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4章 全身都痛-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14章 全身都痛

    其实如果不是施怡此时在凌悦的身边守着,封擎苍可能已经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暴怒,他可能会因为凌悦伤害了裴诗语的原因,而将她是如此对裴诗语出手的全部都加诛在她的身上。

    也让她好好感受一下,那种无法呼吸,随时都有可能会窒息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所以说凌悦是幸运的,她在做出了这些事情的时候。她的身边还有一个施怡守着她,如果没有的话,等待她的就是一个死字。

    “嗯咝……”

    在封擎苍的怒视之下,床上的凌悦疼得扭动了一下i身体。可能是因为她快醒了,也可能是因为她身上的麻药已经过了,该到了要苏醒的时候了。所以她才会痛得闭着眼扭动着如同木乃伊的身体。

    手也想要抓上自己被包扎过的地方,奈何她的手此时被握在了施怡的手里。让她动惮不得,也没有办法去抓挠自己的伤口。

    “悦儿,你是不是难受?妈妈在这里呢,你别怕。”施怡看到凌悦难受的叫了几声之后又不动了,有些失望。

    嘴里却还给她说着一些安慰的话,她说:“我的女儿啊,没有关系的。不管遇到多大的伤,不管是发生了什么,妈妈都会陪在你的身边,守护着你。只要我的女儿能够快快好起来,变成无忧无虑的女孩子,我就会开心了。”

    封擎苍就这么听着施怡有一句每一句的安抚着凌悦的躁动,听得多了,他也就不想再继续往下听了。

    “夫人,一个女儿伤在身上,一个女儿伤在心里。您觉得是身体上的伤容易愈合,还是心里上的伤容易被人忽略呢?”

    给凌悦顺着头发的手颤了颤,施怡怎么会不知道封擎苍想要表达的是什么呢?

    可是他想的,施怡从未在脑海里面思考过。她也没有想过,凌悦受伤了,即便是裴诗语一手造成的,她又该会怎么办。

    她更没有想过,如果凌悦的受伤是和裴诗语没有关系的,她这样爱护凌悦,却没有关心裴诗语,她会不会心里觉得难过,她没有想过。

    “是同样重要呢?还是这个非亲生女儿重要?”封擎苍言语之间的犀利,直戳着施怡的心脏。

    他在逼着施怡去直视这个问题。她不懂得该怎么去面对的问题,她此时却被封擎苍当着面问了出来。

    “两个都是我的女儿,当然是同样重要。我知道你可能对悦儿有误解,但是很多事情既然都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想过去的事情了。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你和悦儿也同样是一家人,就该好好的接受彼此的过失,和和美美的过日子。”

    “夫人把事情想得可真是够简单的。你觉得在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有谁能够一笑而过,不计较过去的呢?是凌悦吗?还是小语?”

    “她们都不会,所以封先生也不要这样了。悦儿是个好孩子,语儿也是。我相信这次会发生这件事,一定是一场意外,和谁都没有关系。”施怡压着声音和封擎苍辩解道。尽量不要让自己的声音提得太高而吵醒了凌悦。

    这样小心翼翼的爱护,真的是一个慈母的行为。

    但是不是每一件事只要外人觉得没有关系,就真的能够过去的。一些小事所引发的后果也足够让人悔恨一生。

    封擎苍现在能够想到的就是,凌悦已经变了,她已经不在是以前那个单纯率真的凌悦了。此时的她肩上已经长出了恶魔才有的翅膀,她从这双手开始,已经变黑。因为链接着她的心脏,路越来越长,她的变化也会越来越明显。

    直到有一天,她再也没有办法伪装她的黑暗为止,她都会亦邪亦正的,爱恨会让她变得纠结,这这些纠结的思绪之中,她也会因为今日的伤痛而还击到裴诗语的身上。

    善恶不会教她走正确的路,因为善恶自在人心。她如果连心都没有了,又何谈善恶呢?

    “痛……”

    “好痛。”

    凌悦因为疼痛而呻i吟,她的叫疼的声,也吵到了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的施怡,她刚才就是在想封擎苍说的这些话。

    她不相信封擎苍说的是真的,她也不相信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凌悦会变成一个坏孩子。所以她一直在脑海里为凌悦想着各种可以辩驳的话。

    “悦儿,你醒了?”

    “妈、妈妈。”

    “嗯嗯,乖孩子,妈妈在这里呢。你有没有哪里特别不舒服的?”

    “痛,悦儿全身都好痛。妈妈,悦儿怎么了?这里是哪里?看着好像是医院吗?妈妈,我们是在医院里面吗?”

    凌悦一睁眼就看到了四面白墙,施怡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在裴诗语用力推倒她的时候,她一撞就晕了过去倒在地上完全不省人事。就连进了手术室,做了手术,到现在她醒了,其实她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是觉得全身疼的好像是被人拆卸过了一样。

    “没事,没事,悦儿就是受了一点小伤,所以才住院的。”施怡看到这么小鹿一样可怜的凌悦,打心眼里就觉得她可怜。

    “我怎么会在医院?妈妈,我的脚怎么动不了,好重,好痛,还有我的身体,为什么也都觉得好痛。我怎么了??”

    凌悦终于因为疼痛而逐渐恢复了意识,她的痛意从全身传递到她的大脑,让她的大脑暂时性的失去了思考能力。

    她也没马上就想到自己发生了什么,也忘记了她和裴诗语动手的那一幕。、

    此时的凌悦,满脑子都在想着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她完全就想不明白,自己好端端的,怎么就来了医院了。

    “没事没事的,好孩子,都是一些小伤,所以包扎起来了。不能乱动知道吗?不能把伤口扯开了,不然伤口会难好的。乖乖的躺着,不要乱动,妈妈在这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