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6.第1876章 他的自责-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876.第1876章 他的自责

    来裴诗语的家的初衷是要将裴诗语接回去,现在倒好,裴诗语没有接回去,还让凌悦也受伤了。手机端施怡的心里万分的难过。

    千叮嘱万交代让封擎苍一定要照看好裴诗语,施怡不能再让裴诗语出现意外了。但是她现在又觉得凌悦更需要自己,因为她看起来伤势更加严重,更能激发出施怡的母爱光辉。

    得到了封擎苍的保证之后,施怡才急急忙忙的给司机打了个电话让他在停车场等着了。好在司机没有因为送施怡母女过来之后出去乱逛。现在有很多司机都会这样做,在送完了老板到了所到的地点之后,会出去闲逛。

    开着老板的车,烧着老板花的钱加的油。去哪哪的都有,反正很多都机灵得很,又不会让老板发现,在老板需要的时候,又能及时赶到。不能及时赶到的也会找各种理由蒙混过关。

    施怡一路让司机尽量开快一点,而司机也是老司机了。常年都是他为施怡开车的,所以也知道施怡可能是遇到了什么急事了,所以才会让他开快一点的。

    在凌悦到了医院,进了手术室之后,施怡也在十分钟之后赶到了。到的时候华医生也让人给施怡专门安排了一间病房,让施怡先在病房里等着凌悦手术结束之后会直接送到病房。

    急是很急没错,但是施怡也知道自己的身份特殊,不能出去露面,若是被有心人发现她的行踪,到时候会拿着凌悦受伤的事情大作章。所以她也只能在病房里面干等着了。

    而还在家的封擎苍又折回了卧室,卧室里面还有凌悦受伤时候留下的血迹,一大滩血水将卧室里面的地板都给弄脏了,好在她所躺的地方没有地毯,要是有地毯也要换新的了。

    但算是不需要换地毯,凌悦的血腥味也很是浓,腥臭腥臭的味道。封擎苍再进卧室的时候,嗅觉感觉非常的不适应。先去开窗通风了,又拿来了拖地机器人,让机器人去清洁血水。

    拖地机器人很快把沾了血水的地板给清理干净,封擎苍又拿来了空气清新剂,把房间的四周都给喷了一些,让房间里面的血腥味变的没有那么难闻了,他才感觉好了一些。

    在做这些的时候,封擎苍都有注意裴诗语的情况,发现她是睡熟了,也没有因为自己做事发出的声响而醒过来,既觉得安心又担心,非常的矛盾。

    他其实是想知道,在他们都不在的时候,这个房间里面发生了什么,凌悦为什么会受伤。但是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导致的凌悦受伤,封擎苍都会站在裴诗语的这边。他相信裴诗语不会去招惹凌悦,她是一个清冷而又高傲的人,不会因为凌悦的挑衅而动手伤人。

    算裴诗语再生气,封擎苍也相信她不是先动手的那个。

    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凌悦在来找裴诗语之前和自己交谈过,他也明确的告知凌悦自己不可能会回心转意喜欢她。

    他爱的人自始至终都只有裴诗语一个人,依着凌悦的固执还有她为了自己喜欢的东西能够用任何手段的性格来判断,不能猜测,此事可能是一个意外,凌悦受伤可能是她自食恶果。与裴诗语一点干系都没。

    但是封擎苍又觉得难过和担忧,裴诗语在自己家都不能避免灾难,麻烦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这怎么让裴诗语一个人回到家呢?

    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裴诗语,她的脸色又更加憔悴了一些,封擎苍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等唐夜过来了之后,算是裴诗语不醒,他也有义务去一趟医院探望凌悦,她毕竟是在他这里受的伤,他如果不去的话,显得太冷血无情,而且有推卸事故的责任的嫌疑了。其实封擎苍也主要是害怕施怡会乱想,自己若是不跟过去,等凌悦醒了的话,那她张口胡说,又倒打一耙,把她受伤的错都归功到裴诗语的头。

    裴诗语现在又不醒人事。他当然不能不去了。特别还是凌悦的身份特殊,所以这一趟他必须要走,也要在凌悦醒来的时候好问清楚,等回家了他会再问问裴诗语,房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个人肯定会有不同的话要说,封擎苍既然决定了要相信裴诗语,那他有必要去看看凌悦,看她想要当着施怡的面,说裴诗语的什么不是。

    虽说裴诗语才是凌非岩和施怡的亲生女儿,现在裴诗语的身份地位却是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面,她没有得到凌非岩的公开承认,如果承认了裴诗语的身份,各路媒体狗仔侦探一定会有很多去做调查的。

    到时候裴诗语的过去一定会被刨根问底儿的全部被弄到明面儿来。凌非岩的总统位置,也会落人口实。所以裴诗语的身份在凌非岩没有亲自公布出来之前,都是非常尴尬的。

    “小语,和我在一起,让你受到如此多的伤害,是我的不好。我没有做到一个未婚夫该有的样子,没有保护好你,算是在家,你也受到外人给带来的伤害。对不起,希望你能尽快好起来。看到你这么虚弱的样子,我……”

    封擎苍从来没有感觉自己是如此的脆弱,因为自己没有能够保护好裴诗语,他是深深的觉得自己是一个无能的人,在面对很多事情发生之前,他都没有做好防范措施,没能让危险来临之前杜绝危险发生在裴诗语的身。这一切都只能怪他。

    是他的不好。

    而他对裴诗语说这些,也不指望裴诗语能够听到或者是醒来。他只是想要对裴诗语表达他的歉意,也想要让裴诗语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会在她的身边守护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