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2章 她没有一点高兴-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82章 她没有一点高兴

    在电话挂断之后的三十秒内,封擎苍就把熬粥的制作方法给发了过来,黑子看了一下有些愁眉了。

    他看得懂这些,但是真正做起来,能不能成就不能怪他的了。平时都忙于工作,从来不自己开火的男子汉,现在却要亲自下厨。若是半成品直接开锅或者放进微波炉里加热的话,他还是很棒棒的。但是如果是完全都需要自己动手的话,那就很难说了!

    实在不行,也就只能为难裴诗语,让她先吃吃他所做的黑暗料理。

    封擎苍这边确实是遇到了麻烦的事情。

    他一到医院,华医生就告诉了他一个不好的消息,说是凌悦伤得很严重,由于她的膝盖受到了严重的撞击,导致了粉碎性骨折,现在需要先做手术,手术成功了之后也不知道凌悦以后是否可以恢复好,是否还能像正常人一样正常走路。

    如果伤得确实很严重,再加上术后恢复得不够好的话,那以后她可能都没有办法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走路,就算是恢复了行动,也可能会是一坡一拐的瘸子。

    施怡在听到华医生说这个坏消息的时候,差点哭晕了过去,央求着华医生,一定要想办法治愈好凌悦的脚。不能让她成为一个身患残疾的残疾人,这样会打击她的自信心。

    “夫人,您别太担心了。手术正在进行中,相信医生的专业性,会尽全力治好凌小姐的。”华医生没有亲自去做手术,因为他不是这个医院的医生,去了也不合适。

    当然这对于他而言也就是一个小手术,但是对于其他的医生而言也就不一定了。虽然不知道凌悦在卧室里面和裴诗语发生了什么样的争执,才能大动干戈,弄成一个重伤被抬出来到了医院。

    但是他也是一个医者,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都不想看到病人重伤不愈。出于一个医者的心理,华医生希望凌悦能够得到救治早日康复。

    “呜呜呜,我可怜的悦儿,她到底是做了什么孽了?怎么在家中也能弄个重伤出来?她以后要是不能走路了,该如何是好呢??”施怡哭的不能自已,她想到凌悦可能会变成一个残疾,就没有办法接受。

    “放宽心,医生都会告知病人家属最坏的情况。咱们要往好的想想,手术之后康复治疗做得好的话,也就不会有什么了。”华医生是会安慰人的,之前虽然和施怡凌悦大吵过嘴,现在遇到了难过的事情,他也会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的着想。

    特别是现在看施怡的模样,再想到她之前在裴诗语的卧室里面伤心难过的模样。才觉得自己之前对她说话是重了一些。

    哪个母亲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平平安安的一生无事呢?

    若不是因为凌悦在卧室里面用了不怀好意的眼神盯着裴诗语的话,华医生觉得自己一定不会说出那些难听的话。也不会和她们吵起来的。

    现在看到施怡哭成个泪人儿一样,只觉得她非常的可怜。也对施怡产生了同情。他就是这样的人,容易动情的人,看到别人伤心难过,他也会跟着觉得很难过,想要尽快安慰别人,让别人放宽心,想要看到病人或者是病人家属展露出笑颜,这是作为一个医生的天职。

    他从来没有忘记过,他之前叛逆不愿意学医,在之后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愿意听从父亲的话再学医。因为是他自己的心指引他的。

    “你也是医生,你和我说说,我的悦儿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她一定会好起来的,不会成为一个残疾的对不对?没错,她不会的,一定会好起来的!”施怡的泪都已经打湿i了自己衣领,她也不知道自己哭了有多久。现在眼睛红肿得可怕,总以为已经将眼泪都哭干了,但是她在想到凌悦的遭遇之后又会忍不住哭起来。

    担心害怕也让她开始学会了自言自语,用自问自答的方式来加强自己的感知。

    好像只有用这样的方式,才能提醒自己,凌悦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夫人,您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凌小姐还在手术室里面,除了腿伤,身上还有其他的小伤,都无碍,等她出了手术室,您就可以看到她了。想来您也不想凌小姐看到您那么难过伤心的样子吧。这样会让她更加担心自己的病情的。”

    华医生见劝施怡没用,也只能说些能够影响得到施怡的情绪的话了。

    她现在是一心在担心凌悦的伤势,而他也只能用凌悦来吓唬施怡了,希望她能够尽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封擎苍也没有在手术室门口等着,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特别是在知道,凌悦可能是想要杀害裴诗语,最后造成了她自己重要入院的时候,他对凌悦就充满了怨恨。

    如果凌悦没活着还好,活着的话,就算是变成了一个瘸子,他也觉得不够解气。从电话里黑子说的话,封擎苍就能够想得到,在他不在的时候裴诗语是怎么遭受凌悦的欺负的。如果他在场,他敢保证,想要掐死凌悦的一定是自己,她是怎么对裴诗语的,自己就会怎么以牙还牙的通通都还到凌悦的身上。

    在病房里等候,听到施怡哭哭啼啼的声音,其实让封擎苍觉得很是烦躁。

    他其实现在就是回家,回家看看他的小语情况怎么样了。特别是在想到黑子和唐夜两个都不会做饭的大男人,大大咧咧的,他们怎么能照顾得了自己的小语呢?

    非常的不放心裴诗语由他们两个人照料,所以在刚才黑子给他打电话来的时候,他是故意说话挺大声的,而且也表现出了一幅有些冷淡的样子,无非就是要做给施怡看的。怎奈,施怡明明看到自己接起了电话,她却没有任何的表示。

    听到了小语醒来的消息,她没有一点高兴。在他接电话的时候,她虽然是在听,但是封擎苍知道,施怡的心理一定是起了变化的。

    她心里在想什么,他就猜测不到了。但是他知道,施怡可能是在思考凌悦的伤是不是裴诗语造成的。裴诗语那么快就醒来了,她可能是伤害凌悦的罪魁祸首。而且裴诗语还平安无事,凌悦重伤。在外人不了解情况的解释,很大的责任就是出在了裴诗语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