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3章 可能会毁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93章 可能会毁容

    他怎么会想要找裴诗语来打听关于她自己的八卦呢?华医生此时此刻觉得自己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才会来招惹裴诗语。

    虽然她在睡着的时候乖乖的,让人会忍不住多看几眼,也因为她的美貌,很容易让人心动。但是在她醒来的时候,却像一只母老虎一样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撕咬别人。说话也是,夹枪带棒的,让人无法接下话,这不是尴尬是什么。

    裴诗语又翻了一记白眼给华医生,好像是在说他,“尽会说废话!”

    “我来是阿苍让我来的,他说你可能受了重伤。让我来看看,在你睡着的时候,我有初步帮你确诊,身体没有什么大碍。现在你醒了,我需要询问一下你身体的病情。”

    话题转换的太快,裴诗语才正眼看了华医生一眼。没有开口,是等着华医生继续往下说。

    裴诗语也不知道,华医生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自己受了重伤,难道自己不知道吗?他封擎苍诶有看到,怎么会知道她怎么了。

    “那个他们说看到你脖子上有掐痕出现过,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所以我想问一下你,你有没有被人掐过脖子?如果没有的话那个红痕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脖子上?!”

    华医生问题问了出来,裴诗语却保持了沉默。

    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实话,自己说了实话,他们会信吗?不过信不信,好像都不重要,不管事实是怎么样的,这些也都不会站在自己的身边替他说一句话的吧。

    “凌悦怎么样了?死了吗?”裴诗语没有正面回答华医生的话,却是问了凌悦是否还活着。

    华医生怔住,看着裴诗语半天说不出话,他之前怀疑过是裴诗语伤害了凌悦。再加上她现在毫无情感的看着他问这句话的时候,让华医生觉得是裴诗语想要杀了凌悦,所以才会一脸无所谓的问这句话。

    “如果我说没死,你会觉得失望吗?”华医生也不直接告诉裴诗语答案,而是反问她。

    “咳咳。呵……”

    没死?没死就好。没死就不会有太大的麻烦。死了她才会麻烦不断。

    “笑什么,难道说,你真的觉得凌悦没死成让你觉得很失望吗?啧啧啧,女人真真是可怕的物种,明明看起来善良可欺,却是那么……”最好还是不要做这个比喻为好,不然说了不中听的话,让裴诗语觉得不满了,自己会被裴诗语记恨上的。

    “你可真是会说笑。凌悦没死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失望?她死了,我还会有牢狱之灾,怎么可能会想要她死呢?”裴诗语面无表情的道,心里其实也是百般纠结的。

    “你是总统的女儿,就算是误杀了他的另外一个女儿,为了他的后代能够延续下去,应该也不会让你去坐牢吧?”

    一语戳中了裴诗语的痛楚,她怎么都不愿意当凌非岩的女儿!她生来就和凌悦不一样,如果凌悦真的出事了的话,她一定会被凌家弄死,让她陪着凌悦一起下地狱的。

    这就是同人不同命。

    “我没有要杀她,只是轻轻推了她一把,我也不知道她会受伤。”裴诗语说的这句话是实话,她从来没有起过杀人之心,就算是凌悦掐着自己的脖子想要自己的命的时候,裴诗语依然是想要自己活下来,并没有想要出手杀了凌悦。况且她也没有这个本事。

    当时的她还是病弱不堪一点气力都没有,能够从她的魔爪下保住一条命是上天眷恋,不忍心看到她无辜惨死,才会让她忽然出现了一股怪力,导致力度过大把凌悦都推飞了出去。

    “你可知她伤的有多严重吗?脸可能会毁容。”华医生问道,他此时也正在注意观察裴诗语脸上的表情变化。

    他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不敢置信。但是却不是害怕,她的眼神很是清明,很干净,一点杂质都没有,坦坦荡荡的。仿佛是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完全没有想到的。

    “我只知道她被我推了一把摔在了梳妆台上,还被利器砸到了,流了血,会不会毁容我就不知道。”裴诗语不想被人误会,所以还是解释清楚比较好。

    不管他们信不信,她都是会实话实说的。

    “只是推了一把就能把人推出了重伤,裴小姐,你觉得我会信你的话,还是法官会信你的话呢?当然,出于你是我的嫂、嗯、那个的关系,所以你说的话,我还是会选择相信的。”差点就口快又说了裴诗语是自己嫂子这样的话。

    “不管信不信,我都没有用力推她。”

    “当时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们起了争执?你为什么会推她?”华医生终于是问到了点子上了,之前的都属于隐藏性的问题。他不确定裴诗语会不会说实话,当然说会相信她的话,也似假非假。

    “我和她没有起争执,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既然连话都没有说上,你为什么要推她呢??如果不起争执,你会故意动手吗??还是说你单纯的看她不顺眼?这不可能吧,你们可是姐妹呢!”华医生急啊,心里超级着急的,就想知道真相。裴诗语却好像是有所顾虑一样,总是答一半又藏一半的。

    “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要对你说?和你有什么关系?”裴诗语感觉自己好像是进了华医生的圈套里,他正在一点点的套自己的话。

    这件事本来就和他没有关系,他干嘛问得那么详细?封擎苍都还没有来问呢,施怡也还没有来呢。他一个与此事没有干系的破医生来问那么多干嘛?

    “这不是出于关心你吗?要是之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我还能当一个证人为你作证不是吗?你这人,怎么句句都带着刺,好像我知道了什么就会害你一样!你也说了,我和此事没有关系,你自己想想,要是不是因为关心你,我i干嘛要问那么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