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5章 就要镜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15章 就要镜子

    一脸的迷茫的凌悦,看起来完全就不像是伪装的。她严重露出的害怕和慌张彻底激起了施怡这个当母亲的保护**,她不愿意让凌悦现在就知道她的伤有多么严重,可能会有什么后遗症,她也还不敢告诉凌悦。

    所以就编织出这些话来安抚凌悦显得非常慌张的思绪。

    “不会的,你骗我。妈妈,你是不是骗我的,如果是小伤为什么我不能动?我的腿那么粗,我的腿怎么了?”凌悦才醒来就因为自己身体上和平时不一样而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妈妈不会骗悦儿的,怎么会骗悦儿呢?你要相信妈妈i的话,真的没事的,只要好好将养,就会早日好起来的。”施怡一只手抓着凌悦乱动的手。

    因为凌悦受伤的缘故,动一动就牵制全身,全身都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所以她也没有太大的力气去动。

    也是因为失血过多的关系,凌悦的力气也没有了往时那么大的。所以仅凭施怡的一只手就能握着住她的,还能阻止她乱动。

    “妈妈,我的脸为什么也疼,我的脸难道也受伤了吗?脸,脸伤得重吗?”凌悦越问越觉得紧张和心惊。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就躺在了这里,才是最最可怕的事情。所以她才觉得很抓狂。

    “没事,医生说了我的女儿会没事的,一点点小伤,以后治疗了就会好的。别担心。”施怡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凌悦了。

    她很快就要连自己都骗不过去了,还要怎么去安慰凌悦,还要怎么去欺骗她没事呢?她都没有办法保证凌悦以后会百分百的康复的。就算是做了治疗,可能是没用的。

    又是躁动不安的扭动起来,凌悦要挣脱施怡抓着的手,她想要伸手去触摸自己的身体,她的脸,她的腿,她的全身,她都不知道哪里有感觉痛的。只要是紧绷绷的地方,好像都觉得很不正常。

    下一秒,她终于挣脱了施怡的手,她摸到了自己受伤的脸,此时还有纱布包裹在上面,她的手根本就没有办法直接摸到自己的肌肤,顺着纱布摸。这个伤口有多大,她大概可以计算的出来了。

    “妈妈,这个伤口到底有多大?是不是缝了针了?为什么会那么痛,那么痛呢?你不要在骗我了好吗!你把镜子给我拿来,我要亲眼看看,我的脸到底伤得有多重。”

    凌悦开始发起了脾气,她虚弱的推嚷着施怡去给她拿镜子。

    “这里没有镜子。妈妈找不到。”施怡害怕凌悦会乱抓乱挠弄坏了包扎好的伤口,又紧紧的抓住了她的双手。

    这两个母女开始了一场博弈,一个骗,一个拆穿。所以最后是凌悦胜利了,她知道了自己身上大大小小至少有二十多个伤口,于是她开始大发脾气。

    她对着施怡大喊:“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骗我!我都已经这样了!为什么还要骗我?我的脸是不是毁容了?我是不是变成了一个丑八怪?我还能出去见人吗?”凌悦就是这样冲着施怡吼的。

    尽管她受着重伤,但是她的肺活量还是不错的,她的声音大的连隔壁的病房的人可能都能听得到吧。

    “悦儿!你冷静一点!你这个样子,妈妈也很难过,也很伤心,你知道吗?你就没有想过妈妈看到你这个样子的时候,心里有多难受吗?求你,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冷静一点!不管遇到什么问题,我们都应该冷静一点去面对,才能想到解决的方法!”

    凌悦刺耳的吼叫声,让施怡觉得自责,内疚。

    亲眼看到女儿变成了这个样子,心里最难受的不是她这个当妈i的是谁。

    “你让我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得了?变成这个样子的是我啊!不是别人啊!妈妈,我怎么能冷静得下来?我要镜子!你让人送镜子过来,我要看看我变成了什么样。你别骗我了。一定是我变成了丑八怪了,所以你才害怕我看到我自己的样子。我知道,我都知道!”

    “没有变丑,我的女儿一直都是最漂亮的。就是一个小疤,不会有疤痕留下的,等痊愈了以后又是美美的,别担心了好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你为什么不让我看看我呢?你就是在欺瞒我,你害怕我看到自己的样子吓到自己!”凌悦一再的强调这个问题,其实就是她内心深处最害怕面对,最清楚不过的事实。

    一个女人的脸就代表了她的一辈子在外人展现出来的,这张脸好看与否,都伴随着她往后的一生的生活,她要是毁了脸,以后还要怎么去见人呢?

    不行,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发生在她凌悦的身上。她不相信自己是真的毁容了,所以她现在急着需要一面镜子,好让她看到镜子里面的自己的脸,到底是不是和自己用手触摸到的那样。

    一个如花似玉年龄的年轻的女子,她的脸,就是她的命啊。

    “没有,现在的医术那么发达,一个小小的疤痕。再去做一个疤痕修复手术就好了。而且都是小手术,不管去了哪里都能做的,悦儿你别再强迫自己了!”

    施怡完全没有办法招架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的凌悦了,她现在就认一个理,她就是想要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其实封擎苍一直在旁边看着这母女两人,一个力求真实情况,一个瞒得心酸。

    伤口都在你自己的身上,难道发生了什么问题,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儿吗?还必须要面子才能看到自己的模样吗?是想要照的更加清楚一点,想看到你丑陋的那张脸,还是那颗黑得发亮的心呢?

    不管是什么,因为两者都有吧!

    “我不要,我就要镜子。妈妈,我好痛,我全身都痛。你再不给我拿的话,我会觉得我快要死掉的,痛得悦儿都没有办法呼吸了。”

    “我可怜的孩子,要是实在受不了,就睡一觉吧,等睡醒了,就会好一些了。”施怡也知道,她只能忍着这些痛,她也没有办法为凌悦止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