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7.第1877章 是阿苍伤害了小雨滴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877.第1877章 是阿苍伤害了小雨滴吗?

    心万分的自责,在自责内疚之,封擎苍等了不是很久,唐夜和黑子闻讯而来了。认真的交代了几句注意的事项,封擎苍没能等得裴诗语醒来,拿起了外套往外走。

    速度是不快不慢的,看来要出去也不是特别的着急。但是封擎苍把唐夜叫来的时候可是非常着急的。

    裴诗语的身边是一刻都没缺过人。在封擎苍交代唐夜的时候,唐夜将封擎苍说的话全部都记在了脑海里。

    说实话,他能在裴诗语需要人在身边照料的时候出现,他的心里很高兴,同时他又觉得难过,他不想裴诗语生病,生病的时候她像一个飘忽的生命体,随时都有可能会消失不见。

    “唐少,裴小姐这次怎么病的那么严重。看起来昨天还虚弱啊,脸色也不怎么好看。我们真的不用送她去医院吗?”

    “阿苍说过小雨滴的病情已经有所好转,但是现在却没有像是有好转的样子,我看着也像是更加严重了一些,阿苍不会是乱说的。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没有弄清楚。我们先在这里守着,再帮小雨滴量下i体温,如果已经退烧的话,那病情应该是稳定了。”

    唐夜其实也是迷迷糊糊的,他从小到大都是被人伺候的那个对象。而且他的身体很好,也很少生病,身边的人算是生病了,也不是这种病,都是伤,大伤小伤的,他还能够打打下手。

    裴诗语这会儿是生病,不是受伤,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帮裴诗语。只能依样画葫芦的照着封擎苍还有华医生给裴诗语看病的时候学习了。虽然不熟悉,但是他还是懂一些基本的常识的。

    “那行。我在边,唐少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一把的尽管开口。”黑子也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平时这些事情他也不懂,心思没有那么细腻。

    女朋友都没有过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照顾一个生病的女孩子。只能眼巴巴的在一旁干看着唐夜也是有些手忙脚乱的错觉感。好像是测量体温的时候,他都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哎,唐少,你倒是给她放去啊。赶紧看看烧退了没有,没有退的话,我们也尽快想想办法。”

    “额额、”有些不好意思,唐夜还是掀开了裴诗语的被子,把体温测量仪放到了裴诗语的身。

    几分钟之后,唐夜把体温针拿出来细细的看过了之后,发现裴诗语目前是属于低烧。起昨天确实是好了一些。

    那既然是好了一些了,她怎么还迟迟没有醒来呢?他们来也有一段时间了。裴诗语睡得也真是死,生个病睡觉也不至于平时多一倍,像只小猪一样吧!

    在唐夜掀开被子又给裴诗语盖的时候,眼尖的黑子在一旁看着,发现了裴诗语好像有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忙出言问道:“唐少,裴小姐的脖子怎么好像有些红,是不是你给蹭到她脖子了?”

    唐夜哪里有碰过裴诗语,他是给她测一下i体温,也没有碰到她的脖子。觉得黑子是在和自己说笑,但是看到他紧张的模样,唐夜也笑不出来了。

    又赶紧掀开了一个被角,细看了之后,发现裴诗语的脖子果然是有红痕,由于窗帘没有拉得很开,所以看得也不是那么的清楚,唐夜又让黑子去把窗帘拉开多一些。

    阳光下看得清楚了,裴诗语脖子的红痕分明是一双手的手印。确定过后,唐夜的愤怒在一秒钟之间提升了来。

    “是阿苍伤了小雨滴吗?黑子,你看这个手印像是阿苍的吗?”颤着声,唐夜都不确定说话的人是他自己,他都害怕知道是不是封擎苍伤害的裴诗语。

    而他们来的时候,房间已经被打扫干净了。封擎苍一个电话,他们过来了,也没有说清楚是什么情况叫他们过来。让唐夜的心升起了警铃。

    “唐少,您气糊涂了吧?!这个手印那么小,怎么可能是封总的?一看不可能是他的。再说了,封总怎么可能会对裴小姐下那么狠的手??如果是封总的话,哪里需要用得了两只手?一只手能把裴小姐的脖子给掐断了。看着痕迹一定是没少用力。”

    黑子也是有些怕怕的,但是他怕的是唐夜的想法。他怎么能把裴诗语受伤的事情怪到封擎苍的头呢?最离谱的是,他居然会觉得是封擎苍伤害了裴诗语,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听黑子分析了之后,唐夜也稳了一下心绪,细细看了裴诗语脖子的手印,果然是如黑子说的那般,不可能是封擎苍的大手造成的。是他关心则乱了,在没有看清楚的情况下胡加猜测。

    他竟然还以为是封擎苍伤害了裴诗语,真真是可笑。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气得失笑,他的脑子呢?

    封擎苍如此爱裴诗语,最不可能伤害裴诗语的人,是封擎苍,他简直是迷了心智了。

    “这里没有其他人在场。在我们来之前,也都是阿苍守着小雨滴的,是谁能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加害小雨滴而不被他发现呢?”唐夜不解,也自言自语般的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黑子却是紧皱起了眉头,一阵风吹来,黑子觉得鼻子有些不是很舒服,房间里面也有一股不是很好闻的味道,虽然是弥漫着空气清洗剂的味道,却还是有一些异味,这股异味和房间平时的味道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唐少,您有闻到什么吗?我总感觉这个房间有些不对劲,封总没事干嘛要喷空气清洗剂?”

    “是血腥味!虽然很淡,在经你提醒之后,我也闻到了,是血腥味没错。在我们没有来之前一定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黑子,赶紧给阿苍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好。我马打。”黑子也是二话不说立即拿出了电话拨通了封擎苍的号码。

    封擎苍在开着车,看到是黑子打来的电话,以为是裴诗语出现了什么问题,响的第一声铃他接通了这通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