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5章 千万不能有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75章 千万不能有事

    施怡却已经是哭得撕心裂肺的了,她看到凌悦躺在血泊之中,就会从视觉上受到的影响感觉是凌悦受到了更重的伤,而裴诗语也许只是睡着了。所以她没有第一时间担心她的亲生女儿,而是去关心她的养女。

    如果换做别的女人,也会像施怡这样吧。会因为视觉的冲击而觉得伤的重的就是出血的人。

    华医生在进了卧室之后看到了倒地的裴诗语,他担心的也是裴诗语,因为凌悦的人品让他不是那么的看好。但是在他看到凌悦倒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的模样的时候,他的心受到的冲击也是非常的大。

    就这么短暂的时间,这个卧室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谁都不知道。

    但是却能够从这个两个人受伤的程度看得出来,应该是裴诗语误伤了凌悦,才会变成这样的。让华医生想不通的却是,两个人无冤无仇的,为何要动起手呢?

    而且裴诗语是一个病患,力气没有凌悦的那么大,又是怎么做到把凌悦弄成了重伤,而她也气力耗尽昏迷不醒的呢?这简直就像是一个谜题一样,让人想都想不明白。

    此时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封擎苍的意思是让华医生先帮裴诗语看了,确认没有大碍,两人对了个眼神,封擎苍才同意华医生去帮凌悦看看。

    来到凌悦的身边的时候,才发现是一地的碎片扎到了凌悦的身体里,也直接导致了凌悦出了大量的血。

    看了一眼凌悦的周围,确认她没有受到很严重的创伤不能移动身体之后,华医生才小心翼翼的去抱起凌悦,将她抱起了之后,他又给她换了一个地板继续躺好。

    而在抱起她的时候,华医生的手腕也因为凌悦而染上了不少血,施怡在一旁看着是心惊胆战的,她也不知道,她来这么一趟就会发生那么大的事情,回去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凌非岩说了。

    “医生,悦儿怎么样了?她怎么会出那么多血?到底是哪里伤到了?”施怡哭着问华医生,此时她却是当华医生是医生了,之前凌悦说华医生是庸医的时候,她也没有训斥凌悦不是?

    “身上出血,是被玻璃碎片给扎到了。有三处伤口比较深,好在都是身体上,没有伤到要害。不过这些伤却不足以让她陷入昏迷,可能是伤到了别的地方,让她痛晕过去了,现在需要马上送到医院抢救,经过更专业的检查才能知道她到底伤得有多重。”

    “那我现在叫救护车。”

    “最好的办法确实是等救护车过来。”封擎苍补充道。

    “但是夫人你们的身份却不能公开,而且凌悦受伤的事情也不能被外界知道,不然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华子,你还是联系一下你父亲的医院,让他派车子过来吧。务必做到保密的。”

    华医生看到封擎苍一脸的严肃,不像是开玩笑,也就匆忙给自己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没有任何的寒暄。只说了这里有一位重伤的患者,但是由于身份特殊,不能暴露身份,需要派专车还有准备好手术室人送到了医院之后马上进行救治。

    在救护车还没有来之前,华医生就先帮凌悦处理一些血流不止的伤口。好在是封擎苍家里还有急救包,绷带还有手术需要用到的针线消毒水,消炎药什么的都有。当着施怡的面,华医生就开始为凌悦缝针止血,手法娴熟,看着就像是经过无数次的练习过这样的动作一样。在救护车来之前他已经处理好了那些比较小的伤口,而且那些大的伤口也占时将血止住了。

    施怡想要一起上救护车却被封擎苍给拦住了,他说:“夫人,您跟着车一起去不方便,可能会被狗仔偷拍。还是坐我的车一起走吧,让华子跟着一起去就好了。他是专业的医生,一路上有他在旁边照料,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

    “好,那你赶紧去准备车,我们现在马上跟过去。”施怡已经六神无主了,她现在心心念念的就是凌悦会不会有事儿,会不会死。

    封擎苍在出门之前其实很是犹豫,虽然华医生已经说过了裴诗语只是精疲力竭了才会昏睡过去的,说她无碍,但是他还是担心留裴诗语一个人在家中会有突发情况发生。

    在临走之前还是立即给唐夜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和黑子一起过来。虽然是交代都很清楚了,封擎苍还是不放心就这样离开了。

    最后在等电梯的时候,封擎苍才对施怡说一声:“夫人,您来的时候应该是司机送您过来的。想来司机应该还在附近等着您吧。小语一个人在家中我不放心,还是劳烦夫人先让司机送您过去吧。我晚点安顿好了小语,我再过去。”

    瞪大了双眼,施怡才像是被点醒了一样紧紧的抓着封擎苍的双手问道:“语儿?!语儿!我怎么把我的语儿给忘了呢?她怎么样了?语儿还好吗?”

    “华医生是说她无碍,但是留她在家里一个人,我害怕再出什么事,所以不放心。”

    “我可怜的孩子,怎么一个二个的都出事了呢。现在怎么办,语儿真的没事吗??悦儿那边我也不能不过去,语儿也没有醒,我该怎么办?呜呜。”施怡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因为裴诗语又流了下来了。

    “您先让司机送您过去,等安顿好了小语我就会过去。您别太伤心了,会没事的。”封擎苍不会哄人,他只能尽量安抚施怡,首先就是让她不要再这样哭下去了。

    “好,也只能这样了,那你留在这里看着语儿,有什么你要及时打电话告诉我。悦儿那边我现在就过去,你一定要记着,语儿千万不能出事!”施怡非常不舍的上了电梯。

    但是在进了卧室的时候,她就没有认认真真的去看过裴诗语一眼,她的整颗心都挂在了凌悦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