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5章 执迷不悟-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85章 执迷不悟

    但是他也知道,因为期望过大,失望就会越大,裴诗语太想得到亲情,父爱和母爱,她一直都非常渴望触摸到。所以当有一天她恢复清醒的时候,一定会伤得很重很深。

    那个时候的她不知道是否会伤心不断,无法释怀。时间会风干过往,却没有办法带走人应该有的忧伤。

    送走了华医生,该交代的也都和他说过了。封擎苍现在就是在等待消息。不管是谁打电话来,都有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心情还有他的思绪。

    再进到病房里,施怡已经停止了哭泣。病房里也只有她一个人,封擎苍也是好奇,凌悦已经住院了,施怡好像也没有通知凌非岩。也不知道是凌悦的地位不够,还是在施怡的心目中,凌非岩的事业比凌悦更重要呢?

    不过不管是什么,都与他没有关系。

    再继续之前的话题可能有些无趣,封擎苍也不想和施怡多说什么,就这样挺好的,安静的等待,他可以闭目养神。最近没有一天是休息好的,就算是找到了裴诗语,他也仍然有一种患得患失的错觉,总觉得裴诗语现在还不是真正的属于自己。

    就好像是寄宿在他这里,随时都有可能会从他的手掌心之中溜走。这是一个非常不秒的错觉,封擎苍却很是小心,不管是不是有这样的错觉,既然已经产生了,并且还是脑海里警醒自己了,那他就必须要放在心里,时时刻刻都要记着,并且提醒好自己,不要掉以轻心。

    “语儿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她到底去了哪里?又发生了什么?”本是静默无声的病房,因为施怡的突然发问,封擎苍才睁开假寐的双眼。

    长辈问话,他不得继续装睡,不能假装没听见。所以在睁开眼的第一时间,封擎苍就看向施怡,他说:“和带走她的人在一起生活了几天,发生了什么她没有告知。现在只能靠猜测。”

    “那她为什么会生病?生病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带她来医院?我可不相信你说的那一套,什么她自己不愿意来医院,我可不相信。生病住院,天经地义的事情。她是大人,你这套说辞是哄小孩子的。”

    “夫人,您觉得我有骗您的必要吗?骗您对我有什么好处吗?若是我不在意小语的生死,我为什么要费那么大劲的把她找到?又为什么在她生病的时候衣不解带的看着她生怕她再有一点不适。您觉得我都是闲着没事可做吗?如果你真的不相信的话,那就等您有机会了自己去问小语吧。不过,我想,就算是小语亲口和您说,您也不一定会相信。就像是您不愿意去问一个醒着的人,凌悦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受伤的一样。”

    封擎苍本是不愿意把话题扯到这上面的。但是想想就觉得很来气,自己好声好气的解释过多次。他更是没有做过什么有失分寸的事情,什么时候招惹到了施怡?他自己都不清楚,现在施怡却处处在为难自己。

    就连裴诗语自己说的话,他转个口,从他的嘴里出来就变成了骗子吗?

    他真的是有那么得空?以骗人为乐还是怎样了?好像他除了需要照顾裴诗语之外,公司还有公司之外的事情,都很忙,有时候忙得他连睡觉的机会都没有。

    这些苦楚他从没有和谁提及,也从来没有一个可以诉苦的人。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将这些本来就该是他承担的责任去向谁说出来。他是男人,很多事情,就该自己去承担。

    而他现在能静下心来和施怡说这些,其实已经是非常好性子的了。施怡却是不相信自己说的话,还认为自己是胡编乱造的。这一点就有些过了,至封擎苍的自尊于不顾。

    向来高傲如封擎苍,除了对裴诗语会低头之外,也就对自己这个未来的岳母会好说话一些。施怡去不懂他的让步。

    “现在我冒昧再问夫人一次,您为什么不去找小语问凌悦受伤的原因?是因为您不相信小语还是不想质疑凌悦?”封擎苍冷漠的开口,完全不再顾忌施怡的心理承受能力,她能够咄咄逼人,他也会让施怡意识到自己的偏心,她这样的行为有可能会伤害到她的另外一个女儿。

    就算是裴诗语现在失忆了,也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晓。如果她知道了施怡怀疑是她有意伤害凌悦,那该让她多难过呢?

    这让封擎苍不得不站在裴诗语的这一边为她说一句公道话。

    “语儿、语儿不会做出伤害悦儿的事情的。她不会这样做的,所以没有问的必要。不管是怎么受伤的,此事我都不想深究下去,封先生,希望你回到家中了之后也不要在语儿的面前说一些不该说的话,让语儿有所误会。我希望一家人可以和和睦睦的。”

    施怡此时的眼神有些严厉,就像是对着一个晚辈那般,她拿出了她大人的样子,看着封擎苍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坚定。

    “有些话不是我说了小语就会信的。就比如,她不是一个没有思想的人,谁好谁坏,她心里自然有个数。如果您觉得此事是小语的错,那我劝夫人最好再好好想想,小语她现在不过是一个失去了记忆的人,她不认识你,也不认识凌悦,如果不是有人挑衅她。她怎么会主动出击?”

    封擎苍将话说到了明面上,希望是施怡能够自己去想清楚,不要再执迷不悟下去了。宠孩子可以,但是也不能偏脱得太厉害了。封擎苍不想看到裴诗语有一天想起今天会伤心难过的样子。

    “封先生,你这是在教训我吗?”

    “不敢!我只是想以一个关心小语的人来和您说这些心理话,如果您不愿意听的话,那权当我没说过,您也没有听过,或者一笑而过,不当真就好。但是我想,这些话一定是让夫人心里觉得难受了吧?同样是您的女儿,为什么待遇如此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