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人生在世,难得糊涂-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9章 人生在世,难得糊涂

    裴施语回到秘书处,还没有到上班的时间,大家各自成团,聊天说着八卦。

    “公司肯定出大事了,你们没看到封总那脸色。我来公司这么长时间,从来没看到他脸色这么难看!”

    “可不是吗,现在大家都在猜测是不是d国那边出了岔子。当初董事会就不同意在那边投厂子,要是出事,很可能封总的总裁位置都保不住。”

    “我觉得不像,如果真的是这样,现在肯定要开紧急会议,现在什么动静都没有。”

    “同意,听我妹妹的老公的表弟就在保安部工作,听说封总是在找什么人。好像那人不见了,所以紧张。”

    “真的假的!是谁这么重要……”

    裴施语听到这句话,心底颤了颤,那个男人为了找她竟然会这么紧张吗?

    她想起上次小萌跟她说,宴会她喝醉酒的时候,男人紧张的态度,心底有些恍惚。

    再迟钝,裴施语也察觉到了什么。

    为什么?

    三个字闪现在她的脑海里。

    男人对她什么样子,她非常清楚。尤其在对比外界对男人的评价,更觉得这种特殊待遇甚至有点离奇,让她反而觉得不是那回事。

    两个人认识虽然有段时间,但是她并不觉得这足以让男人对她这么好。

    男人这样的人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

    她也许长得还算不错,也有些才华,但是在男人接触的世界里来说,并不稀罕。

    更何况她还是离过婚,曾经还坐过牢,满满都是黑历史。

    这得多眼瞎,才会让男人这样优秀的人接触短短一段时间,就情根深种?

    如果是从前,她毫不犹豫的就相信。可她经历了这么多之后,知道这个世界要复杂得多。

    人的感情是非常复杂的,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我喜欢你,就对你好可以解释,还夹杂着很多其他东西。

    她无法解释男人的行为,也就觉得这些是虚无的,暗示自己不要太放在心上。

    因为她害怕她习惯、喜欢上这样的感觉之后,才发现背后暗藏着她难以承受的真相。

    就像当初乔祁对她一样,与其到后面被伤害,不如一开始就无情。

    更何况,闹明白又如何,没有半点意义。

    她不会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也不会利用这份喜欢做些什么。

    装傻,也就成了本能的反应。

    人生在世,难得糊涂。

    她才刚刚找到自己的新生活,一切刚刚起航,她再也不愿意回到那个逼仄的后宅,为了一个男人而活。

    男人兴许不会像乔祁一样,让她完全回归家庭。

    但是彼此的悬殊,注定了她今后狭小艰难的路。可以走过去,但是每一步都非常的艰难。她,何必为难自己?

    在可以选择的时候,当然要往宽敞充满阳光的路上行走。

    裴施语说服了自己,原本恍惚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进行翻译工作。

    这份资料涉及硬件电路等专业性的知识,什么高频电子线路、eda技术、vdhl语言等等,非常工科类的知识。裴施语学的是文科,之前虽然研究过一些,但是到底不是专业的,让她啃起来非常的艰难。

    两天要完成四种语言的翻译,虽然只是薄薄的两张纸,于她而言难度极其高。工作的时候,裴施语的眉头都是微微皱起,非常的认真去琢磨每一句话,首先要保证她看原文资料的时候不要出错。

    “这里是这个意思吗?”裴施语咬着笔头,愁眉苦脸的自言自语。

    一旁的周安安看了她一眼,发了个微信过去。

    周安安: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忙的吗?

    裴施语被消息提示音拉回了现实,看了一眼回道:安安,你是什么专业毕业的?

    周安安:行政管理,怎么了?

    裴施语叹了一口气,暗道自己急糊涂了,会到秘书处工作的,基本都会是文秘或者行政新闻等文科专业,正儿八经的工科生怎么会到这里,肯定搞技术去了。

    对了!小宇是工科专业,学的还是信息工程管理技术,对这些肯定门儿清啊!

    她连忙发了个信息过去求救,小宇很快就回复信息,让裴施语加他的qq号。

    两人加了好友,一起在线上研究。

    小宇的专业知识非常过硬,且很知道用最简单的语言让裴施语清楚里面的意思。不仅如此小宇还会德语、英语,法语和西班牙语虽然不精通,但是他有国外的朋友母语就是两者。

    有了小宇的帮助,裴施语的效率比之前高了不少,虽然距离完成还有很长的路,但是整个人豁然开朗,不会有之前那种生涩感,觉得前路漫漫。

    “你真的很厉害,如果你继续走这条道路,肯定是非常优秀的工程师。”更深入的接触,让裴施语惋惜极了。

    小宇说起这些的时候,虽然没有看到表情,光看文字就知道有多自信飞扬,能感受得到他非常喜欢这一行,骨子里透出来的那种。

    要是之前裴施语肯定不会这么说,现在熟悉了,忍不住叹息。

    封擎宇看着屏幕上的字,心底有些酸楚。

    不过是才刚刚认识的人,从只字片语中就感受到他真正喜欢什么,可自己的至亲却什么都不明白,这是何种讽刺。

    “我父母觉得他们是为了我好,却并没有意识到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准确说就算知道他们觉得其他东西更加值得。”

    封擎宇第一次忍不住在别人面前抱怨着,这些话他憋了很久,可是他不能说,因为那样会辜负父母的期望。

    那个家让他觉得非常的压抑,在德国留学的那段时间,是他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候。

    他不用在意家人的期许,完完全全的做着自己。哪怕到餐馆里洗碗做服务生,都让他觉得非常幸福。

    “很多父母觉得孩子是自己的私有物,因为觉得自己有过来人的经验,希望孩子走一条更加便捷的道路。可是往好处想,这样总比没有家人关心,要幸福得多。真的没人关心了,这才是最可怕的。”

    封擎宇看着屏幕,会心一笑,原本有些沉重的心也变得释然不少。

    “谢谢你安慰我。”

    “是我该谢谢你才对,我刚才发现已经下班很长时间了,没想到耽误了你那么多时间。”裴施语抬头才发现整个办公室都空了,她刚才太投入,竟然连下班了都不知道。

    “作为感谢,我请你吃晚饭,你现在有空吗?”

    裴施语正打算把这句话发出去时,办公室大门被叩响了。