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4章 喉咙都喊破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74章 喉咙都喊破了

    封擎苍找不到钥匙,就在卧室门外大叫着裴诗语的名字,他试图用自己的声音叫醒裴诗语,试图让里面的人能够听到,让她们来开门。可是会应他的是安静的一切。

    已经知道了里面一定出了事儿,封擎苍也没有办法再继续等待下去。叫不了人给他开门,他只能用脚踹。

    而此时华医生也已经闻声而来,施怡也从客房赶了过来。两人正好就看到封擎苍像发了疯一样在踹裴诗语的卧室门。

    “阿苍,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踹门?”华医生看到封擎苍像这扇门不要钱买一样,丝毫不知道心疼的往坏了踹,就觉得大事不妙。

    但是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只能问出声。

    “是不是语儿出事了?她怎么了?悦儿呢?我叫她进去找语儿了,她们都在里面吗?悦儿,悦儿!你给开开门,你在里面干嘛?怎么不出声呢?”

    施怡急了,她的两个女儿都在里面,而她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凌悦为什么不过来开门,她也不知道。而且里面现在一点声音都没有,到底发生了什么?

    “悦儿,悦儿!你快开门啊!你到底在里面干嘛呢?”施怡一声一声的叫喊,再配合着封擎苍的大力踹门,门被踹得开始松动,但是却还没有被打开的迹象。

    “阿苍,这扇门的质量太好了,锁也太好了。你一个人是不行的。我和你一起,我数一二三,我们同时出脚。”

    疯魔一样的封擎苍影响到了华医生,他从来没有看到封擎苍六神无主的样子,好像必须要把这个门踹坏了才甘心。华医生不敢说其他的,只能在当口下和封擎苍一起出力。

    封擎苍听了华医生的话,只是点了点头,却也开始照做了。

    “三。”

    “二。”

    “一。”

    “砰!”两个四十三码的大脚同时踹到门上的时候,门都晃动了,却没能把门给踹开。施怡看到是这个结果,更加急了。

    “悦儿,你赶紧给妈妈开门!你是不是在里面做了什么?为什么要把门反锁起来?你回妈妈一句话啊!”施怡的大喊声穿达到了里面。

    裴诗语能够听得到她焦急地叫喊声,但是施怡声声叫的都是凌悦的名字,和她无关。裴诗语不仅是失望,她还害怕,如果施怡进来了,看到倒在血泊里的凌悦,他们会拿她怎么样呢?她又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呢?

    因为刚才自己用力一推,凌悦撞到了化妆桌上,而因为她的身体碰撞,化妆桌上的****罐罐也摔了一地,全都砸在了凌悦的身上,还有不少的碎片都刺到了凌悦的身体里。

    裴诗语从床上下来,爬到了一半的时候没有了力气,但是她从这个角度就可以看到凌悦躺在了血泊之中一动不动的。鲜红的血,开始在地板上蔓延开了,渲染出了一幅血腥的画。

    “门已经松开了不少,再试几次应该就可以了。我们继续!加把劲!”华医生看到门没有被打踹开,也不气馁,让封擎苍继续和他配合。

    “你们快点啊!想想办法,一定要把门打开,悦儿和语儿也不知道在里面出了什么事,喉咙都喊破了都没有来开门。”施怡都快要急哭了,只能对着封擎苍他们催促。

    封擎苍和华医生依然裴诗语得很好,在又试了六七次之后,门的锁终于被踹坏了,门也别从外面踹开了。

    裴诗语在门被踹开之前,也疲惫的闭上了眼。

    在闭上眼之前,她在想的还是,她会落个什么样的下场。如果凌悦出了什么事,她会不会和她一起陪葬呢?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她会在心里祈祷凌悦千万不要出事,她也不能因为凌悦而有事。这是内心非常的不愿意,却还要违背自己的心意而产生的祈祷。裴诗语不知道上帝能不能听得到。

    但是如果上帝能够听得到她的祈祷的话,那就一定能够看得见她身上所发生的悲剧到底有多少,既然看得见,是否会怜惜怜惜自己,让她不要再如此悲惨下去呢?

    她还想看看迟浩月,还想知道他的下落。

    当三人从门外看到躺在地上却是满头大汗的裴诗语的时候,大家都惊了。凌悦却大有不同,她是整个人都躺在了血泊里。

    一伤一昏的,也难怪他们在外面叫了那么久也没有来开门的了。

    封擎苍是第一个反应过来冲过来将裴诗语抱起来到床上的人。在放好裴诗语的时候,华医生马上就过来为裴诗语作了全面的检查,发现她除了精疲力竭昏迷过去之外,身体也没有什么大碍。

    施怡被凌悦一生的血给刺红了双眼,她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她所看到的这一幕触目惊心的,是真实的!

    她冲到凌悦的身边,含i着泪的双眸是再也忍不住了,痛哭出声大喊着凌悦的名字,一遍一遍的,充满了悲伤。

    如果裴诗语还醒着的,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会噙着嗜血的笑,看她们母女两人是如何的相爱。会觉得痛快,因为她没有为自己的母亲报仇,却也因为意外而让害死她母亲的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医生,你快过来,看看悦儿,她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血?怎么会这样?到底是怎么样了……”施怡小心的在一旁,她也不敢过于接近凌悦。害怕自己不小心弄到了什么,害怕凌悦会因为她的不小心而伤得更重。

    在进房间的时候,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但是封擎苍的心都系在了裴诗语的身上,看到凌悦重伤,裴诗语倒地,封擎苍的脑海里第一时间产生的想法就是凌悦想要杀了裴诗语,而她却受了重伤,裴诗语可能也已经死了。

    而这个想法一旦形成了之后,封擎苍就会紧张害怕。所以他在第一时间放下裴诗语的时候就是让华医生帮裴诗语检查身体,确认无碍了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