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6章 装可怜的丑八怪-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16章 装可怜的丑八怪

    就在凌悦和施怡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一面镜子忽然出现在了凌悦的眼前。看向镜子里面的自己,那张被纱布包扎了大半张的脸,不是她的又能是谁的呢?

    “啊啊啊啊!”定睛看了一眼,也就是一眼而已,凌悦就尖声怪叫了起来。

    手还用力的拍上了那面投影着她那张脸的镜子,用力之大导致镜子直接被她甩到了墙上。

    “啪。”的一声响,这面不大不小的镜子,就被摔了个稀巴烂,而摔碎的镜子,也呈现出来了凌悦在家中的时候,是怎么躺在那面摔碎的镜子上面的。

    “拿走拿走!这个丑八怪不是我!我不要看!我不要,妈妈,这个丑女人一定不是我对不对!”

    “面对现实有那么难吗?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不是你自己一手导致的吗?”

    看到凌悦如此抗拒自己那张脸,封擎苍这时候不得不冷冷的补上一刀,让她自以为是千疮百孔的心多加一个孔子。冰冷如常却又充满了磁性的声音将凌悦生生的拉回了现实。

    就算是她不想面对自己,她也要看到封擎苍在这里。

    “阿苍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声音之中透露出了一丝惊喜,之后她就变得很是害怕。

    凌悦听到了封擎苍的声音,才发现病房内居然还有第三个人在这里,在看到了封擎苍的第一眼,她的瞳孔之中就充满了抗拒。

    “你也是来看我的吗?我不要,不能看我,不能看!”凌悦双手举起要挡住自己的脸,拒绝封擎苍看到她这张已然满是创伤的脸。但是不管她怎么躲闪,封擎苍都看到过了。并且也不在乎她的伤。

    因为她伤到哪里和他都没有关系,是丑是美,始终都是一个不重要的存在。

    如果不是裴诗语的关系,他不会愿意和她扯上一点点关系,就算是小姨子的关系,他都不愿意粘边。

    “你的样子,还有什么好藏的?从你想要藏住的内心,再到你的所作所为,没有一件我是不知道的。你不是一直问你妈妈,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吗?我说,你为什么要问她呢?发生了什么,你心里不是最清楚不过吗?”

    封擎苍冷笑着看凌悦,他低沉的声音让凌悦听到了耳朵里面倍感压抑。

    “发、发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阿苍哥哥你在说什么。求你不要看我,我不想让你看到现在的我。”凌悦心里很慌,她自己都没有办法接受现在的这张脸,要是被封擎苍看到了,那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本着这辈子还能和封擎苍在一起的心理因素,她觉得自己这张脸就是最大的资本,因为她是和裴诗语长得最相像的人了。如果这张脸在此刻毁了,那她还有剩下什么资本去勾引封擎苍呢?

    好像没有了吧,真的没有了吧。

    就算是有这张脸在!凌悦也始终都搞不清楚状况。封擎苍爱的始终都是裴诗语,就算是她曾经毁过容,现在的她已经不是最初的她,那裴诗语也是封擎苍心中无可替代的存在。

    她就是她,是不一样的烟火,是唯一的裴诗语。

    不是每一个女人想要和他的小语比,就能够有对比性的。就比如凌悦,她再怎么和裴诗语相比,想要学习她的一颦一笑,她都不可能学得会她的那种自然。

    “你是想不起来了呢?还想继续装下去?凌悦,在你昏迷之前,卧室里面发生了什么,你难道是真的想不起来了吗?还是想叫我来帮你回忆一下呢?给你一点温馨提示?”

    封擎苍失笑出声,凌悦到了这个时候还能装得下去,那真的是很可以的。任何人在面对他的质问的时候,都会害怕的全身发抖。

    因为他天生就有这种让人畏惧的气质,封擎苍也着急,他问了这些之后,凌悦也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之中,

    看到她的瞳孔越收越紧之后又有恐惧在其中,将她的瞳孔慢慢放大。

    “不不!不要不要伤害悦儿!”害怕的用手遮住了眼睛,宛如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正在她的意识里面发生。

    “伤害你?就你这样的,谁能伤害得了你?”

    “我怎么了?阿苍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说话,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都这样了,你不关心我就算了。为什么还要用这么冷漠的语气和悦儿说话呢?”

    凌悦一脸的懵懂无知,单纯的像一只小白兔一样的看看封擎苍,又可怜巴巴的看向施怡。好像是在像施怡求救。

    其实她的心里早就已经是惊涛骇浪了。

    她已经想起了在卧室里面发生了什么,也想起来了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受伤的。而导致她重伤的人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她却不知道。一点消息都没有。

    她也不知道,她出手掐裴诗语的事情,除了她以外还有没有人外人知道这件事。但是她相信,施怡肯定是不知道的,如果她知道的话,就不会在这个地方陪着自己了,毕竟她不是施怡的亲生女儿,非亲生女儿怎么都不可能比亲生女儿重要的吧。

    凌悦对着施怡扮可怜的样子,成功得到了施怡的回应。当下就带着警告的看了一眼封擎苍,而封擎苍也就是笑笑,对于施怡的这个举动,他不在意。

    他始终都想不明白,施怡对凌悦刻意这么好,她的小动作她都知道,却还是能够在她装可怜的时候向着凌悦,她到底是怎么想的,谁又知道呢?

    反正,封擎苍是完全搞不明白施怡的想法了。

    丝毫不理会施怡警告的意思,封擎苍依然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凌悦,她可以继续装,就看他还会不会相信她,再被她刻意装成无辜的样子蒙骗到了。

    “封先生,还请你注意一下你说话的语气,不要吓到悦儿,她现在的这个情况,还请你注意一点。”

    “凌悦,在没有发生那么多事情之前,我一直觉得你单纯可爱。你觉得你自己现在像什么样子?只要扮成无辜的那一方,你以为就能够博取所有人的同情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