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2章 别再叫嫂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92章 别再叫嫂子!

    “晓晓,你还好吗?”低喃一声,唐夜不知道该怎么消除此刻的忧愁。他一生之中想要对她们好的女人,现在好像都不怎么好。

    裴诗语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傍晚,唐夜也趴着床沿边睡着了。裴诗语睁眼就看到了唐夜还守在旁边,忽然觉得空气变得很压抑。

    自己就算是睡着了,他们也要继续监视着自己,一点属于她的自由的空间都没有吗?裴诗语在看到唐夜的第一眼,出现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

    她压抑着,胸口就会觉得很闷,忍不住就会咳嗽出声。

    “咳咳咳。”一开始就会有些停不下来,是自己所不能控制的。咳个不停,也成功惊醒了在一旁浅睡的唐夜。

    一醒来唐夜看到裴诗语咳嗽就马上给她倒了一杯温水,想要给她喝下去,裴诗语却拒绝了他的好意。任由他的手拿着透明的玻璃水杯停在半空之中久久。

    出于对唐夜的不满,裴诗语不愿意接受他的好意,因为她讨厌他,她现在就像是一个犯人一样被关押起来。

    “咳咳咳。”

    “小雨滴,你喝一点吧,喝一点水会好受一些,也就不会一直咳嗽了。”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唐夜亲自把水杯放到了裴诗语的手上,让她紧紧抓牢了,才放开手继续道:“我不知道你现在为什么那么抗拒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不想看到你难受,你也用不着这样子,我没有恶意。一杯水而已,就算是你自己倒也是要喝的。让自己难受对你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裴诗语僵直着身子,咳嗽也变得小了一些。

    心想的是,我好还是坏,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巴不得见不得我好呢!还说得自己很委屈的样子。谁比谁更委屈,你心里自己没数吗?

    最后还是在唐夜凌厉的眼神下看着喝了这杯水。裴诗语喝完了之后才觉得好受了一些,也果然是不在继续咳嗽了。

    可能是因为休息好和睡觉前吃过药的缘故,裴诗语觉得自己的喉咙好像也没有那么肿痛了,比早上好了许多。虽然还有不适感,其实在吞水的时候,也已经比早上好受了很多了。

    就是不知道自己现在开口说话,声音还会不会很难听。

    看到裴诗语乖乖把水一口气喝完了之后,唐夜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想要像以前那样伸出手摸摸裴诗语的头,却被她眼快的躲过了。

    唐夜也不觉得尴尬,反而是笑得更开心了,因为以前他试图想要摸裴诗语的头的时候,她也会像现在这样躲过去,这一点是没变的。“既然醒了我去把华医生叫来让他再给你看看,我也去准备一下晚餐。你先在这里等一下吧。”

    唐夜出去了,又换来了一个华医生,也是封擎苍的朋友,也让裴诗语觉得不喜。

    现在只要是和封擎苍能扯得上关系的人,都让裴诗语觉得讨厌。她并不是这样的人,却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这些想法。

    意识深处就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不要太过于和封擎苍的朋友们接触。不管他的哪一个朋友,都有可能是害死自己母亲的帮凶。所以她要和这些保持一定的距离,让自己处于安全区内就好。

    华医生来了就先和裴诗语打了个招呼,裴诗语是对他爱理不理的样子,看了他一眼就扭开头了。好像他在这里就像是空气一般。

    “我该叫你裴小姐,还是嫂子,还是公主呢?我知道了,你是凌非岩的女儿!真的是一个超级劲爆的消息啊!这个大新闻,阿苍竟然一直瞒着我。难怪说,阿苍对女人都不感兴趣,原来是有你的存在了。才会让阿苍选择在一棵树上栖息。”

    在没有从黑子的口中听到自己想听的八卦,华医生的算盘就打到了裴诗语的头上了。

    但是他万万不会想到,他在说出裴诗语是凌非岩的女儿的时候,裴诗语会用仇恨的眼光瞪着自己。

    好像是他说错话了那般,裴诗语的眼神凶悍,如有一只猎豹在她琥珀一般的眸子里奔向他。随时都有可能从她的眼珠子里飞奔而出将他扑倒撕碎。

    被裴诗语仇视到害怕,华医生自觉闭上了嘴。

    “咳咳,额,这个!”浑身都不舒服,华医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的犀利眼神给吓怕了,“那个,要是嫂子不想说这个话题,可以不说的。我也不是特别的想知道,对的,也不是一定要知道。你可以不说,别这样看着我了!”

    “别再叫我嫂子!我不是你嫂子!和封擎苍没有半点关系!”裴诗语隐忍着即将爆发出来的怒火说沉声说出这一句。

    此时的她神色比之前更加凌厉了不少,眼里也冒出了若隐若现的火光。

    如果刚才华医生还将裴诗语当做一个弱女子的话,现在他一定改变了这个想法。裴诗语根本就是一直猎豹,和弱女子是扯不上半毛钱的关系的好吗!她能有吃人的本事,她能有用一个眼神把对手吓退的超厉害的本领。

    华医生被裴诗语吓得有些说不出话,也是等裴诗语收回了她警告的眼神之后,他才敢小小声的对着裴诗语问道:“我不叫你嫂子,该怎么称呼你呢?裴小姐吗?还是小语?”

    “你觉得呢?我和你熟吗?”裴诗语觉得自己的喉咙果然是好了不少,脑袋也没有那么昏沉了。睡一觉醒来,感觉变好了很多。

    “额,还好吧,挺熟的。”这样说完,裴诗语一个刀子眼飞了过来,华医生又吓的赶紧改了口道:“那我叫你裴小姐吧,叫裴小姐总可以吧!看你也能说话了,喉咙应该也没事了。那晚上再继续吃药,明后天两天都按时吃药的话,你的病一定会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裴诗语不屑的道,这好像就是一句大白话,说的是个生过病的人都知道多吃几天药就会好起来的好吧。

    “额,知道就好,那你要按时吃药。”感觉自己被裴诗语呛得都没有办法继续和她交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