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2章 脸上缝了十针-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12章 脸上缝了十针

    原来封擎苍出去了之后,就直接离开了医院去了一家餐厅。因为是下午出去的,不少餐厅的午餐时间已经过了,封擎苍就等到了晚餐时间才回来。自己是没吃东西的。去那里不过是想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

    想到了施怡是裴诗语的妈妈,所以回来就给打包了一些可口的汤饭。

    施怡也没有想到,封擎苍出去是给自己打包晚饭去了。很多想说出口的话,因为他的贴心,也没再说出口了。

    不过虽然是封擎苍做得到位了,施怡在没有看到凌悦的时候,始终是没有胃口吃饭的。封擎苍已经把吃的都摆放在临时使用的餐桌上好好的了。她也还是不想动筷子,一点心情也没有。

    “你放在那里吧,我现在还不想吃。”尽管自己没有胃口,施怡还是和封擎苍说了,让他先放着。

    封擎苍也没有说什么,他已经买回来了,施怡吃不吃,他该做的也做了。平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关心裴诗语以外的人,因为她是裴诗语的母亲,他觉得自己做的已经足够了。

    房间内又只有封擎苍和施怡两个人。气氛因为两个人都不说话,呼吸很浅,谁也听不到。封擎苍累了,也就靠在椅子上环着双手闭目养神了。

    就这么等着等着,凌悦的手术终于是结束了。由于她身份的特殊性,当她被医护人员从手术室里面推出来的时候,并没有人在外面等着的。直接就是躺在病床上给推进了病房。

    施怡听到了声音,就从她休息的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紧张得不知道该放在身体的哪一处,虽然此时此刻她非常的想要飞奔到凌悦的身边,看看她的病情。

    因为还有外人在场,她不能表现得太过失了礼仪。所以就忍住了,站在远处眼睛都发直了看着病床上面的凌悦被推过来,越来越近了,施怡和封擎苍也看到了凌悦全身几乎都被绷带给包扎了起来。

    从头到脚,被包得稳稳当当的,看着就像是一个木乃伊。

    看到这般模样的凌悦,施怡那叫一个心疼啊!

    不管是不是有外人在场,她这个当妈i的是忍不住跑了过去,扑倒在凌悦的病床边,施怡哭得稀里哗啦的,嘴里不断的念叨着凌悦的名字,还叫她赶紧起来。

    “悦儿啊,我的悦儿,宝贝女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就伤得那么严重呢?”

    施怡的难过也感染了周边的医护人员。其实除了推凌悦进来的人之外,还有一个人也跟着进了病房,在进了病房之后,门就被关上了。这个人就是沈水月一直嚷嚷着要见的院长先生。

    “夫人,夫人不要太伤心了。小姐的手术刚刚结束,现在需要静养,您要小声一点说话,尽量不要吵醒小姐。”

    院长是知晓施怡的,这位温婉大方的总统夫人。在电视里的时候是明媚动人的,但是在看到她的时候,又会让人打心底里尊敬。

    或许这就是因为施怡的政治地位吧。因为是总统夫人,处处都会受让尊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是想要看到一个平凡的母亲,就是难事了。施怡平时也不喜欢参加那些上流名媛的聚会,除了必须要出面的场合,她会跟着凌非岩一起露个脸之外,她也是很少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的。

    “我知道,可是悦儿这个样子,我怎么能不难过呢。不知道我女儿的手术还顺利吗?她的腿以后能够正常走路吗?不会变成……”

    “这还很难下结论,病人的腿伤还是有些严重的。手术是成功的,以后能不能正常走路,就得看往后的恢复情况了,只要后期的康复治疗做得好的话,想要彻底康复也不是不可能的。”

    院长在看到施怡的时候,就觉得她其实是一个很平凡的母亲。在她因为凌悦而感到悲伤难过,担心凌悦的病情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也是一个为人母该有的表现。

    这却是最最令人动容的地方。

    “所以,我的悦儿还是有可能会成为一个残疾?这怎么行?这万万不行!她那么好的孩子,这些灾难怎么能发生在她的身上呢?一定还有办法的,一定能让她彻底好起来的对吧?”

    施怡此时的情绪波动有一些大,她无法想象凌悦变成一个坡子走路时候的样子。她向来高傲习惯了,会变成一个瘸子的话,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在背后笑话她的。

    那么骄傲的凌悦,到时候可能会做出偏激的事情。

    “抱歉,我们已经将最坏的打算告诉您了。确实是需要看后期的康复治疗。还请夫人不要太激动。就是太激动了,问题也没有办法马上就能得到解决的。”

    院长先生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种情况,他见得太多太多了。所以他也不会因为施怡的激动而觉得有什么。

    “可是我不能让悦儿变成残废啊!我可怜的悦儿,不能变成这个样子的。”施怡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她一心只想着凌悦能够好起来,彻底康复,不能变成残疾。

    “她的身上还有其他比较严重的伤吗?怎么全身都给包扎上了?”封擎苍没有施怡那么不平静,他表现的很稳重,当然了,他本人就是一个非常沉稳的人。

    所以在外人看来,他现在就是如此。问话的时候他的语气也是冷冷冰冰的,却没让人有任何感觉到不舒服的地方。

    “还有一点值得惋惜的伤处就是病人的脸上有被利器划伤,伤口有点深,所以只能选择用美容线缝合,缝了十针,以后脸上可能要留下疤痕的。不过等伤口彻底好了之后,伤痕也是粉红色淡淡的,也不会看得出来特别明显。”

    “什么?悦儿还可能会毁容??”施怡感觉自己再听到了自己一个完全没有办法接受的现实。她况且如此的抗拒难以接受,等凌悦醒来了知道这些,她怎么可能会乖乖的继续在医院里养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