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9章 看一眼都会吃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99章 看一眼都会吃醋

    声音低沉沙哑,裴诗语冷着脸道:“这属于我的私人问题,我不想回答,你还是换一个吧。”裴诗语拒绝,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什么进行讨论。

    “哦,那算了。我也不强人所难。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我已经听了阿苍的话,过来帮你看病了,你的烧也退了,扁桃体发炎也在慢慢好转。我答应阿苍的事情也做到了。接下来,你再有什么,就让人叫我就好。我今晚会守在这里。”

    华医生也不为难裴诗语,他可以从裴诗语划过一丝戾气的眸子里面想到,此事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所以裴诗语才会不愿意作为交换。

    虽然也不是君子,华医生也不是小人。实在不愿意说,他就不问了。

    “如果有一天需要用到那些照片,我希望你能够不要忘记你今天说的话。”裴诗语看华医生真的往外走了,她才向着他的那个方向小声的道。

    “放心吧,我不是卑鄙无耻的人。知道有些事可以做,有些事不能做。这些照片可以证明你是正当防卫,我也会保存好的。不要怀疑我这样做是出于坏心眼,我这样做单纯的是因为阿苍,他不会让你有任何意外的。”

    就算是第一次看到了封擎苍对一个女人如此用心。

    华医生也已经确定了,封擎苍这辈子都会栽在这个女人的手里。就算是伤痕累累,也是他自己愿意的。他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帮他,帮她找到心结,然后告诉封擎苍该怎么从新打开通向她冰封的心之上的那把枷锁。

    “谢谢。”几不可闻的一声谢谢,在华医生离开之后说了出来。

    裴诗语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很白皙,一双修长的手,看起来很瘦弱。但是只有裴诗语知道,这双手,在危难的时候能够蓄满力量。无穷无尽的力量,在需要用到的时候就像是生生不息一样不断的从掌心蔓延开来。

    握住这股子道不明的力量,裴诗语很庆幸自己还活着,也很庆幸受伤的不是自己。

    现在的她,就算是孤军奋战,前方的路再坎坷,她也要靠自己一个人的努力走完它。自己想要达成的心愿,也终究有一天能够完成的。希望就是在心里,在她一遍一遍的心痛之后更加坚定。

    “华医生,你在里面和裴小姐叨叨了那么久,叨叨了些什么这么开心?和裴小姐这么近,小心封总找你麻烦。”黑子见华医生开心的溜达出来,就随口问了一句。

    “啥都没有。就是看到裴小姐病好了一点,心情好的。”

    “她病好了你有什么可开心的。”

    “她病好了,我当然高兴啊。你看看这个是什么!”华医生说完了之后超级嘚瑟的把那把布加迪威龙的车钥匙拿了出来,在黑子的眼前甩了甩。

    “不就是一把车钥匙,有什么高兴的,这和你和裴小姐说了什么话有什么关系吗?”黑子不明白,就是一辆布加迪而已,有什么值得高兴的。这款车他还看不上呢,封擎苍给他送的车是他最喜欢的那款,比布加迪更好。

    “这你就不懂了吧!因为治好了裴小姐的病,阿苍把这辆布加迪送给了我。你说我能不高兴吗?”

    “这辆车我都开了好几次了,封总现在才送给你啊!”黑子一脸诧异的道。

    “什么?你开了好几次了?你什么时候开了我的车?什么时候!你怎么能染指我的车?”华医生现在就完全表现出了爱车如命的样子了。

    他的车专属他一人,其他人怎么能够没有经过自己的同意就坐上去呢。而且还开了好几次了,黑子说的话简直就是扎心啊!

    “这辆车是我帮着去办理购车手续,来来回回的试车,之后又开到停车场,还不是好几次是什么?”

    “切,就这啊。我以为是什么呢!还多亏了你帮我办手续了,老铁。”原来黑子说的是这个意思,白白吓得华医生的小心肝上下不稳的。

    “这车本来就是要送给你的,之前封总给我说过了。这和你治好没治好裴小姐没有一点点关系,不过封总是一个不善于表达,有些含蓄的人,现在才送给你,应该也是没有找到合理的借口吧。”

    “哈哈哈,我就知道。”

    “话说,你和裴小姐可不能离的那么近,封总是会吃醋的。别的男人多看裴小姐一眼,封总都不乐意。出于咱们感情不错,所以我才告诉你一声。”

    “谢谢兄弟,还是你对我好。”

    “知道我对你好,就赶紧告诉我,你和裴小姐在里面都说了什么。我也好和封总报备。”黑子也不会套路人,和华医生说这些,其实也就是无聊了。

    裴诗语和华医生说了什么,他也不会去关心,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本分是什么。但是他提醒华医生也是出于好意,说的也都是大实话。别的男人不管是谁,多看裴诗语一眼,确实会让封擎苍心里不快的。

    “那个,其实也没有说什么。你们不是说看到她脖子上的掐痕了吗?刚才又出现了,所以我随手就拍了几张照片,也就问出来了她弄伤凌悦的原因了。”

    “凌悦什么时候来的?怎么就受伤了?死了没?”黑子和唐夜异口同声的问出来。

    “额……”

    看到唐夜和黑子两个人那么激动,吓得华医生都哑巴了。

    “人是没死,正在医院里抢救呢。没有伤到要害,应该不会死的。我出来就是想要和你们说说这事儿,裴小姐脖子上的掐痕确实是凌悦留下的。她想要趁着裴小姐熟睡杀了她,所以用手掐上裴小姐的脖子。也正是因为如此,昏睡中的裴小姐醒了。出于正当防卫,所以才用力推开了凌悦,导致凌悦自己受了重伤。”

    华医生将裴诗语脖子上面的红痕缘由告知了黑子和唐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