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1章 一言难尽-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91章 一言难尽

    “华医生,我的女儿就麻烦你帮忙照看着了。希望你能够尽全力让她尽快康复起来。”

    “哪里的话,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是我应该做的。一定会尽我的所能。请您放心。”华医生受宠若惊!

    总统大人竟然如此郑重的和自己说话。这是他这辈子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就是医生给病人看病是正常的,但是总统一家人却是有专业的医生照料的。平时总统一家人要检查身体啊,做什么项目啊,都有专人出面。

    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虽然他知道凌非岩没有别的意思。但是他能够信任自己,还交代自己一声,就证明了,他对裴诗语是相当看重的。

    “谢谢。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我知道你们都是语儿的好朋友,那就麻烦大家多费心帮我照顾好她了。”

    “先生无需客气,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您还有事的话,就先去忙吧。我送送您。”黑子说完了之后就等凌非岩发话。

    凌非岩再对着三人点了点头,算是告别。戴上了墨镜还有帽子,如果不是近看,是没有人能够认得出这个长相俊朗的中年男人就是他们的总统大人。黑子先去给凌非岩开了门,亲自送凌非岩去了地下停车场。

    送别了凌非岩,黑子就上来了。华医生却是早就等不及想要见到黑子想问他话了。

    话说他为什么不问唐夜呢?因为唐夜的嘴巴比较紧,对于凌非岩的家事,他不愿意多说。所以就算是华医生一直不厌其烦的在他的耳边问来问去的,他也是咬紧了牙关。

    什么八卦都没有从唐夜的口中挖出来,华医生也是佩服了唐夜的口风了。

    “黑子,刚才那个来的可是总统啊。他怎么会是嫂子的父亲?嫂子不是姓裴,总统不是姓凌吗?怎么会是他的女儿?”

    黑子摇了摇头,一脸的惆怅,“一言难尽啊。”

    裴诗语的身世复杂得能说得上一天一夜也不一定能说的清楚的。华医生什么都不问,偏偏问这个最最难回答的问题,也是一个不可说的秘密。黑子选择了不多说。

    “什么叫一言难尽啊?时间多的是!一言不尽那你就多说几句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也让我好好了解一下我这位嫂子的身世啊!总统不是只有一个女儿,就是早上那个凶巴巴受伤被送去医院的那个,我都不确定那个是总统的女儿,一点素质都没有,要不是阿苍告诉我的。我还真不敢相信那个女人会是总统那么伟大的人物的孩子呢!”

    “这话你当着我的面说可以,在外可不能乱说。”黑子一脸怕怕。还好是总统走了,华医生才会口无遮拦的。

    要是当着凌非岩的面说他的女儿没有素质,没有修养的话,那不是打总统大人的脸吗?别人不知道凌非岩是什么样的,他可是清楚得很呢。

    想到那问人质的时候,让他弄来水蛭的就是凌非岩本人了!这个手段真真是可怕得令人发指,现在想起来黑子都觉得瑟瑟发抖!也就只有这样的大人物才能用到这种手段的吧?

    “我这不是在问你吗,在外面我肯定是不会乱说的。你就告诉我吧,到底是什么个复杂的情况,我太想知道了!”华医生也是不死心,看黑子不像唐夜那么冷漠,还和他聊了起来,华医生就觉得有望可以从黑子的口中打探到关于裴诗语的身世信息。

    虽然说,知道这些对他也没有什么用处。但是人就是如此,对于那些神神秘秘的事情倍感兴趣,好奇心也是重得很。

    看着华医生,黑子几次欲言又止。华医生知道黑子这是要动摇了,可能下一刻就会说出来了。

    “你别磨磨唧唧的,快告诉我啊!你再不说我都要急死了!嫂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哪里有什么不能说的呢?你不说的话,我就要去外面说,我认识了总统的女儿了!”

    “哎,不行不行,这事不能说。反正不能从我的口中说出来。你别问了。你最好也不要去外面乱嚼舌根,不然出了大事谁都救不了你。就是封总都没有办法救你。别轻易惹了总统先生,不然会死得很惨的!”黑子差点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巴给说了出来。

    几次想要开口,眼前马上就会浮起那天发生的画面,现在那个人质都还在华医生的医院里面养着呢。后果如此严重,黑子可不敢轻易挑战凌非岩的威严!

    “能有什么事?还死得很惨,我又不是吓大的!不想说就不想说呗,还吓唬我!哼!等阿苍回来了,我再自己问他去!”华医生一脸的不高兴,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情绪说变就变了。

    因为黑子没有满足他的好奇心,就连黑子想要看电视都被华医生恶意换台了。唐夜看到两个大人一下像两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开始较真,生闷气的生闷气,自己是没有心力去管这两个巨婴的。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回了裴诗语的卧室等着。

    静静的守护,裴诗语的呼吸很浅,唐夜细细的听,却觉得裴诗语呼吸的声音是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旋律。

    看着她的脸,不知道为何,石晓晓那张担忧而难过的脸忽然出现了裴诗语的脸上,两张完全不同的脸在此刻却重叠在了一起。好像石晓晓就是裴诗语,裴诗语就是石晓晓一样。后来是石晓晓的脸完全覆盖上了裴诗语的,她好像是用着幽怨的眼神看着他,好像是责怪他为什么要对裴诗语那么好,为什么还不能忘记她。

    心里咯噔了一下,唐夜晃了一下脑袋,让自己尽快幻觉清醒过来!

    他怎么会出现那么离谱的错觉。他怎么可能会看着裴诗语而想到了石晓晓呢?再说,石晓晓现在应该已经是国外安定好了,也应该有消息回来给他了,为什么迟迟还没有消息呢?是封擎苍安排的,难道是他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