泪水之后,施怡自己却抑制不住痛哭了起来。只因为凌悦说的话。让她感觉到难过至极。

    “如果我死了,妈妈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如果……”

    轻轻捂住凌悦的嘴巴,施怡哽咽着对她说道:“不要说这样的话了,悦儿,你知道妈妈不喜欢听这样的话,也听不得这样的话。你是我的好孩子,妈妈不会让你出事的。不管发生了什么,你始终是我的女儿,只要你好好的,妈妈别无它求啊。”

    “谢谢妈妈,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因为有妈妈i的养育,我以前还小,还很淘气,根本就不知道妈妈i的好。当我生病的时候,是妈妈守在我的身边,一遍一遍的对着我表达着母爱。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是母爱。妈妈,我爱你。”

    凌悦应该是意识到了什么,所以才在生平第一次对施怡说出那么煽情的话语。

    温情得让愿意相信这些话的人落泪,因为情到深处,自然而然的。

    “能有你这么好的女儿,也是妈妈最大的幸福。能当悦儿的妈妈,也是我的荣幸。”

    “谢谢妈妈,有你真的是太好了。”凌悦想要抬头在施怡的脸上亲吻一下,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受伤原因而坐不起身。

    理解到自己的女儿想要做什么,施怡替她完成了她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在凌悦的额头亲吻了一下之后,她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带着母爱的光辉。

    封擎苍头疼的看着这一幕。

    凌悦不仅仅是变了那么简单,她从单纯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心思狡诈不说,她还学习了如何利用了身边可以利用人和情感。

    她在知道了自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就马上利用起施怡对她的感情。用亲情去打动施怡,让施怡相信她。

    很好!

    这一招,用得非常的不错!

    其实如果不是封擎苍已经知道了她是如何伤害裴诗语的话,或许他都会被凌悦这个看似没有心机的小动作给欺骗到了。

    还好,他早就留了一个心眼。

    “凌悦,你不要以为你能躲过今天,以后就能够继续躲得掉。做过的事情,就算是小语不追究,我也会替她要回来。”

    “阿苍哥哥,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让你如此的生气,如果真的有什么做错了,希望你能够告诉悦儿,悦儿一定会及时改正的。好吗?”

    凌悦恳求封擎苍原谅的样子,她的姿态看起来很低微,好像是在表达她什么都不懂,却还愿意承受这份误会所带来的委屈那样,让施怡看了既心疼又生气。

    施怡就会觉得,她的女儿这么的好。就算是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她还先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不愿意和别人争辩什么。这就是她施怡才能够教出来的好女儿。

    处处都为别人所考虑,这个也是施怡从小就教凌悦所要学会的。现在看到凌悦已经学会了这一点,施怡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看着凌悦就觉得很欣慰。

    能把女儿教得这么好,也是她一直以来的心愿,现在也算是达成了一个心愿了。

    再听到封擎苍用威胁的语气来威胁凌悦,施怡此刻就用自己身为人母的身份来和封擎苍对话,她说:“封擎苍,悦儿也是我的孩子,语儿也是。发生了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两个女儿都好好的就好。希望你不要再说一些狠话来吓唬悦儿了,她心思单纯,经不起你吓她的。”

    “我还需要吓她吗?夫人,我早就说过你偏帮得厉害。小语你不管不顾,这个女人满口谎话,你却对她百般呵护,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心疼照料!你让小语一个人在家里会怎么想?”

    封擎苍超级不爽施怡的态度,对他的态度,他方可以忍。但是她到现在都没有主动询问过裴诗语的情况,还处处维护凌悦,就让封擎苍气不打一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