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8.第1878章 掐痕消失-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878.第1878章 掐痕消失

    “何事?是小语醒了吗?”封擎苍张口问道,他的心思也全部都放在了裴诗语的身,黑子一个电话进来,他自然而然的觉得是黑子和他说关于裴诗语的事情。请

    “封总,唐少叫我给您打个电话问问裴小姐的脖子怎么会有被人掐过的痕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黑子那边小声的问道,他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该管的,而没有封擎苍的允许,他的私生活,他也不该插手。但是唐夜不一样,唐夜可以问。

    封擎苍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寒着声,封擎苍的声音带着的寒意能够穿透过电话直达黑子的耳膜,让黑子全身都打了一个寒颤。

    “那个,我说,裴小姐的脖子有掐痕。”明明还是夏天,为何感觉那么透心凉呢?黑子不知,却很清楚的明白,封擎苍是不晓得裴诗语脖子的掐痕的事情的。

    “你看清楚了?确定是掐痕?”尽管已经听到了第二遍,封擎苍还是想要问个清清楚楚的。他现在脑子里传出的第一个想法是,凌悦做的。

    凌悦想要裴诗语死!!!

    是凌悦在卧室里面想要杀了裴诗语,趁着她熟睡的时候对她下手是最好的时机。却因为她在杀裴诗语的时候,裴诗语忽然醒来,或者说是裴诗语被掐住了之后呼吸不了,才被迫从沉睡惊醒,在恐惧和暴怒之下,裴诗语出手推了凌悦,才导致凌悦摔成了重伤。

    这样的话,也解释清楚了为什么华医生说裴诗语是精疲力竭昏了过去,身体却没有大碍了。

    因为她是在极度的恐惧之醒来,又在极度的恐惧之完成了自救,当得救了之后,她当然是像没了任何的担忧一样再次陷入昏迷了。

    黑子还在和封擎苍打电话,但是唐夜却发现了一个怪的现象,他马把这个现象告知了黑子,也好让黑子能够及时告知封擎苍,他大声说道:“黑子,小雨滴的脖子的红痕又没有了。”

    听到唐夜的话,黑子也赶紧低头一看,果然是刚才看到的红痕已经慢慢的消失了。像是没有出现过那样。

    不解的摸了摸头,和唐夜对视一眼,问道:“怪,怎么没有了?”

    “封总,裴小姐脖子面的掐痕又不见了。但是我保证我之前没有看花眼,是真的有出现过这个掐痕,唐少也是可以作证的,他也看到了。两只手印很是清晰,不过现在为什么会不见了我不知道原因了。”

    黑子如实交代了裴诗语的情况,也把自己的疑惑也告知了封擎苍。

    封擎苍是没有亲眼看到裴诗语的,所以他也不知道黑子说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

    “在出门之前,我没有看到小语的脖子面有异样。你们确定不是看错了?”裴诗语的被子是封擎苍盖的,他害怕裴诗语受伤了,让华医生检查不说。在清理完了血迹之后,他又亲自帮裴诗语检查了一遍。确实是没有发现有哪里不对劲的地方。

    “我们是不可能看错的,如果是一双眼看到的话,您这样问算了。但是我和唐少都是亲眼看到了的。是现在为什么会忽然消失了很怪。我们也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裴小姐的脖子怎么会出现掐痕??封总,是有什么事,您不愿意告诉我们吗?”黑子最后一句问的小心翼翼的。

    他知道算是封擎苍不愿意告诉他,也是他的事情。但是出于对封擎苍的关心,他的任何事情,他这个得力手下当然是都想要知道的了。

    “小语的母亲和凌悦早来过,在你们来之前已经离开了。凌悦现在重伤已经送去医院救治了,我现在是要赶去医院。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了。”封擎苍心的疑惑也得到了解答。

    他也相信黑子不可能会无生有来骗自己!不管裴诗语的脖子是否还有掐红,凌悦做出了伤害裴诗语的事情,她应该想到他会怎么对付她为裴诗语报仇的。

    “难道是凌小姐伤害了裴小姐??她们不是姐妹吗?怎么会打起来?”黑子超闷的,他也一直都知道裴诗语和凌悦的关系不好。但是他也以为自次封擎苍劝说过凌悦改邪归正了之后她会有所改变的。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封擎苍头疼不已,前面正好是一个红灯,他踩下了刹车,车子也缓缓停了下来。说实话,在得知裴诗语被凌悦故意伤害的那一刻,他想要调转车头回去陪着裴诗语的。

    但是也因为这个红灯,给了他一点点思考的机会。裴诗语其实最想看到的是一家和睦,她现在虽然是失忆了,但是她内心还是非常渴望亲情的。

    凌悦做了什么她不会让她的家人牵连其,而凌悦醒来,可能会因为自己受伤一事而大做章。她的话在当下还是可以起到一定的影响力的。所以封擎苍要先赶去医院,让凌悦乖乖闭嘴巴,不然她会后悔自己的嘴巴不够牢靠。

    “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现在先麻烦你还有阿夜先帮我照顾着小语。如果她醒了,先不要和她说太多的话,她的喉咙不舒服,先让她吃点东西再吃药。我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去,如果等小语醒了,再给我打一个电话。”封擎苍事无巨细的交代了很多。

    说到了绿灯亮起,封擎苍才挂断了电话。

    黑子又将封擎苍的话说给唐夜,唐夜算是现场给转听了一遍。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先听阿苍的吧。小雨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来。对了,你会热饭吗?”像是想起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唐夜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当看到黑子脸怪怪的表情,唐夜知道自己问了等于白问了。黑子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可能会做这种小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